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把人帶到不同的世界和領域。

讀書的時候,學校很多歐洲貴族或世界各地的有錢小孩,墨西哥的Jose約雪利去他墨西哥的“海濱小屋“玩,到了那裡雪利才知道那是在海邊的一棟豪宅,有三公里的私人沙灘和私人遊艇,房子裡有十個女傭、成套的銀製餐具,還有十幾個房間。

我的英國同學是伊頓公學畢業的,大學到美國讀伯朗大學,因為他爸是那所學校畢業的,回英國之後拿到很好的工作,又被派到紐約工作,連我們大家辛苦擠破頭自費拿實習,他得到的工作是和某化妝品品牌的帆船到西歐各國參加帆船錦標賽,畢業之後,拿到的offer是某知名品牌法國礦泉水的品牌經理一職,他從小在肯新頓區長大(倫敦貴族區),結婚后就搬到Hamstead,鄰居都是英國有頭有臉的人,老婆是個腿超長又漂亮的愛爾蘭人。

我有其他同學,美國中產或高級階級,從小順順利利的過,讀了名校之後,在世界500大企業工作,外派歐洲非洲亞洲,然後就升到某個國家的總經理或高級主管,一個月薪水是八十到一百萬。

我最要好的朋友,香港住半山區,鄰居是香港明星,鞏利住他家斜前面,實習拿的是某大投資銀行的總經理特助,今年過年,他跟他全家到杜拜渡假,爸爸去打高爾夫球,媽媽和姊姊去血拼,他和Federer在室內滑雪場滑雪。那個時候我在家鬱鬱寡歡的想著辭職的事情。

我是台灣中產階級的小孩,父母非常努力讓我讀書,到了名校之後,在那樣的環境,我只能被劃分到貧民區,看到他們,我知道我永遠不可能像他們一樣,因為我沒有他們的背景,沒有他們的資源,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靠自己的努力,開創自己的一片天空,所以我不該跟他們比較,因為我們被送上的人生道路就是不同,如果我能夠開保時捷上學,考完試就開回比佛利山莊的豪宅“休息“,然後書包是LV包包,那應該很好吧,但是我不是,而且我也很認命,我也知道自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且這樣的努力也不會讓我跟他們一樣,但是我知道我有自己和他們不同的路,這條路,只有我自己能夠開創。

看我部落格很久的人會知道,我回台灣有一段很滄桑的歲月,找不到工作,又為很多事情煩心,當人家一畢業隨便就進好的企業,當然會羨慕,但是這是我不能改變的命運,所以我很認命,只要自己能夠發揮極限做到最好,那就夠了。

我爸爸小時候家裡很窮,放學回家要種菜,指甲裡面塞了泥土,上課的時候因為這樣常常被老師八耳光,他讀文科不讀理科,因為同學哥哥送他的用過的參考書是文科的參考書,就決定了他的命運。考上大學公費,帶著一件制服,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衣服,還有五塊錢,就到了台北唸書,而那是他第一次上台北。結果他就這樣一路讀上來,甚至到國外拿博士。

我知道我爸爸的心情就和我當時讀研究所的心情一樣,他看到別人好的生活,他不羨慕,他知道這輩子是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了,但是他可以努力,讓他的小孩有一天能夠過那樣的生活,然後他做到了,我進大學的時候,能夠像一般的大學生一樣讀書玩樂,不用像我爸爸一樣週末還要到工地做搬運工或因為省錢每天只能夠吃綠豆湯。

等到這個循環到我的時候,我到了更好了一個環境,看到了更好的生活,我並不卑微,和含著金湯匙的小孩一起平起平坐,因為我沒有那樣的背景,可是我有更多的努力,然後我也受到肯定,我也知道,如果我努力,有一天我的小孩也會跟他們一樣。

人生,就是用愛和希望灌注著新的生命,讓自己的根不斷的成長。也許有天我小孩可以送他的小孩到伊頓讀書,讀伯朗大學,然後小孩的小孩會看到一個我無法想像的世界,那麼他也會有同樣的期望,讓他的小孩這樣長大。

至少知道事情能夠更好,不會更糟,心就踏實多了。

Positive thinking就是在同樣的環境下,我們用美好的方式去詮釋他,不被環境打倒,去欣賞我們所能看到的美,對於負面的因素,不是忽略,而是迎接他,然後想辦法改變他,只有這樣我們可以跳脫命運的枷鎖,讓未來更美好。

但是反言之,如果在大學的階段,我對現實滿意了,羨慕人家的名牌包包,羨慕人家的優渥生活,我永遠都沒辦法成長,我永遠是個死大學生,過著平凡人的生活,不可能有機會看這個世界,然後永遠得不到滿足。Eating和Yuen,應該知道在國外生活的艱難還有開拓一個未知生活的困苦,這不是只要出了國外就一切OK了。

今天我在工作上面對的,是一個男人的世界,對女性有排斥意識的世界,而我是個跑入叢林的小白兔,要為自己殺出一條生路,在年齡經驗還有性別上,是處於非常弱勢的狀態,所以毅力恆心和吃苦耐勞的態度上,要比別人堅強和圓滑,在這過程當中,我不忘了在阿姆斯特丹欣賞藝術之美,到慕尼黑會跟天鵝打招呼,然後用生命小小的感動,去撫平不能抗拒的負面因素和痛苦,然後我抬起頭來,繼續走下去,而且相信路是更廣闊的。

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