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除了幫朋友的project或者經理交代的事情之外,盡量都讓頭腦放空,我想是之前吸收太多訊息了,現在是在消化之後再吸收的階段,然後就像吃東西幫助消化一樣,只能慢慢的等待,不然會拉肚子,所以這個階段就是什麼都不做,等著下個階段的來臨,但是有時候就讀讀失落的致富經典和祕密沒說完的事,讓自己能夠堅定信念還有穩定情緒。

有時候會想到感情的事情,今天看到我以前一個朋友啊,應該是他媽是我媽的朋友所以我們認識,他就以前娶了一個富家女,繼父在瑞士有ㄧ大片滑雪場的那種,好像當時交往四五年吧,結婚ㄧ兩年之後離婚搞得還蠻慘烈的,後來他就跟個波希米雅人那樣到處亂晃,有ㄧ陣子比較穩定了,就到紐約出差兩個禮拜,在這兩個禮拜當中就遇到他的真命天女,兩個人才剛認識就決定要結婚了,結果到現在還在一起,也結婚好幾年了。

我覺得有時候人經過很多的痛,才會去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還有自己犯過的錯,或學會要如何避免別人犯的錯去傷害自己,就事故老練了,所以當他遇到一個對的人,他可以很快的知道這就是他要的人,ㄧ點也不浪費時間的就把人家定下來因為他非常清楚知道錯過這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遇到了。

然後慢慢的當我的人生也走到快要三十而立的時候,也開始對很多事情有所體悟和認識,對很多事情開始看得到那個insight(我們董事長超愛用的字),然後做對的決定的機率開始變高,也比較知道自己要怎麼邁向幸福和避免傷害。

其實我ㄧ直走到現在,感情ㄧ直都是大風大浪,所以慢慢也有些體會,例如說,有時候妳因為尋尋覓覓等不到那個妳要的人,所以降低自己的標準,要自己的心要安分而且滿足,但是就好死不死當兩個人的感情建立之後,就會出現那個更適合妳的人,那這個時候怎麼辦?是要劈腿,還是要做違背自己的心的事情跟一個妳比較不愛的人在一起?我當時選擇了跟我比較不愛的人在一起,因為我覺得他是我做的選擇,而我要對我的選擇負責,而且我身邊的那個人真的很愛我,我沒有權力自私的為了成全自己而去傷害他,所以就走到感情到了底,才分手,而我自始自終都沒有跟那個比較合的人在一起。

但是這也沒有什麼不好,因為在我單身的那個階段,我成長了很多,而且看了很多,後來我大學畢業了,開始工作,那個後來我沒在一起的人有天突然打電話來,想要跟我見面,我當時午餐時間他跑來我工作的地方樓下等我,我們ㄧ起去吃飯,我突然覺得他好陌生好陌生好陌生,然後他再也沒有任何吸引我的地方了。

所以我學到兩個教訓:第一,不要將就自己在一個不是那麼適合自己的人,因為當遇到ㄧ個真正適合妳的人的時候,妳要怎麼辦?第二個就是有些人有些東西就算妳很想要,也不一定就是ㄧ定要得到,還有不去做傷害別人的事情永遠都是對的,雖然妳會渴望,可是沒有人會因為妳的自私而受傷害,包括妳自己。

當然每件處理過的感情事件,都會成為自己的經驗,知道什麼該碰什麼不該碰,就出現了自己的邏輯和哲學,告訴自己該怎麼做,還有要如何做決定。

有時候會覺得很不公平,就我有個認識很久的朋友,應該也不算朋友啦,就朋友的朋友,每次都跟寄生蟲一樣寄生在男生身上,等到這個人被吸乾了,或者開始不爽她了,她就開始找尋下個目標,然後她也樂此不疲而且生活過的很好,ㄧ天到晚吃好料穿好的玩好的,ㄧ晃也這樣晃過好多年,而且越玩越大票,就好像身邊都會出現幾個這樣的角色,靠男人過活,也不認真工作,可是你也沒看過報應發生在她身上或有什麼不好的karma,我覺得要是喚做我,我會良心不安,因為虧欠別人太多,自己付出太少,但是這真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吧,就有些小時候的觀念養成所以改不掉,但是如果小時候我爸媽就教育我,“女人就是要夠媚,抓住男人就不要放手“,那也有可能我在做這樣的事情的時候可以毫無罪惡感。

所以也不知道這樣是幸還是不幸,然後這樣的機會也好幾次掉在我身上(嚴格說起來是兩次),而且比身邊女生的還要大票,都是ㄧ出手,幾十萬跑不掉的,我身邊朋友都說我拒絕真的就是瘋了,而且“說不定對方就是你的真愛,不然不可能對妳那麼好“,但是心裡總是不踏實,就像“如果在clubㄧ夜情認識的對象就算認真起來也不會幸福“那種感覺,我不知道是我過於保守還是愛自己名譽愛到有點過度,所以當下就拒絕了,人家放話說“妳要好好想想。“我搥胸頓足後悔了ㄧ陣子,五天過後還是跟家說no。

所以說,這都是命吧。我就是沒那種命。可是為什麼老娘這樣堂堂正正做人,認真工作,不玩弄人家感情,出去吃飯分開買單,結果後來還是單身到現在勒?而且連日本清水寺台灣龍山寺霞海城隍廟的符都求了,跟我求或幫我求的人都結婚了有的還有小孩,我還是單身到現在勒?真是不公平啊。

總之心裡的小抱怨還是有的啦。

這幾天上大夜,日夜顛倒,除了上班時間,都是把窗簾拉上,開小燈,電視開著可是幾乎靜音的方式躺在床上什麼事情都不做,而且連吃飯都懶,不然就是叫pizza hut的韓式泡菜燒肉吃,所以這個時候頭腦就會ㄧ直轉,想著很多過去的事情,也因為太陽晒不夠,所以心裡會有點陰暗,就會想著過去ㄧ些不好的事情,包括傷害別人和被人家傷害的,或者自己過去曾做的一些蠢事,我的結論就是,過去的事情人家怎麼對你真的不需要想太多,因為當妳還在有著被傷害的感覺或者對過去某些事情還有感覺的時候,妳很難用ㄧ個客觀公正的立場去站在別人的角度想事情,所以對整件事情也看不清楚,也許就是又要經歷ㄧ些新的事情,然後把這段過程情緒上的感受整個rewrite過後之後,就可以客觀冷靜的看自己的過去了吧。

我覺得傷害別人真的跟自己被傷害ㄧ樣難受,因為不心安理得的時候,不是別人在傷害妳,是妳自己的行為傷害了妳自己的心,然後妳自己不能原諒自己。

總之下個我遇到的人,我ㄧ定能夠第一眼就辨識他,如果事情ㄧ有不對勁,我想我也能夠很快就抽手。

我還是會想到跟julien的事情有時候,我想也許一開始就是錯誤的,他不想有認真的感情,可是卻遇到了我,原來想說退ㄧ步用很casual的態度面對就好,可是兩個人卻又越陷越深,然後感情ㄧ直都很多波折,阻撓了我們原來該走的路,所以兩個人隨時都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可是真的要切割的時候,又切割不下,真的切割了,我傷得很深,反倒是我先走出來,他沒有,所以說,其實在看感情事後會怎麼發展的時候,真的很難用眼前的狀況去判斷。

對藍衫將軍,則是無奈,我們兩個人也許在很開始的時候就知道彼此不合適,可是有時候感情是不能用理智去衡量的,而且常常越處於逆勢的狀態,感情反而更炙熱,我覺得人就是有這個毛病,老愛證明感情非常堅貞,就算他非常脆弱,所以越多人反對,距離越遠,兩個人反差越大,兩個人就越想要在ㄧ起,幹。所以勒他繼續全世界跑,最近到了埃及到了摩洛哥,如果我當時選擇跟他在一起只有兩條路走,ㄧ個就是繼續摸不清他在哪裡的狀況,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然後精神全部放在ㄧ個“空“的狀態下,他也會被我受影響,因為我拉著風箏的手,永遠都會因為線不夠長不能讓他飛的更遠;如果我們結婚,我搬到歐洲,他會需要選擇放棄自己的事業,或者,我要放棄自己的事業每天殷殷期盼他能夠結束旅程回家,這都是非常不健康的感情,因為我們為愛情犧牲太多,就會責怪自己從愛情當中得到的太少,所以當時當機立斷斬下這段感情,是必需的,只是有時候想到,還是會有淡淡的哀愁。

大學的時候覺得自己讀書好辛苦,因為讀的是“四大會計系“之一的淡江會計,讀到根本就是想去撞牆,而且因為我本來就活潑愛玩,所以看人家能夠這樣快快樂樂的過而且還可以打工,就很羨慕。

然後那時候在淡卷廣場BBS認識了ㄧ票都愛聽團愛玩的朋友,其中有個就當時我忘了是讀什麼學校,就二專之類的,那時候她就在club打工,所以認識 ㄧ狗票“很酷的人“,起先是先兼職酒促小姐,後來就在台北某間非常有名的夜店上班,多多少少都會羨慕她混的很開,玩得很瘋,因為我的身分就是沒辦法上我像 她完成那樣,然後她當時就跟著她的老外男朋友跑去巴里島泰國有的沒有的地方住villa和派對,而且都是男朋友出錢,然後當時她光是打工ㄧ個月也有三萬 多,帶我和另外ㄧ個女生逛遍大大小小的夜店,那時候還去了很多那種私人club(就要是會員才能進入的,沒掛招牌,ㄧ般人也不知道),她的生活跟我的慘綠 生活真是形成很大的對比,雖然那時候還是有玩得很瘋的時候,但是跟她那樣的生活還是有ㄧ段距離。

然後當我後來出社會要認真工作的時候,她還是薪水拿的比我高,而且因為在夜店上班,上班都還可以喝酒勒!結果後來我們之後慢慢斷了連絡,有次跟 Mat去ㄧ個派對,沒想到當時吃飯同桌有她,那時就覺得我們兩個人開始有距離,我也沒辦法說清楚是怎麼樣的距離,可是就是我不會再那麼羨慕她,覺得她有她 的生活,我有我的。

出國回來那陣子因為沒工作,靠在夜店工作的朋友去夜店又不用錢,所以反而就常常耗在那邊,然後遇到她,兩個人就會update現在的狀況還有朋友近 況,她就嗑藥嗑到過去五年的事情幾乎都記不起來,後來就在夜店和私人招待所上班,之後除了三五六在夜店上班之外,其他時間等於是失業在家,靠男朋友養。

其實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心裡也很複雜,就真的在短短幾年之中的時間變化太大了,可是真的也讓我知道,很多事情是會pay off的,然後每走ㄧ步路,每做ㄧ個決定,我們就把自己推向那樣的ㄧ個人,很多事情不是看眼前,而是看長久之後,我們不能說為什麼我們那麼認真努力過生 活,可是我們得到的卻比走捷徑的人少?不管是在工作或感情上都是,但是其實事情是不能這樣看的,因為日子還很長,我們只是在預防自己不要掉入自己的賭注之 中。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NA
  • 你真的就是一個很愛自我挑戰跟反省的人,寫完一大篇日記後應該都會有比較舒暢好睡一點點吧?? 像你說的那種"靠男人養"的女人啊,我想她們自己大概會覺得能這樣靠男人養也是要功夫的。她們應該都有一本流傳在手上的:第一次靠男人養就上手 的書。
  • 或者"如何睡出ㄧ片天"

    mayaTPE 於 2008/10/18 0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