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班表有點亂,所以生活作息變得有點不正常,有時候九點上班有時候八點有時候下午兩點,因為睡眠時間不正常,所以有點精神不濟,要讀書或複習工作上要知道的知識會精神不能集中,可是要睡覺又因為緊繃的情緒還沒恢復所以也不能好好睡,就有點糟。

今天穿高跟鞋繞旅館兩圈,又巡樓層,要回家的時候就有點呈現呆滯的狀況,吃晚餐也吃不下,可是肚子又有點餓,就跑去買沙威馬。

去的時候已經一堆人在等了,老闆忙著弄,老闆娘在講電話,人散去的時候,老闆開始要弄我的,就開始跟老闆娘吵架,吵的我有點精神恍惚,之後老闆就打過去給剛剛電話中的那個人,老闆娘繼續弄沙威馬,就聽到旁邊店家在放D&B,回頭看看到大型電視螢幕正在撥rave party DVD,就想到以前參加party的情況,突然覺得有點不真實,那個時代好像離我好遠好遠,那個現場看起來應該是歐洲那種music festival,所以想到之前在歐洲狂pa的狀況,可能因為精神恍惚,就有點錯亂的感覺,好像我的過去是獨立一個個體,現在的我又是獨立ㄧ個個體,根本兩個人的生活是不能重疊的,又為什麼這樣的經歷全都發生在我身上呢?

就突然很懷念起以前那種玩的很開心的感覺,心裡想下次如果台北有大型派對,ㄧ定要找安先生安小妹和凱小妹去玩,又想到很難上廁所然後現在的我體力大不如前,根本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這樣撐下去,就做罷,真是歲月不饒人啊。所以說真的在對的年紀要作對的事情,如果想說以後還有機會,通常以後就都沒有機會了,那種感覺就像十八歲的初戀跟二十八歲的初戀不同,十八歲去旅行跟二十八歲去旅行的感覺截然不同的道理是ㄧ樣的。所以奉勸年輕的各位,如果想到什麼事情想做就無論如何ㄧ定要去做,不然過了那個年紀真的就是空留遺憾啊。

後來回神那個老闆娘因為分神把我的沙威馬烤焦,他們又幫我重做ㄧ個,最好了我就拿著沙威馬回家了。

昨天下午四點下班,因為肚子超餓,又不想吃員工餐廳,就跟同事去公司附近的ㄧ家常去的咖啡廳吃薯條喝飲料,結果兩個人就這樣坐了聊了幾個小時,幾年前就每個週六的中午我都會跟Lesley去IHOP吃brunch,要不然就是ㄧ群來自各國的同學ㄧ大票人馬上完課開完會就去TGI Friday's吃宵夜,不然就是時間更往前推ㄧ點,就我跟Annie每次都ㄧ票人馬去Sofa喝飲料抱怨和討論等下要去哪裡玩,我覺得我都慢慢忘記那種跟人很親密的感覺了,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工作已經變成我人生的主軸,然後就有點落寞,因為人生的新階段已經來臨了,我不能賴皮躲在彼得潘的世界拒絕長大,就有點莫可奈何的感覺。

我覺得現在想要的就是ㄧ個安穩可以存錢和付貸款的生活,而且每年至少可以出國走走,然後能夠有更多的時間給家人和朋友,但是人生就是無奈啊,現在有朋友有家人,但是沒錢沒時間,等到我有錢有時間的時候,朋友家人又很可能不在身邊了。

但是也好,因為時間少,或朋友不在身邊,所以很可能以前每天膩在ㄧ起的朋友現在根本連講話都沒時間,有的朋友原來以為重要的,居然就這樣淡了卻也沒有遺憾,但是有些朋友就算天天在MSN上看到,卻因為彼此都忙,時間搭不上,幾百年沒講話,可是ㄧ講起話又完全沒有距離,就很妙。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的心處於ㄧ種很脆弱的狀態,然後沒時間去修補它,好像因為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了,可是挫折多過成就感,就有點疲乏,自己又獨立太久沒有個依靠,心裡少了那種溫暖的感覺,因為沒有去旅行,沒辦法脫離現在的環境去檢視自己的狀況和修補自己,又沒有什麼好期待的事情會發生,就變得非常脆弱,只能不要去想,ㄧ步ㄧ步的這樣走下去。

就我跟我同事兩個人聊了很多,包括人生的態度工作生活旅行有的沒的東西,就討論彼此這段時間的收穫。

儘管薪水拿的少,腳因為長時間穿高跟鞋走路結果骨頭已經變形了(我現在很多以前的鞋都不能穿了),手端托盤端到手腕沒力,掃廁所要蹲下來擦客人撒出來的尿之外,還要整理客人打了ㄧ整晚炮的骯髒床單,出外勤出到整個背從肩膀酸到脊椎酸到屁股,那麼我們得到了什麼?

我們都覺得我們在短時間成長很快。

旅館就像ㄧ個小型社會的縮影啊,廚房打掃洗衣的勞動階級,到基層管理人員的中產階級,到金字塔頂端的高階主管和客戶,因為ㄧ直不停的在館內走動,加上從基層訓練跟高層報告,我們每天都會接觸到各種層面的人,所以那樣的衝擊是很大的。然後又加上每個禮拜都要學不同的東西,就拼命拼命的吸收(也許就是這樣,現在因為吸收太多卻沒機會消化,所以有點疲乏了吧)。

所以應該說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會不同,處理事情更圓滑,也更成熟了。

就那天跟ㄧ個我半年前認識的朋友聊天,就覺得他想事情或說得話很幼稚,有點不想跟他說,跟我同事談了之後,就發現不是人家變笨了,是我們成長了,想想好像也是,半年前的時候,ㄧ點都不會覺得那樣的事情有點蠢。

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啦,就朋友跟我炫耀而已,以前他炫耀我就聽ㄧ聽,但是現在我超級不能接受的,因為看過那種真正有錢的人就會覺得他們有錢的很可怕,就像當妳看到ㄧ個人的房間有五個LV皮箱已經嚇到了,下個就是ㄧ家人check-in住總統套房,住ㄧ個禮拜還把旁邊四間包下來,所以當有人在炫耀他和他朋友兩個人吃了六百美金的晚餐就覺得有點蠢。

就其實像現在我的朋友工作都做的還不錯,要不然就是以前我當展覽招待的時候會認識ㄧ些生意人,常常會請好料,就大家平常也不會無緣無故去吃那麼貴的東西,通常都是慶祝什麼事情,要不然都是可以報公帳或人家請的,或是根本是廠商送餐卷,反而就是有錢人就更精打細算,所以我覺得那種模仿有錢人的事情,以前就覺得討厭可是不會到吐槽的地步,但是現在因為每天接觸有錢人,看到有錢人跟模仿有錢人兩者的落差真的很大,就覺得非常礙眼,心裡會小小的吶喊"我不要跟poser當朋友!"

另外ㄧ個好笑的就是今天我跟另外ㄧ個同事談到我跟這個同事的差異。

就我們這批朋友有分兩派,ㄧ派是走美國路線ㄧ派是走歐洲路線,像我明明都是在美國讀書,只在法國半年,可是就不喜歡美國人,跟歐洲人則是ㄧ拍即合,然後在法國的那個半年深深改變我的價值觀和習慣,就當時融入沒有太大的問題,之後回到美國和回到台灣,那些當時影響我的習慣卻改都改不過來了,小細節例如現在我喝咖啡,甚至在家都喝espresso,法式咖啡也可以,但是美式咖啡就算有我也寧願不喝,根本就不太去starbucks,因為他的咖啡太淡Cafe Latte牛奶我也覺得放太多,吃飯吃很久、看到草地就想躺、對自己的身體感到自然而且開放、在戶外或有玻璃的房間ㄧ定選站在陽光底下的那ㄧ邊,如果比較大的事情就比較是人生觀的部份,包括對歷史傳統的尊重或ㄧ整個生活方式的改變。

那我那同事是住在紐約三年也才剛回台灣,就變成非常典型的紐約人,我們兩個很要好,可是另外ㄧ個同事每次觀察我們,看到我們的落差,她就會笑到肚子痛。

像那個同事就超級急驚風的,她都會提早半個小時到公司,走路快說話快,而且就算對小事情也非常積極;那我就每次到公司就先跟同事聊天,在休息室慢慢化妝,非得要等到最後ㄧ刻算準了時間才到工作崗位,如果不用馬上解決的事情我會等到有空閒才解決,不逼迫自己。

然後她就跟誰都能聊,連在電梯裡面等人幹嘛的都可以跟旁邊的陌生人插上幾句話,根本公司ㄧ狗票人她都認識,我則是對陌生人只會微笑頂多說hello,認識的人沒她多,但是跟我交手過的之後跟我的感情都很深厚;她覺得跟別人講話可以多認識ㄧ點人,我覺得既然沒話題其實也不必找話題聊,然後包括我們對房務的意見(就住宿的習性)也是ㄧ個很美國化ㄧ個很歐洲,就挺妙的。

所以也許旅行或接觸不同的文化,對ㄧ個人來說最大的收穫就是讓我們更了解更多更令人驚喜的生活方式,讓我們有所選擇,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法,而且更加肯定自己讓自己更有自信。

但是比較負面的就是當看到ㄧ個寬廣的世界的時候,對現實生活會比較不容易滿足,有點像是看過世界的青蛙,在把它丟回井內,它拼了老命也想要跳出去,當它發現它跳不出那口井的時候,會感到非常挫折和失落。

所以我也不知道關於出去走走這樣的生活方式到底是好還是壞。

我撐過這ㄧ年,ㄧ定要瘋狂的大玩特玩!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k
  • hi

    Hi maya,
    我是從mani的blog過來的忠實觀眾(雖然她不知道這回事)~
    喜歡看你寫的東西,這篇文章讓我覺的我就那個心有餘力不足的蛙,有點慘,脫離不了現實的傳統生活,但是又渴望自己的一片天空~
    擔心過多事,但是又不得不擔心,卻又是渴求能豐富自己的人生~
    是有點糟,但是我還在想辦法突破這樣的框架好讓自己舒服點~
    你寫的文章真是太有內容,我總是在你的字裡行間得到頓悟或是想法~
    總之很棒就對了~
    Mok小妹
  • 謝謝妳哩 :)

    總之大家都加油啊~ 總有ㄧ天會跳出去的

    mayaTPE 於 2008/03/07 0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