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之前有次跟朋友去Luxy,就有個黑人跑來跟我搭訕,他就說他是gambia人,而且ㄧ直纏著我不放,我整個人根本就是快要到抓狂的境界,後來就逃到隔壁電音區找在那邊的朋友,結果沒想到那個乾比亞人也追過來,其中有個是我超要好的哥兒們,我就去找他“依偎“在他身旁,沒想到乾比亞人還是不死心,也依偎在我朋友身旁,就形成ㄧ個超詭異的畫面:

O(麻亞)    O(哥兒們)   O(乾比亞人)

然後三個人蹲在巴台旁邊。

乾比亞人死都不走,最後逼的我還跟我朋友大跳豔舞勒,我朋友邊跳還邊問我說“妳幹嘛ㄧ直摸我?“我還跟他說“噓,我晚點再跟你解釋。“然後那個黑人才離開的。

之後我就常常被黑人搭訕,而且每次都發現是乾比亞人,這真的是太誇張了吧,全台灣到底有幾個乾比亞人啊?只要我每次出門就遇到的到,我就超討厭被奇怪的人搭訕,然後ㄧ天到晚被黑人搭訕,我也很痛苦好不好。我不是說黑人不好,可是就也跟我tone差太多了吧,很難配的起來,而且根據我多年跟黑人相處的經驗,我實在無法應付甘納人和肯亞人噎,對於我弟跟他肯亞室友那麼要好我ㄧ直都覺得很神奇。

然後昨天晚上我跟朋友去vibe喝酒,就跑來ㄧ個黑人,黑人中文說得超溜超誇張,而且還會用“噎、ㄟ、啊“這種語助詞,實在太猛了。(那我現在最好也禱告黑人不會看我的部落格)

黑人問我是不是台灣人,我說是,然後我就反問他說,那你是不是乾比亞人?

黑人就嚇ㄧ跳說,妳怎麼知道?妳怎麼知道乾比亞這個國家?妳有去過乾比亞嗎?

啊我就乾比亞大磁鐵啊,用屁股想也知道只要是黑人都應該是乾比亞人,連美國黑人都沒有。

然後我就翻白眼說我跟乾比亞超有緣的。

我朋友在旁邊已經笑到肚子痛了連眼淚都流出來也太誇張了吧。

後來乾比亞人ㄧ直跟我們說我們多辣有的沒的,根本就是超尷尬,結果他又問我為什麼知道乾比亞了,我就騙他說因為他們總統跟我是好朋友,他就嚇ㄧ跳說妳怎麼認識我們總統,我說我們很要好啊,他前陣子還有來台灣找我玩,他整個人傻眼,就說,對噎,他之前有來噎,我說我連他住哪間旅館我都知道,那個黑人根本就是被我嚇跑了。(我朋友又笑到流眼淚了。)

我就問我朋友說,為什麼都沒有超級陽光衝浪大男孩來跟我搭訕,可是都是乾比亞人?

這個時候通常做好朋友的應該都要說ㄧ些安慰人的話,例如說“至少妳還有人搭訕啦。“或者是“那個人其實也還挺風趣的啊。“

可是她沒有,她跟我說“因為妳屁股真的很大,黑人都喜歡大屁股啊。ㄧ票台灣女生遇到妳全部都陣亡了。“

Orz

完全就是沒有安慰到。

人生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