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是學不來的,他影響著我們的行為和思想,是我們永遠無法甩開的依歸。

我看過許多poser,極力的模仿他們想要變成的人、或者要給自己另外一種身分,但是總在一些細微的行為當中嗅出他們真實的自己。例如我以前的一個同學,女生,她總是要表現出一副淑女的樣子,確實也迷倒眾多男性,但就在某天吃飯的時候,她突然間”速~”的一聲把麵吸起來,突然間她的臉閃過一絲窘迫的表情,又若無其事的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某個背著Channel八萬元小羊皮背包的女生朋友,隨便一個配件就抵過我全身的穿著,但是在進行一頓說貴不貴說便宜不便宜的晚餐之後,她在分擔金額的時候卻遲疑了一下,然後才掏出比她應付金額多一些些的整數鈔票說不用找了;而我的某個歐洲小開朋友,個性非常隨和,但當別人在為小事情斤斤計較的時候,他會極力隱藏自己不耐煩的表情,最明顯的時刻就是當大家在為煩瑣的小事爭鬧不休的時候,他會撇開臉,凝視遠方數秒,彷彿在神遊,表情平靜祥和,之後馬上又回過頭來皺著眉參與討論;某個一付小開貌的男性友人,反而在高級場合會極力壓抑他緊張尷尬的情緒。

就像”浮華世界”裡面的女主角,模仿著上流階級的行為舉止,但是她的內心還是像個飢餓的窮鬼一般非常的貧窮貪婪。

但家教也會反應在一些看似無關的事情上,甚至跨越年代,或形成一種很微妙的關係。

我們家不算很有錢的家庭,說小康也不為過,但是我媽的父母非過去常有錢,我媽從小衣食無缺,所以我媽對於物質是非常的不貪婪,她從不會多拿免費的東西,因為”那個東西我們不需要”;我外婆對窮人非常慷慨(家裡常常會請乞丐或下山的原住民吃飯),所以我媽只要心情對了,送禮物給朋友非常豪爽,或著因為過去家裡常宴客,我們家現在還是常常高朋滿座(直到近幾年我爸媽老了,對這種事情體力實在不堪負荷,才慢慢平淡下來),我媽會買菜市場的衣服,不會像其他媽媽愛買代表身分地位的奢侈品,但是在買古董文物這方面,真的非常不手軟。

所以這方面也影響到我們,出去有免費餐點,不會因為招待的,所以多吃,贈送禮物,不會因為免費,所以多拿,不會佔便宜(也討厭因為慷慨被佔便宜),也不會到處打聽哪裡有免費的東西或跟人家要東西。

但是我認識好幾個有錢人,是從他們的父母就很有錢那種,可是行為卻小氣的不得了。像以前男朋友Julien,他爸在法國經營公司、媽是某時尚品牌的行銷企劃主管,但是有時候非常喜歡佔便宜,例如不小心沾到誰的光,所以對方被請客他也可以吃免錢的高級晚餐,他會為這件事情洋洋得意,或者誰家有烤肉,他會餓到那個時候去吃,學校辦派對,他會要我跟他一起去偷搬免費飲料,我每次都不肯,派對結束他會左手拿著六瓶可樂、右手拿著六瓶dr. pepper,要我也照做,我都會羞愧到不得了,願意為這種事情跟他吵架,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難堪。

我有次去朋友家作客,洗手的肥皂沒了,就打開洗手台下的抽屜,打開之後我真的嚇了一大跳,裡面擺的滿滿的五星級飯店各式各樣的浴室用品,甚至還有航空公司頭等艙的贈品;也跟過一個有錢阿姨一起搭飛機到美國,結果明明不餓她還是要叫華航的泡麵吃、要撲克牌和小孩子的遊戲說要給她小孩、要眼罩、要盥洗設備、要小型葡萄酒、甚至要原子筆......真的很難想像!

還有就是家庭教育會反應在做人做事上面。

在我們家,從小就被教育要負責任,那麼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就要非常清楚這件事情最好的一面和最壞的一面,做了之後,就要承擔後果。所以對我來說,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我要非常清楚自己要負的責任有多少,做了之後,榮耀歸自己,失敗也是自己承擔。責任和權力也要劃分的很明顯,像在公司,許多事情沒有個明確的界限,對我來說責任歸屬就會有問題,我不願意投注精神精力下去,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要負擔的成果有多少,我不希望我做的事情後果由別人來承擔,或者別人的後果由我承擔。

我的頂頭上司從一個高社會階層卻又非常單純的家庭出生,從小都有人負責打點一切,他也非常受到保護,和我講求責任感和獨立的背景差別很多。所以在他的環境裡,所有的人是互相幫助、共存亡,這和我”各人造業個人擔”的觀念差很多。因為我能力較強,常常會被指派去幫同事在危急的狀況收拾爛攤子,對我來說這是增加我工作量,而且讓別人學會不用負責的行為,幾次之後便拒絕這樣的行為繼續發生。同事覺得我瘋了,這樣違逆長官,但是當我在幫別人收拾殘局的時候,是不是讓那個人知道,做事情不用太用心,也不用負責,因為做錯有人負責收尾?而這明明不是我的工作呀!這樣反而讓我無法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對我來說是個嚴重的延誤。

然後我發現,跟人相處,真的是一門學問呀!要了解一個人,從他的家庭開始。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