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9 Sun 2007 02:04
  • benoit

benoit這個字翻成中文應該是"本哇",美國人就叫ben吧,可是benoit都叫自己笨華。

這傢伙是個超級怪咖,就那種讓人摸不清楚的怪。他在法國也是那種菁英體制下的學生,念工程,可是之後做的是finance方面的工作,然後曾經在中國和俄國工作過,所以會說中文和俄文,挺妙的。

我跟他會熟是因為之前他替朱先生探路,所以常來跟我講話,久了之後就慢慢熟起來了,zack那篇裡面提到的我們去游泳池玩水,那天其實是他的生日,有人送他一瓶頗貴的紅酒,我們當時是一群人一起泡jaccuzi,一邊喝紅酒,然後就當啤酒一樣,開了瓶就嘴對著酒瓶這樣輪著“糟蹋“那瓶酒。

之後身體熱了起來,大家都瘋了,一直輪流跳水,跳到最後笨華根本就是把褲子脫一半跳,跳到連褲子都整件掉下來了。

身為法國人,情史當然是不能少的啊!這個人先搞過一個西班牙妹,是在party認識的,兩個人喝很醉就帶回家,之後就開始約會,後來發現那個女的根本就是在西班牙有男朋友,然後把他當炮友,一般人應該會很受傷吧,可是笨華覺得很得意,他覺得他的性能力很強,所以讓那女的食髓之味一直回來找他,我跟朱先生看他把發現自己是劈腿的對象說得那麼high,一時間也實在是無言以對。後來他跟西班牙妹說他不喜歡這樣的關係,所以要分手(其實我覺得他是有難過的),平靜了一陣子,有天晚上西班牙妹半夜三點跑去敲門找他,把他"強暴"了一翻,又開始了他跟西班牙妹的地下情。

後來學校一個美國女生對他有好感,他馬上結束了跟西班牙妹的戀情,這女的是個美國女生,就那種高中是啦啦隊,然後金頭髮的女生,這個女生有男朋友了,跟他在一起之後,就把男朋友甩掉,可是跟笨華說她不想公開他們的關係,笨華就說好。

笨華很妙啊,他就那種非常自戀的法國人,他常常都會說女生有多哈他有的沒的,然後他放電人家就會愛他愛的要死要活的這樣。之前我們都會在戶外吃午餐,有次美國女跟一個男的走過去,看了我們一眼,笨華開心的笑了很久,然後跟我們說,那女的根本就是一直想"跟笨華在一起真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了。我現在真想狂吻他。“反正他每次說類似的話,朱先生跟我都會臉上三條線,一陣沈默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可是他都會沈浸在幸福的笑容當中幻想,當作是我們不想打擾他片刻的美好。

結果沒想到原來那個美國女一口氣搞了好幾個同學,最後跟哥倫比亞的alejandro在一起,讓笨華氣的要死。

他對我的評語也很妙,他常常看著我微笑,然後說一連串法文,他不肯跟我說他說了什麼,我請朱先生翻譯,朱先生會臭著一張臉跟我說沒什麼好說的啊。後來笨華跟我說他覺得我舉手投足都很像法國女人,尤其抽煙和站著等人的樣子,態度更像,“就很冷漠,等待著男人找到熱情的開關,可是聰明的人不會碰,因為在一起前很難搞,在一起之後更是夢靨的開始,聰明的法國男人會找個聽話的外國女人,不會給自己找麻煩。“法國女人出了名的美也出了名的機車和賤,所以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給我的評語到底是正面還是負面的。

他這個人挺妙的,開學第一個禮拜已經把所有教科書還有指導教材以及review都讀完了,然後說那些說得都是屁,從此之後上課都帶墨鏡坐在最後一排跟女生聊天。

然後他提了一個business plan,大概是歐洲職業足球賽某種management的agency之類的計畫,就提給學校一個很強的教授看,教授覺得寫的不錯,還說要資助他,然後要他把計畫寫的詳細一點,他就寫了,拿給朱先生看,他寫什麼鬼朱先生說他根本看不懂,最後扯的是這傢伙居然給老師的plan是寫法文,讓大家整個傻眼。

他為了要累積資歷,還起了很多很怪的社團和比賽,例如起了個"法國找工作社",就是提供大家到法國找工作的方法還有跟法國一些公司做連結,他是社長,朱先生莫名奇妙變成副社長,然後我也莫名其妙變成會員,結果這個社團稱不過半個學期就倒了。

後來他又辦了西洋棋比賽,這個也超妙,他就在學校discussion board上貼說有一個西洋棋錦標賽,請跟法國找工作社報名,結果報名的人不到十個,那他就先篩選,那種他認為會贏的就不予以回應,挑了一堆爛咖大約五人,就在yahoo那種online西洋棋的遊戲裡面比賽,然後他就幹掉其他四個爛咖,成為第一名,那麼第二三名呢,他就用印表機印出獎狀,護貝起來送給二三名當作獎勵。最後他的履歷表上面就多了"法國找工作社社長"還有"XX學校西洋棋錦標賽冠軍"這種東西。

第二學期他就不見了,後來才知道他跑去法國分校讀書,一般來說,會去法國分校的都是想要體驗歐洲生活的學生,所以法國人去法國分校讀書就很怪,以他的實力去Insead或HEC Paris應該沒問題,幹嘛花了大錢來美國拿學位,又跑去法國讀書勒?

結果他在法國分校讀了沒多久,就出現一個俄國女生,說是之前他在俄國的女朋友,然後懷孕了,我跟朱先生完全沒聽過這號人物,而且時間以預產期推算,那女的懷孕的時間根本就是笨華在美國的時候啊,那麼我們沒見過笨華的女朋友來,笨華也沒離開美國,所以整件事情實在有點詭異。這些八卦都是從在法國分校的朋友那裡聽來的,我當時生朱先生的氣沒跟他連絡,也沒跟笨華連絡,之後我跟朱先生又開始講話了,朱先生說笨華有打電話給他過,然後邀他去參加他在Grenoble的婚禮,可是朱先生當時人在倫敦走不開,所以沒參加。

之後我回到美國了,笨華也回到美國修最後一學期。好久不見,我覺得他改變很多,不像以前那種非常激進的態度,就變得非常的和平,卻也失去了活力。他總是站在圖書館外面抽煙,話不多,就笑著聽我講話,然後對內容做出簡單的回應,又莫名其妙很激動的跟我說"真沒想到妳真去了法國“。

快畢業的時候聽說他拿到紐約一家公司的offer,他說他想來美國讀書,就是因為想在美國找工作,因為他學期一半就把所有學分修完了(我們修學分的方式比較特殊),於是他趕緊帶著老婆就去了紐約,我們就沒再連絡了。之後我有聽朱先生說笨華最後到了巴黎工作,但是想離開,自己開公司,我說我有聽說他有到紐約的事情,朱先生說他不清楚這個經過(那段時間他們也斷了聯繫),總之這就是benoit的故事啊。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ating
  • 這三個人物側寫裡,笨華最妙。
    那個西洋棋錦標賽冠軍真是笑死我~~ XD
  • maya
  • 我覺得法國的人口結構裡面,可以粗規成兩類,大概有一半都很憤世嫉俗,另外一半都是瘋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