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7 Fri 2007 23:52
  • zack

其實我身邊很多狠妙的人,不寫出來實在狠可惜,就開闢了一個專欄叫做人物側寫好了。先拿來開刀的是Zack(知道Zack的人不准笑),Zack這個人勒,是我研究所同學,一個美國人,我跟他認識是因為當年我綁了一個雷鬼頭,在MBA學校裡面真的狠驚世駭俗,狠容易被人家認出來。

這個Zack呢,是新生訓練的時候坐在我後面的同學,他突然拍拍我的肩膀,然後跟我說他喜歡我的頭髮,就不理我了,我真的是一頭霧水,之後又好幾次見面,開始會互相打招呼,後來幾次party喝酒也喝出了情誼,常常會一起玩。

他這個人勒,是個非常妙的人,他爸媽都是嬉皮,從小在南美長大,之後才回美國的,在美國讀得學校也不錯,但是一畢業就到南美當和平組織的成員,從南美回來沒多久,就來我們學校,他大麻抽的很兇,可是頭腦狠靈活,他的Finance真的強的不像話。

有次聊天,他就講到他國中的時候他們全家從墨西哥搭飛機回美國,他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當時出發前三個人躲在角落抽大麻,因為他都把大麻沒裝起來就塞到口袋,隔天要回美國的時候,坐飛機警犬死咬著他的褲子不肯放,他跟他哥哥姊姊都很緊張,他爸媽則是一頭霧水,結果警犬口水流了他一褲子,加上緊張,口袋裡面的巧克力(好難想像吃巧克力的小孩還會抽大麻)因為體溫開始升高,也開始融化,然後整個褲子就變得濕濕黏黏的,結果警察以為狗是聞到口袋內的巧克力所以狠興奮,就放他們走。

他說後來他爸媽知道了,就八他的頭,說跟他說以後不准這樣.....想要抽大麻至少也要滿十八歲。(傻眼)我說這什麼鬼理論啊,他說因為他爸媽是嬉皮,所以自己都會抽大麻啊,但是因為小孩子太早抽大麻會發育不健全(就跟抽煙一樣),所以十八歲以前不准抽。

Zack的哥哥姊姊也挺妙的,他姐好像是念某所像哈佛之類的名校然後是個很強的科學家,他哥因為走私毒品現在在墨西哥坐牢。

那麼這個Zack呢,都跟我們學校南美人一起玩,而且挺妙的是他說英文有西班牙腔調,可是大家都說他的西班牙文很標準。然後剛入學的時候我常常跟他們一堆男生一起參加party。

當時勒,我跟啟太交往,然後Zack的朋友Michael有約我出去,結果我說我有男朋友了,他就死心了,然後Zack也知道我有男朋友。這個Michael也是個怪咖,一個有錢美國人,可是都把自己搞得很像很窮的樣子,約我出去不成,最後跟一個很漂亮的美籍越南女生在一起,而且還是我跟Zack第一個發現的,因為有次我跟Zack去Michael房間找Michael,聽到”just a second.”然後麥先生慌慌張張開門,結果被我們看到尷尬的越南妹。誇張的是畢業典禮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嬌小的美國女生,說是他“交往五年的女朋友“,實在有夠傻眼。

結果那次Michael約我出去的隔天我就跟啟太分手了,但是跟男朋友分手這種事情也不用到處給人家知道吧,所以我都沒講,總之Zack跟我就像好朋友一樣。

當時其實朱先生在新生訓練前登記的時候排我後兩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前面是排vincent,後面是排比利時妹),我對朱先生完全沒印象,只記得Uno(一個義大利人,還在我們學校成立Uno’s fan club這種詭異社團的自戀狂勒,扯的是,女性會員還不少)當時在負責收護照,然後當場就flirt起來了,讓我非常的傻眼。

那麼朱先生從那天起就對謝麻亞念念不忘,回家搞得一大票法國人都知道,之後大家每天聽他說麻亞東麻亞西的已經受不了了(而且我都還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所以法國幫決定要幫朱先生追麻小姐。我當時認識了一個法國人benoit,benoit是朱先生好朋友,然後為了耳根清靜,benoit跟alexandra就決定幫朱先生追我。

那天在學校pub的時候,Benoit跑來跟我講話,然後拉了朱先生也來跟我講,我們聊了一陣子,我自己覺得朱先生有點鳥,所以就跑去跟Zack他們玩,之後Zack約我去Alejandro家party,然後benoit見機也要跟,我們就一大票人去Alejandro家了,Alejandro家前面有個游泳池,我跟法國幫的一堆人就穿著衣服跑去游泳,結果玩得很開心,就這樣慢慢跟朱先生熟了,當天晚上benoit要朱先生送我回家,他送我到門口的時候,跟我表白,約我隔天去另外一個party,結果party沒去成,反倒變成約會,之後又約了幾次我就跟朱先生在一起了。

我後來才知道zack一直都暗戀我,所以之前一天到晚找我只是醞釀期,然後知道原來那次是法國幫要跟的時候朱先生跟我表白,幹的要死,當下就跟朱先生結仇。(不過大家也不要覺得我多有魅力啦,zack其實是個非常簡單的人,他要女生就是要上床而已)他們都有參加足球隊,結果南美幫跟法國幫後來還有結仇(中間又有Alejandro搞上Benoit的美國妹有的沒有的事情,所以兩派就開始對立的更嚴重了),所以就聯手排擠朱先生和Benoit,更誇張的是有次Zack故意在球場上踢傷朱先生的腳,反正事情後來鬧的很誇張。

所以身為女朋友的我,有天跟幫派一樣去威脅zack,跟他說你在這樣賤又手腳不乾淨,我就不跟你做朋友了。之後他對朱先生的態度才慢慢緩和,後來還一起讀書勒挖哩勒。

後來勒,第二學期朱先生回法國了,我們有陣子吵的很兇,最後就分手,然後當時我因為大部分都跟法國幫混,已經跟zack沒那麼熟了。

zack勒,是個很妙的人啊,他心裡都會有一個list,這個list是按照最想上的女生的順序去排得,想當然爾老娘我就是被排得很前面。因為我跟他也曾經算是不錯的朋友,所以其他list上有誰我也知道,第一個排在最前面的是一個巴拿馬人,當時他在巴拿馬的女朋友,但是因為他要離開,巴拿馬人不能跟他來美國,所以就分手,但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甚至窮的要死的時候,聖誕節還是飛到巴拿馬看她,再來就是一堆他覺得很辣的女同學這樣。那麼我覺得他會那麼想上我,實在是因為得不到就更想要的那種心裡,所以一直都不放棄。

所以當時我跟朱先生鬧分手的時候,有天在學校pub遇到zack,他問我朱先生最近怎麼樣,我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就開始大肆抱怨起那個朱王八蛋了。zack一直用情緒非常豐富的表情等我敘述完(我也落落長的講了十幾分鐘),然後他就像心裡學家這樣用很嚴肅的表情看著我,然後他有沈思的表情這樣,又欲言又止的,我想說他可能要給我建議或說安慰我的話,zack終於開口了....他說.....既然你們分手了,這樣我們可以打炮了吧?

我當時情緒很不好,根本沒心情聽他搞笑(可是其實他是很認真的說),我就罵他”fuck you.”就走掉了。他還在後面追著我說妳也不需要因此就生我的氣吧。

然後啊,我就去了法國分校,我們又一學期沒見面。

回來之後,zack也正好去墨西哥分校讀了一學期回來。

結果不知道怎麼搞得,這個人簡直性格大變,反正扯的不得了。

其實他是個沒喝酒之前非常害羞的男生,喝了酒就會開始發神經,但是從墨西哥回來之後就變得更嚴重了。

有次(他沒喝酒沒用藥清醒的時候)我跟他聊天,他跟我說他去了巴拿馬,然後他舊情未了的女朋友跟他發現還是很愛對方,他要走的前三天,那女的哭得不像話,讓他的心很痛,他發現到巴拿馬工作很難,可是他很想要把那女的帶來美國,我跟他說那就結婚啊,他說對壓,現在就是有這種打算,但是他覺得婚姻是個很神聖的事情,他不希望是為了這樣的理由結婚,所以他很痛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是人可以隨便睡,可是對婚姻的態度就是要非常保守就對了)

之後他喝酒次數變的非常頻繁,而且會光明正大的去獵艷或去騷擾女生,久了大家也見怪不怪了。

他每次喝酒就會來問我要不要跟他上床(真的是每次,我沒誇張),我就拒絕他,他又會跑去問其他女生。

他每次喝酒都會很high,然後喝到有點失憶,就跟finding nemo裡面那個記憶只有五秒鐘的魚一樣,自己幹嘛自己都會忘記。

然後有次很妙,他一個晚上問了我三次要不要跟他上床,我被問到快發瘋,結果我跟我同學C在派對旁邊休息聊天的時候,還看到zack全場跑來跑去到處問哩,我們兩個看得真是無奈啊,C就跟我說”剛剛zack很討厭噎,一直跑來問我要不要跟他上床,而且問過還會自己忘記,真是莫名其妙。“我們兩個跟天涯淪落人一樣開始數落起他來了。

講著講著,沒想到Zack就跑過來,我們都知道他又要來問上床的事情了,沒想到這傢伙跑到我們面前,看著我們兩個的臉,突然愣住,因為兩個他都想問的女生站在一起,他一下看我的臉,一下看C的臉,愣住不知道該先問哪個好。為了化解尷尬,他就先傻笑,正要說話的時候,我跟C都同時對他大吼”你剛剛問過了,答案是不要!“沒想到Zack就”喔!哈哈!“一點都不會尷尬的就去找他下一個目標。

不過萬萬沒想到的是啊,zack這樣亂槍打鳥的方式,居然打中當時學校男生很哈的一個美國女生,而且還成為固定炮友,可見老祖宗說只要努力就會成功的箴言真是所言不假啊!

最後一次看到zack是我要離開美國前一個晚上跟龍哥一起去學校pub的時候,他突然變得非常陌生靦腆,說再見的時候,他抱我抱的比平常都緊,之後他寫信給我,告訴我,他很高興認識我,希望我們能夠一直都保持連絡,偶爾也要寫寫信報告對方一下近況。

有時候我還是都會想起他哩。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ni
  • 這個人是不是有性上癮症啊...
    不過我想可能他就是男性荷爾蒙較多...
  • maya
  • 他就嬉皮阿 認為性是愛的表徵 約翰藍濃上過兩百多個女人 所以他這樣還算好的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