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2003年的那年冬天,我準備申請學校準備出國,工作就是當展覽招待還有即席口譯賺點零用錢,那時候認識了annie,兩個人每天形影不離,當時我住台北大學附近,她住環亞附近,我們都約在環亞樓下的starbucks見面,最常跟朋友聚會的地方就是加州後面的Sofa,我的交通工具是ㄧ台白色腳踏車,最喜歡騎的路是敦化南路,因為人行道可以ㄧ口氣讓我騎過去不會怕被車子撞,路夠大行人也不會被我撞,然後我喜歡走路,可以ㄧ口氣從民生東路走到忠孝東路,我跟annie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東區混完了,沿著敦南牽著腳踏車走,走到環亞她先回家之後,我就騎腳踏車回家。

我們有個朋友算是個小牌模特兒兼主持人之類的,她就都跟有錢男人交往,有次約了先去sofa喝東西再去luxy跳舞,結果她就跟她一個開SLK的台客朋友說有個很有個性的女生會來,然後說著說著我就騎腳踏車出現了還把腳踏車綁在路邊的那種“禁止停車“立牌上,她好像覺得很丟臉,可是我ㄧ點也無所謂。

喔,那時候我真的很猛,都會背那種backpacker那種大背包去超級市場買東西,買了之後就這樣騎腳踏車回家,可是一點都不會覺得丟臉。

我覺得那段時間真的超級無憂無慮的,可是還是會不開心煩惱一些小事情,例如那時候我喜歡一個男生可是他不喜歡我,他就我大學玩BBS認識的男生,大學的時候就當朋友每天聊天,中間好像有段時間斷了連絡,之後又開始一天到晚出去,我他媽的耗了ㄧ年在他身上連手都沒牽過,結果他跟我說他從來對我都沒感覺也沒喜歡過我。可是有次我們去clubbing,他去洗手間ㄧ去就去了二十分鐘,回來的時候他跟我說他去廁所的時候有個男生摸他屁股,等到他從廁所出來的時候,那個男生把他壓在牆上強吻,我問他那你有沒有扁他,他說沒有,因為這樣很粗魯,我當時覺得超詭異的怎麼可能會這樣。後來有次他喝醉了跟我朋友的男朋友在桌子上跳舞,我開始覺得有鬼。雖然他很愛說大家都說他很像ABC,我都不會介意這種無聊的事情,而且還是喜歡他;然後他跟我說他前一個交往的女生是一個加州的ABC,可是我當時看到他跟我朋友的男朋友在桌上跳舞的樣子,就知道他說他不喜歡我是真的。

可是這種事情還是有點傷人。

然後那時候就我替一個中文講不好的ABC當翻譯,他當時已經是某國際公司的亞洲總裁了,就他們那票都大概三十多歲尾,台灣那掛的都是那種非常有家世背景的人,說難聽ㄧ點就是家裡政商關係很好的紈褲子弟,然後他們就把我當小妹妹ㄧ樣很照顧我,教我很多事情,不論是品味或做人做事權謀之類的道理,我透過他們看了很多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接觸到的事情,他們也不避諱的讓我看到許多臺面下的祕密。

我不知道他們幹嘛到哪都帶著我,但是他們就是這樣做,然後跟著他們就見過很多大頭,還見識了銀行家私人俱樂部。

有次其中一個傢伙就喝醉,有點半強迫的想要把我帶走,我自己嚇到我朋友和其他人都嚇到,連他自己的朋友看起來都不安可是也沒有人阻止他或想要救我,annie就超猛的跟個俠女一樣衝出來替我解圍,我忘了怎麼搞的,反正最後我們三個人上了計程車,他送我們回家,在計程車裡面,我就開始大哭,一直哭一直哭,哭說為什麼沒有人真正喜歡我,然後他們看不進去真正的我,他跟我說他有看到,我跟他說bullshit,如果有看到他就不會這樣,他很安靜都沒講話。

之後的幾天,他和他朋友有打給我,我都沒接,倒是中文講不好的ABC,他有我的手機號碼我沒有他的,他有天打給我,我接了起來就ㄧ陣沈默,我想他應該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然後他問我最近過的好不好,我冷冷的說很好,他說改天出來吃飯吧,我說好。然後我就再也沒有跟他們有連絡了。

那個時候我過的很幸福,沒有煩惱壓力就等著出國,每天跟朋友鬼混,玩得很開心,認識很多人,看了好幾場大的fashion show,見識台北浮華的一面,可是很徬徨,我也說不出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應該就是生活當中沒有一個重心也沒有個目標,那種很虛的感覺,當時朋友的朋友邀我去頂替一個女生當走秀模特兒。

事前準備很久,表演的當天,我們和化妝師在地下室等候,因為很冷,就開了紅酒喝,大家都鬆散的在各處聊天,我站在樓梯旁邊發呆,突然間我往上看,而樓梯上站了一個男人,也同時往下看,因為上面很暗,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又把頭轉開了。

當時我美國高中同學Bonnie回台灣找我,全程陪我在秀場,另外還有Annie和我另外一個朋友,事後大家一起到Luxy聚會,我跟Annie坐在走道旁的椅子休息,沒想到遇到那個假ABC和我另外ㄧ群朋友,假ABC說他要單獨跟我說話,那個時候的我已經不在乎他了,所以看到他並沒有特別的情緒,然後他說他要載我回家,我說我還想要留在Luxy。

他走了之後,我回到annie身邊坐著,她問我剛剛發生什麼事情,我跟她說那男生說要送我回家,我們兩個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著話,這個時候Mat走過來,跟我說剛剛的show很棒我表現也很棒問我會不會緊張,我超討厭跟我搭訕的男生,超討厭男生對我奉承,所以當他跟我說話的時候,我只對他禮貌性的微笑,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就很健談的ㄧ直找話題聊,當我說到我要去奧克拉河馬的時候,他開始大笑,跟我說喔妳會愛上那邊的!(因為那邊很荒涼)因為他對我嘲諷的態度,反而讓我開始對他產生興趣,兩個人就開始聊起來,直到他朋友過來跟他有事情要說,他跟我要手機,我破天荒的把手機給了個只講了五分鐘話的人。

要離開的時候,在電梯裡面我又遇到他,他給了我一片口香糖,ㄧ直對我微笑然後說他會打給我。

結果他隔天就打來了,往後的日子裡,我們兩個人的點點滴滴,改變了我的人生和我的生活方式,至今他的影子還活在我的生活中。

兩年後的某一天,我在美國收到他媽媽轉寄給我的信,他在信中寫道,我不知道妳記不記得,在那場show,我往下看,看到妳,我停下來看妳,在那個時候,妳抬頭對我笑,又把頭轉回去,那一刻我永遠不會忘記,而且一直到如今,我還是可以確切的說出發生的時候是幾年幾月幾日的幾點鐘。

然後我才知道,那天我看到的黑影,是他。

那個晚上我哭了很久很久。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wispin
  • 他真的很愛妳..
  • 我對他也是

    人生很多無奈 這樣錐心刺骨的痛 一生一次 真的就夠了

    mayaTPE 於 2008/04/27 01:53 回覆

  • cow B
  • wow~

    wow~ ,真榮興我的大名總共出現ㄌ五次,宋啦 ! Am die-hard fan of ur blog! Luv U!!!
  • 哈哈哈哈哈 妳真的很白癡ㄟ

    我有個衝動把小p找出來看他現在變的什麼樣子

    mayaTPE 於 2008/06/13 12: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