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個很久沒見的朋友是一個德國人,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怎麼跟他認識的噎,總之他消失很久,然後又突然出現在我MSN上,我就跟他打招呼。

後來才知道他搬回德國了,我問他德國哪,他說慕尼黑,我說真巧我上次才去噎。結果兩個人就在講慕尼黑的事情,講一講我就很臭屁的跟他說我有學幾句德文噎,他說是喔妳會說什麼,結果我突然腦中一片空白,真的想不出來我會講什麼,我就說...喔,我想起來了,我會說god damn shit。

後來他大概認為我很低級又很沒水準,就突然冷掉了,然後回我"it’s a very very bad language."

我就突然想到我跟他說我還會說danke啦,可是好像有點來不及。

然後那時候在德國,德國人說自己都說"we barvarian"怎樣怎樣,就是"我們巴伐利亞人怎樣怎樣(德國南部在巴伐利亞高原上),我一直都以為他說他們是barbarian噎,就野蠻人,所以我當時還確認了一下說你們都是叫自己barbarian的嗎?德國人說是呀。(他應該也沒聽清楚我說什麼),所以後來我跟這個德國人聊天的時候就說你們野蠻人怎樣怎樣,他就發火了。

我真的黑掉了。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ating
  • 恭喜妳,妳黑掉了。 (逃~)
    德國人很認真的,尤其在兩方沒法面對面時,溝通容易造成誤會。 拜揚人又對自己的文化相當驕傲,好個拜揚人變成野蠻人,再加上認真的不得了的個性,嗯,跨文化溝通誤會就產生了。

    至於god damn shit,也許是扯到他們的神,在英語這句看起來還好,但是個德國人用他們的觀點看這句英文,會比較嚴重(也是因為他們又認真了)。

    以上是不負責任亂評,告退~
  • maya
  • 對壓 完全就是黑掉了

    那個gott vidamm de shisse(不知道有沒有拼錯)還是德國人教我的ㄟ 原來只是開玩笑 結果沒想到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個字 真慘

    哎哎 只能靠時間彌補友情 沒有的話 那也自認倒楣勒 我覺得網上交談真的有時候看不到表情 就不知道對方真正用意是什麼 然後就這樣黑掉了
  • yuen
  • 以廣東話的說法就是:死得很冤枉。
    以上故事說明﹐腦袋 run slow 時﹐還是別勉強accelerate 它。
    (努力忍笑中。)
  • maya
  • 我覺得還是不要跟德國人聊有的沒的比較實在啊,哎.....
  • 鐵拳無敵孫中山
  • 算啥!
    我都曾經在鼎x豐的未來老闆面前說
    ”按!
    難吃死了,
    搞不懂為什麼大家會覺得這玩意兒好吃?”
    講完我才知道站在我對面的他是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