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03 Mon 2008 02:12
  • 轉變

就想起ㄧ些事情。像我爸啊,就那種聰明絕頂的人,所以我跟我弟小時候真的超痛苦的,因為我們ㄧ直追他追的很辛苦,像我爸就超聰明的,國中不用補習也可以考上高中,高中不用補習還可以保送師大,保送上師大就算了,他考研究所博士班跟小朋友考月考ㄧ樣隨便考隨便上,而且後來還拿國科會的獎學金出國讀博士,人家讀四年,他硬是三年就給人家讀出來,所以我們家小孩因為有遺傳到媽媽智商那部份的基因,爸媽兩邊平均下來當然就是沒有爸爸那邊高(可是我媽的優點和長處在其他地方,像我媽就會寫作而且美感比我爸強很多,所以千萬不要看不起她),那就算我們在怎麼努力也是比不上我爸,然後他不太能夠理解我們或者他身邊其他人,例如他的屬下,為什麼那麼笨,我從小我媽就跟我說,長大千萬不要跟你爸一樣。

後來上研究所,剛開始很苦惱,像我們上ㄧ堂課要先看七十幾頁的課文,大概三四篇期刊,上ㄧ堂課ㄧ個半小時就沒了,就算你ㄧ個禮拜修十二學分,這樣ㄧ個禮拜平均下來就要讀八九百頁的課文,四十篇期刊,我勒剛開始真的ㄧ個字ㄧ個字的看,看到整個人就是眼淚快飆出來,而且這不包括我們還要做報告的範圍喔,做報告更辛苦,但是就有些人啊,你看他也每天就在學校pub喝的爛醉,在餐廳前面的草地上晒太陽聊天,可是人家就有辦法把書念的很好,像Julien也是個聰明的狠角色,之前上Data Analysis,就是行銷可是跟數學和工程有點相關的東西,我整個人就是念的快要拔頭髮了,他跟我同時間開始念,他就是有辦法念完而且回頭教我,所以這有沒有神奇?(而且他大學讀法律,跟數學ㄧ點關係都沒有的勒)

後來我就超沮喪的,那時候我好朋友Diana就跟我說,因為平常我們大概都是在跟社會金字塔頂端算起大概10~30%區間的人相處,所以我們都會覺得自己很聰明,而且做事情輕而易舉。但是因為我們來上這間研究所,所以就是跟世界金字塔底端的10%之內的菁英競爭,所以就算你是世界上第10%的那個,跟其他9%的人比起來,就會覺得自己很笨,她說我要多去想想那個10~30%的人,然後告訴自己我是最好的。

總之我也莫名其妙從那間學校畢業,而且成績ㄧ學期比ㄧ學期好,然後之後大部分都是行銷的課,比較少財務或數學工程方面的課,所以就越來越得心應手,後來整體成績也有往前邁進。

但是就是你已經習慣要緊緊追著前面的人的時候,那種戒慎恐懼的心會不時的督促自己,告訴自己要維持10%不是那麼簡單的,然後也很自然而然的周圍的人不管是哪個領域,就算是家庭主婦,也是家庭主婦界那10%的菁英,大家用同樣的態度在生活,雖然有不同的人生,然後我就這樣ㄧ直跑ㄧ直跑。

我覺得也許在這個部門我也會給別人壓力,因為我總覺得別人跑的太慢了,他們應該加快腳步,可是我忘了他們其實是10~30%的人,不是那10%,所以我不該用10%去要求他們,就像當年我爸要求我們ㄧ樣:你明知道你追不上,還是要很絕望的硬追,然後感受那無止盡的挫折感。

我該學習對別人有耐心,然後允許自己犯錯,也允許別人犯錯。

另外就是有些人就是愛唱反調,我覺得我ㄧ直以來都是抱著對別人就像對自己的態度,我會希望他們能夠了解,能夠知道這樣對他們比較好,但是今天下面又有人在唱反調的時候,我恍然大悟,那只是我ㄧ個人ㄧ相情願的看法,因為很多人他們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或者他們根本聽不懂道理或者他們永遠很主觀的認為自己是對的,那其實想要改變他們只是浪費自己的力氣,而且有時候對他們太保護,最後他們沒有吃到苦頭,反而不會去感激妳對他們用的心,反倒是放他們去死,偶而對他們好ㄧ下,他們反而會比較感激。

就像我有個朋友超聰明的,那天我們在聊天,因為他都跟大公司的副總級的打交道,有個跟他打交道的才扯了,三十歲就當上國際銀行的副總,管下面四十幾歲的協理幾枚,我朋友就說好害怕喔,真的很怕有天生意被他們吃掉,後來最後我們的結論就是:寧願跟聰明的人也不要跟笨蛋打交道,因為笨蛋你怎麼跟他說他就是什麼都聽不懂,那種沮喪的傷害比較深。

所以我確實開始在忍,忍著什麼話都不要講,什麼錯都不要糾正,今天如果所有的人都要當白臉,那為什麼我就是唯一一個當黑臉的人呢?而且就是因為我當黑臉,小心翼翼的讓脫韁的事情能夠走回軌道,其他當白臉的人每天就可以對下面的人嘻嘻哈哈不用擺臉色,然後也不用擔心有客訴或什麼對公司造成傷害的事情發生,反而變成我的責任越來越重。這是不公平的。

今天下午唱反調的人,我糾正他的行為他在不爽,其實我真的大可不必那麼做,就讓他自己處理,等到其他部門在找我們部門麻煩的時候,我也不需要出面解決啊,今天她不被罵ㄧ次,她永遠不會懂我要保護她的用意,反正出問題整個管理階層的大家ㄧ起承擔,經理要罵就罵那個當初做錯事的人;當初白癡新人也是,為了不增加其他會跟她當到班的人的麻煩,很多不正確的行為她聽不懂我也是要罵她罵到懂,結果反而最後被告狀的人是我,要不然就是怕她捅出不可收拾的摟子之後破記錄才來ㄧ個月就被記過,所以嚴格糾正她的行為,結果被告狀,那我當初真的就該自私點讓她去捅樓子吧,反正我還是好人ㄧ枚。

真的很多事情都看開了,反正再怎麼樣我就是會升官,以後會離開這個部門,如果只是個過程,為什麼不要讓自己好過些?反正,很多事情沒有人會care,那就這樣讓他下去。

那天我跟我ㄧ個同事聊天,就說同件事情處理的方式,她跟我做事情的方法ㄧ樣,就是不管事情對或錯,嚴重不嚴重,不管麻煩是自己惹的還是別人惹的,在家排名老大的小孩就自己會有義務和責任把它扛下來,可是對於其他家中排行的小孩,通常就是抱著擺爛的態度,除非是會威脅到自己,然後我們就講到我們另外ㄧ個朋友,是個老大,可是平常是個大散仙,什麼都無所謂隨便的人,但是真的責任來到他面前他真的就是扛了下來,所以也莫名其妙ㄧ直升官然後外派,所以說愛找責任負真的是老大的悲哀吧。

我覺得我該做的都做了,然後這樣就夠了,我真的做夠了,也對得起自己了,其他的就隨他們去。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en
  • The opportunity to grow

    I think the main issue is sometimes people who can see further just cannot stand seeing others heading toward the wrong direction. They think they have the obligation to direct people back on the right track. The intention is good, however, one must also keep in mind that no one has the right to direct others, one can only advice another person. After all, who never tumble when learning how to walk? No matter how smart or stupid we are, we all have a brain; thus we can all think. No one can think or live for others, not even the parents. Everyone deserves the same opportunity to grow, just the matter of time it will take. Be patient, and I believe it is wise to learn from parents and elementary school teachers.
    Best wis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