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國家都有維持菁英制度,例如法國或新加坡,政府會特別培育特殊人才,像以前在T-bird跟我很要好的法國女生Alexandra就是菁英制度出來的,一口氣讀到HEC Paris,他們讀書很認真,從小到大就一直被教育著他們是最優秀的人才,是國家棟樑,出去找工作無往不利,像Alexandra做過的實習,先在Christain Dior做行銷策劃,之後到Hermes做,還被派到香港和馬來西亞,實習的薪水比一般上班族還高,一方面說這些菁英他們非常自傲,相信自己是最優秀的人種,另一方面卻因為自身背負的責任,會對自己有比較多的約束規範和期許。

Nico也是菁英制度下的“產物“,感覺跟Alexandra很像,就非常有禮貌,行為舉止都很合宜,對社會和自己有責任感和企圖心,但是他們會把自己跟"社會大眾"區分出來,而且只跟他們認為也符合菁英條件的人做朋友,其實說難聽一點,他們就是以社會等級來區分的現代的"上流社會"。

在美讀書的期間,總覺得自己很笨,為什麼別人花一點點時間就做的很好的事情,我要花很多的時間做呢?雖然成績還算不錯,但是比起人家付出的心力和我付出的心力,還是會覺得沮喪,另外一個也是從菁英制度出來的女生跟我說,"那是因為你是在金字塔頂端做競爭,你是top 5%,然後想要爬到4%或3%,所以覺得很痛苦,但是你只要往下一看,就會發現其實自己是踩在95%的人的頭頂上。"

我當時聽了覺得有點刺耳,總覺得這朋友怪怪的,怎麼會瞧不起人呢,但是對這樣的制度了解多一點之後,就不難體會為什麼她有這樣的心態。

回台灣之後,發現自己受過的訓練真的很專業,有時候看到身邊周遭的人,做事沒效率,思考不縝密,沒有遠見,說話沒邏輯,都會氣的半死,然後都有那種國之將亡的恐慌,搞到自己不知道在緊張個什麼勁。前一陣子被那種很沒自尊不自愛的人搞得氣的半死,要不然就是看人家做事的態度真的讓我很痛苦,或是會忌妒、心懷不軌......等等諸如此類負面能量很高的人,都會讓我痛苦的半死。

我發現Nico都不會對那種人生氣,還可以很有禮貌的微笑說"fine",真的讓我覺得很不可思義,所以那天這種狀況又發生了,我氣的半死他還老神在在,我就問他是怎麼著?他跟我說“蟑螂那麼骯髒你氣不氣啊?“我說“不會呀,可是對方是人啊“,他說“對呀,但是等級就是不同啊,他做的行為不會是你會做出來的事,跟你等級不同,妳幹嘛在意智商跟你不同的人做的事情呀?我們討厭蟑螂不是蟑螂出生即為蟑螂,而是他們的行為和生活方式讓你覺得等級不同呀。所以我們不會養他們當寵物或珍惜他們,但是我們能夠容忍他們的生活方式。“

生氣失望難過氣憤的原因,就是因為期望與事實間的落差造成的,其實我們會對人生氣,不就是因為對他們的期望太高,可是他們屢屢達不到我們對他們的期望嗎?而我們一直都以自己的標準去衡量一個永遠達不到你自己標準的人,所以對別人的憤怒發洩不完。

我一直覺的看不起人家是一個很糟糕的行為,但是現在發現,原來當承認別人的等級太低,所以給人預設的價值標準相對的也低,當很清楚的知道我們兩個是不同世界的人的時候,就真的不會生氣了。

原來看不起別人也是種讓自己心情平靜的方法。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mily
  • 我每換一個室友,就會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這是一種很特別的緣分
    介於朋友和家人之間
  • maya
  • 對啊 而且能夠了解不同的生活方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