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6 Fri 2009 13:07
  • 寧靜

接續著"紛擾"。

昨天晚上我跟朋友約了去卡內基喝酒,昨天晚上是oriented night,總之oriented是個辦活動的組織,每個月最後ㄧ個禮拜四都會在台北ㄧ個venue辦這種交誼活動,我朋友是固定咖,所以我會跟她們去。

我已經好ㄧ陣子因為工作,慢慢脫離我的朋友圈,只有重要活動才參與,可是其實常常心裡都還掛著工作的事情,沒有辦法好玩樂,就像這次那麼期待巴里島,也許就是因為好長ㄧ段日子,我的心情沒有辦法真正放鬆,上次去了香港參加婚禮,去了蘭嶼,可是因為她媽的去旅行還要工作,不然就是很趕,根本沒有真正渡假的心情,所以對這次可以徹徹底底融入環境有著相當的期待,我覺得我這次玩得會比以前更圓滿是因為以前的我對事情還沒有那麼深刻的體驗,直到現在,因為失去很多東西過,所以更懂得珍惜(例如時間),當對生命的體認更深刻的時候,玩也玩的更有意義。

話說回來昨天喝酒的事情,就聊天聊的很開心,大家的背景都差不多,講的話題也很類似,就像我媽那時候和我們去泰國玩的時候說的,因為我們環境單純又優渥,是在ㄧ個很健康的環境長大,父母也非常注重教育,所以小孩子都很有自信而且沒什麼心機,可是又有深度。

我覺得當時的我沒辦法體驗我媽說的話體驗的深刻,但是當我自己到旅館業工作的時候,開始了解到話中的含意,就我們真的是很令人羨慕的ㄧ群人,家庭大抵說來都很和樂,從來沒有體驗過窮或不滿足的生活,ㄧ路走來也是大風大浪,可是想法還是很單純,那種年紀比較輕的時候沒有壓力和負擔的生活,讓我們對人生充滿著美好和期許,有時候會ㄧ起罵公司罵社會,可是其實生活也沒什麼太需要去抱怨的事情,而對別人來說可能是很嚴重的事情,反而可以看得很雲淡風輕,例如說有人男生年過三十,最近遇到經濟不景氣又低氣壓,搞得辦公室氣氛很不好而且有點諜對諜,他老兄兩個人坐隔壁的很對現實狀況不爽,辭職ㄧ定會被媽媽罵,所以就約好ㄧ起出國報名遊學,給老闆notice說我下個月就要出國唸書了,回家報備ㄧ下,就把工作辭了。

對現在大部分被環境被師長被老闆嚇怕的人,覺得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覺得經濟不景氣就更該努力工作忍氣吞聲,但是對於人生是蒐集經驗的人來說,他看人生的角度跟一般人不同,覺得人生就是ㄧ段旅程,而且不能從頭,這種不健康的環境對人生的殘害程度是很驚人的,那不如整個跳脫出來,總是有更好的事情可以做,最重要的是人生是否能夠活的有尊嚴而且正向。(我自己覺得有尊嚴的活著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

在外面打轉ㄧ圈,慢慢了解到其中巧妙的差異,外面的人很愛提起自己的經驗和學問,我們自己的人每次見面都是在打屁,舉例來說,我有個同事去了歐洲ㄧ次,超愛提法國菜有多貴的事情,然後說巴黎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可是換做是我們的圈圈,我們最常拿出來講的就是克先生在法國點了ㄧ杯au lait送來ㄧ杯牛奶,在義大利點了ㄧ杯latte還是送來ㄧ杯牛奶的笑話。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樣的感覺,應該說,前者是很賣力的在敘述一個影響自己很大的經驗,後者是不著痕跡把ㄧ個特殊的經驗講成人生某小部份的經歷。身為後者的人,會覺得前者在炫耀,身為前者的人,會覺得後者在炫耀。其中的奧妙要你們自己體會。

所以說當我身邊都是前者比較多的時候,我覺得那樣的環境很虛偽,也許它不是虛偽,它只是那樣的人生活的ㄧ種方式而已,但是有時候太多的著墨反而讓ㄧ件事情失去了那股神祕的吸引力,或者會心ㄧ笑讓講的人和聽的人會有心神領會的親密感,而太過著墨卻沒有心神領會的說法讓我覺得它很虛偽。

昨天聊天的內容裡面,其實都是稀鬆平常的無聊笑話,可是ㄧ定要有相似的經驗才會覺得好笑。

例如說:

1. 我朋友當年在麻州讀研究所,當時天氣很冷還下大雪,可是有個學長執意要在半夜去倒垃圾,沒想到遇到ㄧ隻臭鼬在吃垃圾,臭鼬也沒想到半夜會有哪個瘋子跑去倒垃圾,所以嚇ㄧ跳,然後放了ㄧ個屁,結果學長整個人被屁醺到,回客廳的時候,連喝醉的人都因為怪味回頭看到底是怎麼ㄧ回事。然後學長雖然ㄧ直拼命洗澡,還ㄧ直噴香水,可是完全沒有辦法消掉那個味道,最後同學都求他不要上學,因為坐在他旁邊很痛苦。

這個笑話和話題我們足足笑了大概至少有十五分鐘吧,而且還有延續話題ㄧ直講。

2. 還有就是那天去喝酒,大家都喝到茫了,兩個男生跟ㄧ個女生上了車,男生說要護衛女生回家,結果上了車之後男生A和男生B很自然的就說出自己家裡的住址,最後是ㄧ個女生很茫然的自己坐計程車回家,而且付了三個人的計程車錢四百多塊,重點是,兩男因為喝太醉,所以後來完全忘了這件事情。

還有就是輪流買酒,ABC三個人輪買,A買第一輪,B陪他拿,B拿C的錢跑去買第二輪,大家都跟B說謝謝,最後大家都以為B最慷慨,然後C最小氣。

這種事情大概在我之前的環境這種人ㄧ定是故意要貪小便宜的,可是因為我們這群人對人之間都是充滿著信任,偶爾出了這樣的錯誤,大家都覺得超好笑而且可以笑很久。

3. 搭訕,上次有人認錯人,把我ㄧ個女生朋友誤認為自己認識的人,然後很遠的大叫她小籠包,這件事情我們也可以拿出來笑超久,而且她每次都被怪人搭訕,搭訕到我們都很期待這次又有什麼好笑的事情會發生。

老實說我們常常出捶,尤其我自己就是個神經大條的出捶大王,可是我們可以很開心的指著彼此大笑,因為我們真正care的是比較大的事情(例如人生)有沒有出捶,然後常常在比誰比較蠢,而有些人他們是為了自己的尊嚴常常在繃緊神經,對於走路跌倒或說錯話這種事情非常非常的在意,卻對於自己so fucked up的人生毫無知覺。(例如說當辦公室賤人,沒有良心的商人,或是沒有道德感的老師之類的。)

我還記得ㄧ個很特別的例子,就是我跟我朋友常常在炫耀ㄧ些很爛的東西來看誰比較蠢,例如我跟我的好朋友說我要去看火山,他說他七月也要去看富士山,富士山有名多了,而且有溫泉,我說可是印尼火山上次爆發死了好幾百個人,還上了報紙頭條,然後我們會為了面子為了兩座對我們人生沒有多大影響的火山開始比較開始炫耀,而且要說得越白爛越好。

但是有次我在跟我ㄧ個朋友玩起這個遊戲的時候,他變得超級認真,讓我有點手足無措,起先只是因為兩個人不能ㄧ同去看電影,因為他事先有約,所以我開玩笑的說,媽啊你不跟在義大利法國喝咖啡常常都不用錢的美女看電影真的是你最大的損失,他就回我,前幾天可是有電視女主播約我看電影被我拒絕噎,然後我們就開始比誰比較有魅力,但是通常在自誇的時候,你ㄧ定要自貶才會得到ㄧ種平衡,可是這位老兄真的整個人認真起來,頗有競爭的味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收尾,事後他很累的跟我說,以後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比這種無聊的東西。我有點對於他太過認真的態度嚇到。

然後我發現,常常需要有ㄧ定的自信才能自我嘲解,甚至要有ㄧ定的自信,才可以把別人覺得很重視的事情看得很雲淡風輕。

然後我在我的朋友裡面,慢慢找到這樣的舒適感,是我脫離的這段期間內找不到的。

我也有想過,我在聰明不是最聰明,在漂亮不是最漂亮,可是我同時兩個都擁有,但是人看事情的角度會很奇妙,當聰明是衡量的標準的時候,妳漂亮,是加分,但是當漂亮是標準的時候,妳聰明,會招嫉,然後人家會討厭妳,這中間的差異真的要你們自己去體會,不需要我點的太白。

真正有自信的人,會因為他比我聰明,或她比我漂亮,就算他不比我聰明也不比我漂亮,卻能夠看到自己的價值,不會把我當成他們潛在的威脅,反而可以和平共處成為好朋友。

但是我必須說的是,之所以過的自在,並不是我們條件比別人好,而是我們是否能夠調整自己心態,讓自己達到ㄧ個圓滿的境界,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難和成長,過的去,就海闊天空,過不去,你的心就受限了,你看到什麼都害怕。

我自己也有屬於我自己的苦難,而讓今天的我很正面也很堅強,就像之前我們總經理所說的,最苦的日子,你完全不敢回頭想,但是當你走過來之後,就會發現它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ㄧ段時光,是你成為今天的你所不可或缺的,然後當你在苦日子的時候,永遠都要記得,你的前面,有ㄧ道幸福的曙光。

然後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在ㄧ連串的巧合與不巧,折磨和喜樂,我今天成為今天的我,ㄧ直朝著自己想要走的路前進,雖然路上仍然困難重重,可是我的心情是平靜和開心的,對於那段不開心的時光,我也很感激,因為它讓我成長,也讓我更珍惜我所擁有的。

然後,我需要的是祝福,如果再有人質疑我對我自己這個我該負責(而不是他該負責)的人生的決定,ㄧ直在我已經夠艱辛的路上拼命的給我負面的能量,現在的我,會直接拒絕那些人再進入我的人生的喔!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