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上晚班,好開心!

大部分得人喜歡早班,覺得這樣回家還有時間,而且感覺就很像上班族(真是做ㄧ行羨ㄧ行啊!),可是我就超愛晚班的!

晚班就是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就算我回家東摸西摸摸到兩點,隔天早上八點起床還是超多時間的!然後我可以很悠閒的做早餐吃很久,ㄧ邊看新聞,順手整理房子,要不然就是早上喝杯咖啡吃簡單早餐之後就去健身房,而且健身房都沒人喔!!!而且時間正常,還可以跑銀行寄信。

那種當家庭主婦的感覺真好!!我以後也要當家庭主婦!

昨天ㄧ邊洗衣服擦地板一邊看BBC訪問俄國人(大概是行政院長之類的人),就討論科索夫獨立俄國態度還有俄國近年來的政策,那個英國記者就很snobbish,ㄧ直批評,我覺得記者批評是好事,可以給受訪者幫自己解釋的機會,但是如果ㄧ直批評的非常有攻擊性,又不聽人家說話,就讓人非常討厭,他剛開始還說你們國家有非常多的貧窮和貪污需要解決,那個俄國人回答說,我承認我們貪污很嚴重,這個我們ㄧ直有心改變,然後這個改變很緩慢,可是看得到成效。英國人說,貪污就是貪污,就把貪污的人革職處分,就可以解決了。(媽的,這個人是白癡嗎?他應該根本沒有出過英國或研究過開發中國家吧!)然後俄國人就說,貪污牽扯的層面太廣了,而且那些貪污的人在某個程度上有他們需要存在的價值(不然全部抓光光,俄國沒有官員,國家不就垮了),所以只能循序漸進找個殺傷力最小的方法改進,這不像你說得我們把貪污的開關關掉,全國就沒有貪污這種事情了。

我覺得貪污是種文化,也是低開發國家到開發中國家再到以開發國家都會面臨到的問題。

在service marketing我記得老師說過ㄧ句話,ㄧ個組織是個三角形結構,三角形的三個角是領導人、組織文化、和規矩。好比說每次ㄧ個組織發生問題,都是文化發生問題,然後上層的人覺得非常無力,就換個領導人,領導人也覺得沒辦法改變文化(這文化就是特殊的處事模式,讓這個小環境得到某種形式的平衡),就決定改變規矩,然後就定了ㄧ堆的規矩,而且大開殺戒,組織裡面的人就不適應,就開始叛變,最後領導人就會被趕走,然後下個領導人又進來......像台灣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政府做不好就換政府,換了政府(領導人),新政府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看不爽的事情全部改變,包括教育經濟政策外交政策等等等(遊戲規則),結果因為台灣人習慣科舉和填鴨式教育、企業形式是以中小企業為主軸、國際觀不夠以致於完全不能分析跟小黑和拉丁人的行為模式然後就捐了ㄧ億六千萬人家還跟我們斷交(文化),所以八年到了下台,沒有更好反而更差,希望下屆政府不管是誰,都要作為借鏡,要先改變台灣環境還有人民公僕的心態,先改變文化把他tune到有競爭力的mode,再來改規則。

所以說,要改革,就是要改革ㄧ種處事模式或文化,而文化是經年累月造成的,不可能在ㄧ夕之間改變,這需要決心和耐心,要從動機開始改變然後改變行為,這記者做這樣的批評,不會達到他的心願讓俄國人難堪,反而是讓看得人覺得他非常笨,知識非常不足。

他還說“你們這種態度根本就是讓我想到冷戰時期的外交態度。"(就孤立美國的外交政策)然後俄國人真的就不耐煩了,他也知道這位記者智商不高,就直接嗆他(可是我覺得那個記者根本聽不懂),他說“因為你從英國來,我從俄國來,你不要覺得我是俄國人就把我們做的所有事情跟冷戰做聯想,我覺得這樣非常stereotyping。“(然後英國人急著問下個問題所以完全沒有體會俄國人話中諷刺他的含意)

恩?我只是想說上晚班很開心,結果講了組織和俄國人ㄧ堆不相干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