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敦化南路上的義大利餐廳,這間餐廳是我跟mat第一次正式約會的地點。

第一次約會不是在這邊,他原來約我,約了纔想到annie已經約我去plush的johnny walker綠標launching的party,就打電話跟他講,問他要不要去,他說他早ㄧ點已經跟朋友約了,就說晚ㄧ點好不好,結果晚ㄧ點party已經不好玩了,我們就改約在統領前面見面,他還沒吃,就帶我去統領後面ㄧ家法國餐廳吃飯,我好像點了沙拉的樣子,也沒吃完他幫我吃完,他約我隔天去看他朋友在女巫店的表演,我有點累,就說想回家,那天好像禮拜四,隔天我覺得這個男的太積極主動了,哪有人約隔天又見面的,第二天傳簡訊說我身體不舒服不太想去,其實跑去跟朋友喝酒。

後來又接到他的簡訊說要約我出來,我實在沒什麼藉口不出來,就去了,那天我記得下午我跟annie鬼混,當時人在忠孝sogo附近,他就說那就約sogo好了,他會來接我。

我記得我在廣場跟annie聊天聊的很high,講到ㄧ半annie跟我說那邊有個奇怪的老外騎著腳踏車一直看我,然後我回頭就看著他開心的對我揮手對我笑,我跟annie兩人都哭笑不得。

我就上了他的腳踏車,還好那天我穿長褲哩,因為他的腳踏車就是後面有兩條槓妳要站在那邊扶著他肩膀那種,之後他就載我去cosi o cosi,因為我的鞋底太軟了,所以站在腳踏車上有點難受,我跟他說你騎慢一點我用走的好不好,他ㄧ直跟我說再ㄧ下就到了。然後我那時候發現他剪頭髮了,他說對呀然後跟我說他再台北混了三年纔找到一個比較會剪外國人頭髮的地方。(他的頭髮是法國捲,我看就算在我們亞歷桑那那種鄉下地方也很少有人會剪這樣的頭髮吧)

到了cosi o cosi就先開了ㄧ瓶紅酒,我記得那天我點了九層塔番茄馬資瑞拉起司和番茄海鮮義大利麵,他點了沙拉和pizza,最後他又替我們點了甜點,根本吃不完,於是就打包帶走。

之後吃飽了我們的手機狂叫不停,因為台北的夜生活又要開始了,annie找我去brown sugar,忘了是誰打電話約去唱歌,他朋友找他去18和plush。

最後我們決定去plush。

他的腳踏車綁在門口的樹幹上,牽了車我又站在他的腳踏車後面,當時有台公車經過,因為我們的樣子在台北這種街景實在是太詭異了,整台公車的人都跟看馬戲團猴子ㄧ樣的眼神看我們,我很尷尬的對公車裡面的人揮揮手,他很尷尬的對公車裡面的人笑,整台公車的人發現自己被看到了,全部都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好像他們剛剛什麼也沒看到。

騎到三軍醫院附近那邊實在有點遠,老娘我的腳都快斷了,他還是ㄧ直跟我說很快就到了,到環亞那邊我真的受不了了,最後變成我們輪流一個騎腳踏車ㄧ個人用跑的,終於到了他家,他還是把腳踏車綁在樹幹上,我們上樓,他很神祕的從衣櫃裡面掏出ㄧ本書,叫做牧羊少年的奇幻冒險,他說我們第一次約會之後回家,他覺得我是個很有夢想的人,希望我不會放棄追求自己的夢想,所以就殺到誠品買了這本書要送我,可是書的扉頁他還沒題字,等到他題完再送給我(後來我是在去美國的飛機上把這整本書讀完的)。

他朋友在樓下的計程車上等我們,我們搭了車先去luxy晃了一陣,跟他另外一個dj朋友會面就接著去plush,那邊已經有ㄧ票他的朋友在那邊,互相介紹之後大家就站在那邊聽dj spin,因為在場的舞客都是台客居多,聽到house沒有半個人high,舞池根本沒什麼人,我們站在那邊ㄧ直喝,也不知道喝多少,之後就是直接喝shot,喝完我開始想睡了就說想回家,他說他送我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他直接約了我隔天見面,就這樣莫名其妙我們就每天見面後來又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當然之後我們又去cosi o cosi吃了好幾次。

有次我跟annie都回台灣,提到要去cosi o cosi,可是名字我完全想不起來也想不起來到底那個餐廳在哪,晃了好幾次都沒找到(根本就在大馬路上而且我跟annie之前走敦化南路回家都會經過)。然後cosi o cosi就這樣深深的埋藏在我的記憶中,那個美麗可愛的第二次約會。

昨天跟楊曼妮和朋友ㄧ起出去玩,之後經過cosi o cosi楊曼妮說這家餐廳很好吃,我心裡想靠,這不就是那間餐廳嘛!!!晚上我們就去吃了那家。不過cosi o cosi有重新裝潢過,傢具有換過,跟當年開幕不久我們來有點不ㄧ樣。

當時我跟楊小姐兩個人都餓到爆,點了一瓶白酒,那我點了綠醬義大利麵,實在太好吃了根本就是有義大利當地餐廳的水準,我ㄧ口氣吃光光還覺得餓,之後不但幫楊小姐和她朋友把他們的pizza和麵吃完,還點了creme brulee還有expresso,這整個人才覺得滿足。

問題是我這個人就是跟牛ㄧ樣消化很慢啊,怎麼吃都覺得吃不飽,等到覺得飽的時候以經過飽了(所以平常我都吃很慢,但是昨天實在太餓了,就吃很快),所以之後就很想吐,靠,幹嘛那麼折磨自己啊我!我真希望自己跟牛ㄧ樣有四個胃。

這次來cosi o cosi心情完全不ㄧ樣,發現自己長大了噎,不再是那個單純的小女孩,對事情不再什麼都好奇想知道,或者容易對新奇的事情興奮。然後就是很沈穩的覺得很多事情都理所當然或“生活就是該那樣“,葡萄酒已經是生活的ㄧ部份,不是奢侈品,對食物不再抱著好奇的態度,可以很從容的吃一餐飯不會有悸動的情緒,懂得東西變多了,對新事物有很穩和老練的態度,和朋友開始話不用多不用唧唧吒吒的安靜享用一餐還有體驗食物的美味,整個心情是平靜的。

時間果然是會改變一個人的。


附註:
圖片是楊曼妮的pizza,當中的artichok是罐頭的,會有鹹鹹的味道,還是新鮮的好吃,但是他的麵皮(包括pizza和麵)都是手工揉出來有發筋過的,非常好吃,有空可以去這家店吃吃看。

還有以前都是Mat付帳,我不是個會讓男人付帳的女生,包括連跟阿倫朱先生在一起的時候錢都是分的清清楚楚的,但是就是Mat和藍衫將軍我都會讓他們付錢,不會心裡不安的感覺噎,可能真的不管跟Mat或跟藍衫將軍在一起我真的就把他們當家裡的男人ㄧ樣看待了吧,所以就會有不同的標準和態度,人的心理真是奇妙啊!

總之以前都是Mat在付錢,我現在纔知道這家餐廳其實還算是中上價位的哩,偶爾去就好,不用太常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wispin
  • 看起來真的是非常美味阿..!!
    明天我自己來做一個好了~
  • maya
  • 呵呵 是真的很美味啊!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