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在美國第一個真正的朋友,就小時候被送到美國讀書,那個鬼地方幾乎沒有黃種人,我媽把我送去一個church camp,也全都是白人,然後有個龐克女自己跑來跟我講話,我們就這樣變成好朋友了。她勒那時候真的狠扯,就那種真正的龐克妹,留雞冠頭,身上綁著鐵鍊(包括脖子上一個鑰匙不知道丟到哪裡的狗練),然後穿靴子和破破爛爛的衣服這樣,然後我就是怯生生的亞洲人,反正是一個挺妙的組合,可是我們就超要好的。

她跟我讀不同的學校,但是我們假日常常見面,然後有時候她會開半小時的車跑來我們學校找我吃午餐,吃完又殺回去上下一堂課,要不然就是她來我家過夜或我到她家過夜,當年我十五歲,她十八歲。

我們hang out的地方狠怪,當時她有個男朋友叫jeremiah,家裡住超高級住宅區,可是都不喜歡讀書,然後就跑去租了一間倉庫改裝給人家滑板練習用,他在前面開了一個小店面(現在大概三十歲了吧,還是只有高中畢業也還在那邊雇店),大概是我在那邊半年多的時候他們就分手了,好死不死jeremiah追的女生是我化學課的同組組員,那女的超級gothic的,就皮膚超白,頭髮衣服超黑,嘴唇顏色超紅,根本就是個吸血鬼,結果有天有個人送包裹過來,她就打開一看,狠開心的說"jeremiah送我一個豬耳朵勒",然後還拿給我看,就一個豬耳朵上風乾,然後上面還有一隻耳環勒,靠,嚇死人。

後來我就回台灣了,當時還沒有e-mail這種鬼東西,我們都會狠費心的寫信給對方,她有時候還會畫畫給我,後來她搞了一個ska團,越搞越大,我大三那年還上了MTV sports的配樂勒,光是權利金就一個人拿了美金一萬,真爽,而且後來還全世界巡迴勒(可是我一直都覺得她的團的音樂不怎麼樣ㄟ老實說)。

那個時候她發了一筆小財,然後他們的團要到日本演出前夕,她先跟她製作人到日本,之後和演唱會中間有一個禮拜的空檔,她就跑來台灣找我。我們都呆在台北,可是玩得很瘋。

過了一年,我去美國,就特地飛去丹佛找她,那時候她團快要散了(因為兩個團員住在加州),然後她想要把書好好讀完,她跟一票男生住一棟大房子,大概有七八個人吧,然後那裡簡直就是聚會所,一天到晚都是人,週三晚上還有Friends’ Night勒,就是週三聚集了大概二十個人......一起在客廳吃東西看Friends,然後之後又一票人出去吃飯或打保齡球幹嘛有的沒的。看得出來她過的真的很開心。

然後她剛跟一個男的分手,那男的也是玩團的,玩emo,沒記錯應該是bass手吧,結果暗戀他們主唱,那個主唱又剛跟男朋友分手,就對他頻頻放電,於是就跟leanor分手,沒想到主唱說她從來對他都沒興趣,反正怪爆了!leanor很受傷。leanor很受男生歡迎的那種女生,追求者不斷,所以很難想像自己被人家拒絕,我覺得她受傷比較像是咽不下那口氣,但是還是陪她渡過那段時候。

然後她打電話給前男友,說她口口聲聲提的maya終於來美國了,想要帶去給他看(其實是想看到那個男生的藉口),然後我們就開車到那個男生的家,沒想到gothic妹也在那邊,兩個女人就爭鋒相對,我和那個男的在旁邊就很尷尬。

然後那男的就跟我說他養了一隻天竹鼠,想不想看,我就說好,我們就到另外一個客廳看天竹鼠,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我抓著天竹鼠的時候,他在摸,摸一摸就摸到我的手,我以為是不小心的,一抬頭看,就看到他很深情的看著我的眼睛,我當時就知道,靠,這個男的根本就是個爛男人嘛!

後來leanor進來了,就跟我說她有話想要跟那男的談,我就到另外一個房間跟那男的室友聊天,講一講leanor就進來了,然後我們就離開了,可是我想說不要倘入這個混水,所以什麼也沒講。

之後回去leanor脾氣超火爆,一直發飆,把我情緒搞得很不好,可是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生氣,之後她突然講到那個男的,就說什麼他說maya很可愛,然後他很喜歡外國女生講英文那種腔調,我覺的很倒楣,就跟她暗示天竹鼠的事情,她沒說什麼,但是她可能覺得我故意勾引他,那個時候我多說什麼都沒用吧,之後就藉故想去找我媽的朋友,就離開她家了。

這個期間很久我們都沒連絡,當時我覺得她怎麼可以不信任我,然後她大概也在氣頭上,所以我們都不連絡。

一直到我要去美國讀書前,她突然寫信來了,我們又開始有了連絡,我們兩個都很開心,當時她跟我說她跟一個男生約會......我絕對想不到那個人是誰。講了半天我終於想起來了,就那年我去美國的時候,有個小男生常常跑來找我們(當年他十八歲,Leanor二十四歲的樣子),他就打扮的很狼狽,那個男生的背景我也記不得了,可是我記得他總是一大早就來我們那邊閒晃,一直到很晚才離開,甚至有時候就睡在客廳沙發上,Leanor跟他那種感覺,很像以前我帶著我弟弟出去玩,然後我弟覺得我很強很厲害那種崇拜的感覺。

她跟我講,我還以為她在開玩笑,真的太扯了啊!可是真的噎,就在一起了。

我從OK到AZ之前,她寫信跟我說她要結婚了,我還真的嚇一跳哩!就真的是那個小男生噎!當時因為我忙著搬家幹嘛的,就沒辦法參加她的婚禮。之後她就任命的當家庭主婦和那個團的經紀人,之後他們到鳳凰城表演的時候,我還有去找他們。

可是那時候兩個人的感覺很遙遠,就講的話題都不一樣,想的事情和生活範圍也差太多,所以我跟她兩個人都有漸行漸遠的感覺。

走的時候,我們互相擁抱,抱很久,然後她轉身離開,我打開車門,又回頭望了望,她頭也不回的走了,那種感覺很怪,好像最後一次看到對方那樣。

之後他們生了個小孩,懷孕的時候,還很龐克的拍了個全裸不露點的裸照,小孩生了之後,好漂亮好可愛,而且感覺就是溫馨的小家庭的感覺,知道她很幸福美滿,我也很開心。

最近我們會在myspace偶爾連絡,小孩長得好大,他們過的也不錯的樣子,她又開始組了個團,然後說她心裡有點難過,因為她又開始懷念起以前巡迴和到全世界各地旅行的生活,我想這就是愛的羈絆吧,到了一定的年齡,踏上某階段的人生道路,回頭看那些甜美的時光,總是有些失落。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