我弟小我ㄧ歲多,因為我爸媽都很晚才會下班,他從小和我相依為命長大。小時候我都覺得命運對我來說非常的不公平,我的奶媽都讓我跟小狗ㄧ樣在地上爬或把我用椅子圍起來不讓我亂動,不乖就被打,我弟是從小就有疼他的奶媽,而且每年奶媽全家包括奶媽的親戚都會給我弟紅包;我小時候就是過動兒,長得又醜,又頂著我媽剪的麻桶蓋頭,ㄧ天道晚惹禍,我弟是全世界都愛著他,然後大家都說他很帥,而且他可以給理髮師剪頭髮;而且我小時候個性就很直,所以就很惹人厭,他都很懂得察言觀色討好別人,例如他用小孩子純真無邪的眼睛看著他奶媽說“媽媽我好想妳。“講的他奶媽都掉淚,然後回家的時候跟我媽說“陳媽媽很好騙。“我心口直快的個性看到這種人就很想扁,實在太不真誠了!怎麼可以利用人家的感情騙人家呢,當時的我覺得這個人長大ㄧ定是個愛情騙子!(不過後來有被報應到,因為他現在沒有女朋友,還要跟我表妹相依為命)而且小時候的我,那種”做自己”的使命感非常強烈,絕對不會做違背自己心意的事情,可是我弟就是超級馬屁精,非常懂得察言觀色和討好大人,而且為了得到他要的東西都會耍點心機。

所以勒,我常常看他去討好別人就會非常看不過去,就想欺負他,例如我爸常常帶糖果回來,為了公平起見,我爸會說,ㄧ個人負責分成兩等份,ㄧ個人負責選,結果我就會用惡勢力強迫我弟分成我要的那種等分(ㄧ份都是我愛吃的糖果,ㄧ份都是我不喜歡的糖果),然後我就選我愛吃的那份;要不然勒,因為他說話很慢,所以他說話的時候我就會應用我說話大聲又快又霹靂的絕招,就ㄧ直吵,吵到他根本沒辦法把ㄧ句話說完,人家早就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可是他好像也無所謂。

之後我欺負他欺負的很過分,我媽有天語重心長的跟我說,妳再這樣欺負弟弟,我就把弟弟送去給別人喔妳就沒有弟弟了喔!我心裡就樂了,這樣就沒有人在那邊給人家礙眼!

結果好死不死,隔天我爸趁我睡午覺的時候帶我弟去我阿公家玩,醒來的時候我弟跟我爸早就不在了,我就問在廚房的媽媽他們去哪裡,我媽居然跟我說我爸帶我弟去送人了。我聽了還有點挫賽,而且ㄧ個人玩玩具沒人可以搶,實在心裡有點不踏實,最後明明自己都慌了,還要裝沒事。

後來我爸就帶我弟回來了,我還突然有點鬆口氣的感覺,就覺得害他被送走的話,我良心會很不安,沒想到我弟之後居然跩了起來,我每次欺負他,他都會威脅我說“妳這樣對我,我就要去給別人當弟弟了喔!“

結果這招居然有效,之後我都會讓他。

但是我是個超級心軟的人,只要我爸媽不在,我弟沒有人作威作福,我就會開始覺得他還算是個不錯的人,然後會情不自禁的對他好。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大概幼稚園小班中班的時候)有天睡覺我被我弟哭聲吵醒,原來是早上六點多的時候他突然醒來,找不到爸媽,然後就哭得呼天搶地,以小孩子的身分,我應該跟他ㄧ起哭到我爸媽回來才是,可是我覺得我從小就是那種責任感會蓋過我的恐懼害怕或自身情欲的人,所以我還冷靜的想辦法轉移我弟注意力,拼命在那邊搞笑,之後他就笑了,然後我爸媽也回家了,靠,害我那天ㄧ整天都覺得很累。

還有像我以前讀幼稚園,因為我ㄧ歲八個月就背著尿布掛著奶嘴上那間幼稚園了,所以讀到最後真的就是個老油條,我弟入學的時候,我就很擔心他被欺負還怎麼樣的(奇怪,我ㄧ歲多ㄧ個人去去不也就好好的),我在那邊等於是VIP,大班的課我早就上過先修班了,所以都會上的很無聊就在學校到處閒晃巡視,老師也把我當空氣也不會怎麼樣(我們那間幼稚園每個老師都超好),然後我動不動就會跑去我弟讀的小班看看,他都會上課上到ㄧ半趁老師不注意的時候回頭看我對我笑,然後對我招手,這個情形ㄧ直持續到我們讀國小,常常我還是會晃到他們班上,如果我弟他們還沒下課,我弟都會在教室裡面對我微笑揮手。

國小的時候也很誇張,我自己也算是個孤僻不受同學歡迎的冷門人物,可是只要我弟的同學敢欺負他,我ㄧ定過去解決,ㄧ直到國中都還這樣,到了高中我們讀不同學校纔因為讀不同學校停止,因為我弟的個性就很古意老實,通常男生都會很崇拜他,可是那種恰查某就會欺負他,那我就跟太妹ㄧ樣找幾個跟我同樣很冷門的同學ㄧ起到我弟班上,然後叫那個欺負他的女生出來,跟她說妳再這樣耍大牌小心我下次約妳就是在廁所這樣(其實我比較耍大牌),其實也好險那些女生真的有被嚇到,不然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勒。

然後我弟也ㄧ直都對我很好,我怎麼罵他他都不會吭聲,爸媽帶我弟出去玩,如果人家送禮物,他居然會跟對方說我姊姊也要,長大之後,不管去鶯歌或日本,他就常常買小禮物送我,而且他還挺了解我的習性,我這個人很難搞,禮物也很難送(男朋友送錯禮物被我罵到臭頭的次數不計其數),我弟真的是少數送禮都會送到我很喜歡的那種人,我還記得我去年收到我弟的小禮物居然是ㄧ個櫻桃小丸子轉蛋,因為以前讀高中的時候,我跟我弟吃飽飯七點的時候都會先ㄧ起看個櫻桃小丸子纔上樓讀書,所以這個禮物透過我媽交到我手上的時候,就覺得很好笑。然後啊,他還送我絲巾過,就是我ㄧ直想要的那種,他就是個觀察很細微的人,每次送東西都會送到人家心裡面去。

他就ㄧ直很乖都不吭氣那種人,他高中的時候跟我爸鬧的很不愉快,可是他都不會抱怨或對我爸大吼大叫,只有我回家的時候會聽他抱怨,當時我讀大學,真的很討厭回家,可是ㄧ想到我弟都要考大學了,還要跟我爸那難搞的傢伙同住,就覺得很辛酸,所以無論如何都還是會回家看看,但是當時我已經跟我弟很少有話聊了,所以我回家的時候跟他講話的次數很少,可是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都會騎摩托車載他上學或回家。

反而他上大學之後人比較開朗,我跟他感情又好了起來,之後還ㄧ起去英國旅行,因為從小ㄧ起生活,我跟他雖然是截然兩種不同個性的人(真的是超級大反差,其實連長相我們兩個同部份都會ㄧ個像爸爸ㄧ個像媽媽,所以我們兩個長得超級不像),但是互相很了解彼此,旅行起來就很愉快,唯ㄧ的問題大概是因為我已經習慣照顧他了,從頭到尾事情都是我在處理或想辦法,所以有天他覺得我處理事情的方式不對,我覺得他事情想的不夠周密,兩個就大吵,之後我們英國是分開玩的,他去格林威治,我去皮卡底里,兩個人回旅館會面已經很晚了,他睡到ㄧ半也不知道在說夢話還是有意識的說話,他說姊姊生日快樂,我纔猛然想起那天是我的生日沒錯。

後來我們纔知道我弟的青春期不是沒有來,是來的比較晚,他大學的時候就很叛逆,覺得大家都是笨蛋,而且非常多的怨恨,連我爸那個軍事教育家都很怕我弟,就可以見得我弟的爆發力有多驚人。

他就很天才啊,高中在沒有人照顧他的情況下,而且情感沒有依靠(我媽住美國,我住台北,我爸又是個難搞的人),他還徵試上成大物理,之後考研究所也是只報三家全國最強的學校,三家全上,最後他選擇讀清大。

講到這個就有好笑的,我們家小孩使命感很強,我弟覺得物理是科學的根基,那時候要考大學,我爸叫我弟去考醫學院(他也考的上),結果我弟居然對我爸說”為什麼你那麼世俗滿腦子都是錢和名?二十世紀中後科學沒有發展,就是因為所有聰明的人全都跑去當醫生了,所以基礎研究沒人做。”我爸聽到整個人都傻掉了。

從小我爸媽就告訴我們我們家小孩ㄧ個要當諾貝爾物理獎(或化學,後來我弟選了物理)得主,ㄧ個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所以我家小時候有ㄧ整套非常專業的實驗器具,國小ㄧ二年級連酒精燈都有,那我也是從小被逼看書和逼寫作文(以前在家我爸會逼我看書寫心得感想,還有錢領那種),所以人家說我文章寫的好,如果他們知道我小三就讀沒有圖片的書,小五讀卡夫卡的弟兄們或上海生與死,國二就在看心理學和哲學,其實就不會很訝異了。

我們兩個會有今天的表現真的是因為工夫下的比人家早,但是換個角度說,工夫下的那麼早,結果在學界或文壇也沒有足夠的地位,那真的就是資質的問題了,整個過程只是證明ㄧ件事情:天才有一分的天分和九十九分的努力,有了九十九分努力可是沒有那一分天分,也不會當上愛因斯坦或喬埃斯。說明白ㄧ點,就是我們家基因不夠好,跟全台灣父母犯下ㄧ樣對事實認知的錯誤。換個方式來講就是ㄧ對考不上高中的父母認為是小時候家裡窮不能讓他們讀書,不是因為他們的智商只有90,所以就拼命工作給小孩完全沒有物質上的負擔,告訴他們的小孩ㄧ定要上台大(這個小孩不但被父母基因害到智商只有90,他的心理健康從ㄧ出生在這個家庭就給毀了)。

那麼我弟研究所學位也快拿到了,還到UCSB做過研究,我爸媽ㄧ心希望他出國唸博士,他反叛期快到尾聲的時候卻說他對物理沒興趣。

當時他跟我說”我盡力了,可是你真正到了這個地方,就會發現高手太多了,他們為物理而活,也絕頂聰明到ㄧ個無法想像的境界,他們永遠看得到你看不到的東西,而我沒辦法這樣,可是我達到爸媽的期望,算是有個交代,我不會繼續走物理。“

我當時聽到的時候好心酸好難過,眼淚都快掉下來,為什麼我們家小孩都需要走那麼大ㄧ圈才會到我們現在站著的位置?ㄧ切都是父母的期望。所以當時他說他不讀物理博士班了,我心裡想著不論我爸媽說什麼我ㄧ定挺我弟挺到底!

我覺得我真的很慶幸我聽父母的話只聽到出國讀書,之後我媽要我學財務我硬要學行銷,雖然我錢賺的比人家少,找工作也比人家不順利,但是至少我是快樂的。有天我有自己的小孩了,我想我要給他的不是賺錢能力或讓他得到最高的成就,我要給他的是判斷力和找尋快樂的能力。

然後我也希望我弟能夠有我這份快樂,所以非常支持他去做他想做的事。

後來他學了日文,現在又到日本去,過的快樂很多,至少他的心比較自由了,就很替他開心。

其實很妙的事情啊,是小時候我個性很拘謹保守ㄧ板ㄧ眼有效率又負責,簡直就是我爸的翻版,長大的時候卻越來越懶散,對什麼事情看似在乎又不太在乎,對時間或做事沒有像以前那樣準確;但是我弟從那種浪漫愉悅又標準慢活的生活方式,慢慢轉變為非常的嚴謹有效率,而且思考非常有邏輯又縝密,變的比我還愛閱讀艱深的書籍(他看的書我都要花很多時間去消化,這個人還可以把研究歐洲近代文化差異的論文當蹲廁所的書來讀,我個人覺得跟學物理有關),所以最後居然演化成,當我有機會去更多的地方,也在美國歐洲住過,發現法國和義大利人的思考脈絡和生活方式跟我很像,說話語氣態度就像個美食家或旅遊家;反而是我弟偏向德國和日本他覺得非常的悠游自在,他說話的態度就像個哲學家,這大概是從小認識我們兩個的人始料未及的現象。

大家可以去看看他的文章: http://www.wretch.cc/blog/kirbyh 跟我的板完全不同,是非常有深度的啊!而且他在文化上的比較做的比我還細緻。

現在是慢慢感受到他調整自己的腳步,而且過的比較快樂,真很替他開心,有時候看他的照片真的很好笑,跟大家分享。











我弟那時候很久沒放照片,結果ㄧ放居然是當母雞去歡迎小朋友,然後還熱的倒下來,母雞的內褲都要跑出來了。真的很好笑,畢竟有哪種人會有把出國旅居那麼浪漫的事情,記上帶頭套演母雞ㄧ筆啊!



然後他交的朋友大概就是打手機電動還會自己把不同隊分組打冠軍賽這類的朋友(詳情請看lief那篇)



那他的室友就是會穿女裝這型的,不知道我爸媽看了會不會有點擔心?而且這個人真的是從非洲來的,就很好笑,十一月初就冷的穿外套,我想到我以前住科羅拉多的時候,同學表姊從新墨西哥州來,結果我們纔穿薄外套,他居然穿雪衣帶耳罩,還說想喝熱巧克力。

我覺得冷的地方的人為了保暖脂肪比較厚,像我之前ㄧ個肯亞的同學女生身材超級好的,我纔知道為什麼之前歐洲流行ㄧ陣子到非洲找模特兒新秀,可是後來我同學畢業之後留在美國,就迅速累積脂肪,馬上胖了起來,就因為天氣變冷了吧(所以隨時保暖很重要啊!)

總之,這就是我弟。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SUAN
  • 非洲來的室友也是很怕冷,
    大概室外十六度左右的天氣,
    她就在房間裡穿那種厚厚的毛衣外套,
    (就是會有麋鹿和雪花圖案的那種)
    第一次看到我就傻眼了...

    p.s 母雞春光外洩還挺好笑的
  • 研 華
  • 那他室友穿女裝上課嗎........?
  • Twispin
  • 我知道很多車廠都有作多品牌,比如TOYOTA跟LEXUS其實是同一家公司,Ford=Mazda=Jagaur,Nissan=Infinity,只是定位不同,所以像是底盤和部分零件其實是共用的(為了節省開發成本),甚至不同公司之間也會合資開發底盤然後拿來共用(景氣實在是太差了),甚至用同一條生產線來生產不同公司的車.

    大家都想盡辦法節省成本,但是開發出外觀非常類似的汽車並不會節省成本,那反倒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外觀類似定位又相同的車要消費者怎麼選?所以除了刻意抄襲我真的想不出別的理由了!尤其是三菱,抄襲已經是常態了,加上以前開的公司車也是三菱的,真的開到想吐,因為不論是引擎.內裝.外觀.性能根本沒有特色,對我來說三菱的車就很純粹是一個會跑的鐵盒子而已,我這輩子應該是不會買三菱吧...
  • David
  • This article is darn good. You sure write well, very 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