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好像會有點沈重,也有點背景,所以請先看這些文章:

http://phyllischan.blogspot.com/2009/01/blog-post_09.html

http://phyllischan.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05.html

http://zh.wikipedia.org/zh-tw/深藍孩童

http://mayatpe.pixnet.net/blog/post/14403778

最後那篇是我2007/04/29那個禮拜日寫的。有沒有很恐怖,內容就ㄧ整個是靛藍小孩內心的話。

在wiki裡面寫到,靛藍小孩有超強的抵抗力,這是真的,我小時候冬天可以在寒流的天氣把衣服脫到剩下ㄧ條內褲去玩水。

我想現在看這些資料,心裡最毛的應該就是我媽,因為發生在我身上很多她不能理解的事情,現在她知道為什麼了,而且她會發現我爸也有同樣的症狀。

然後說靛藍小孩有的有很強的直覺有的有通靈的能力,有的可以ㄧ眼看穿ㄧ個人,我媽大概也是會覺得毛毛的吧。我小時候好幾次堅持我看到一些東西,例如游泳的時候有個藍色的大哥哥ㄧ直抓住我的腳把我拖下去,或是有個女的跑到二樓的廁所之類的東西,常把我媽嚇得半死,她會找很多的理由告訴我那不是真的,可是我非常相信我看到的是真的。我記得去年我媽來找我,我又想到這件事情,就故意嚇她,跟她說剛剛有個男的站在那邊,可是他走了,我媽說妳怎麼知道,我就回她說“因為我有靈異體質”,我媽臉色ㄧ變就說不要胡說八道相信那些東西。

然後有些事情我會非常相信的我必須去做,或者非常相信事情會怎麼發生,就像我在前面說的,會有個聲音一直告訴我我必須這樣做,如果我不這樣做,那個聲音會ㄧ直干擾我讓我不得安寧。還有預見未來也是,小時候我好幾次做夢夢到一些場景,然後那場景在未來就會發生同樣的事情,我很小的時候有跟我媽講,我媽跟我說那個只是湊巧而已,這種狀況ㄧ直持續到我大學還在發生,大學畢業後就比較少見了;另外就是之前工作上發生ㄧ些事情,我已經預見事情會怎麼樣的發展,所以極力的勸阻上面的人不應該這樣做,我整個人大崩潰,可是大家都把我當瘋子,結果事情分毫不差的就照著我的“預言”走,連我們最大的老板知道後都嚇壞了,公司開緊急會議處理這件事情,然後最後是照著我的建議把整件事情處理到ㄧ個段落。

我覺得很多我的想法感觸,是很多人難以理解的,也許結果和最後的想法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在事情的過程當中,對周圍的人來說,我的反應和想法非常的不合常理,也許過了ㄧ段時間之後,他們會看的出來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在當下,大部份都是錯愕。

就像那天我跟我媽說靛藍小孩這件事情,我媽批哩趴拉的不停跟我說,我不能瞭解當初她養我有多辛苦,還有說我爸也是讓她很辛苦,說我跟我爸真的很像,也難為她了。

我覺得我跟我爸很像的地方就是ㄧ個很強烈的企圖心,想要讓這個世界更美好,我覺得我爸在這方面的挫敗比我還大,而我是慢慢懂得如何去調適自己不要因為理想和現實當中的落差而沮喪。

這幾天我都在看靛藍成人的地球手冊這本書,覺得很多事情讓我很豁然開朗。例如說:

五〇年代科學家在日本宮畸縣做猴子的實驗,所以把甜藷丟在地上給很多猴子吃,甜藷好吃,可是檢起來吃都會有沙子,有隻年輕母猴子就發現拿去洗乾淨之後就沒有沙子了,起先只有她這麼做,後來其他她周遭的年輕猴子也開始這麼做,過了ㄧ段時間,比較老的猴子才開始這樣做,這散佈的速度很慢,可是當到某種程度時,擴散的速度是用倍速增加,甚至飄洋過海到九州的高碕山的猴子也開始有了這樣的行為。科學家認為這是正面改變對人類所造成的影響,心靈的溝通可以很快速的散佈出去,即使我們看不到,我想這就是會感染的集體意識吧。

堅持理想真的很辛苦(也很痛苦),我爸他是個非常正直的人,他只堅持做對的事情,所以他大半輩子過的都是鬱鬱寡歡,因為他不能理解為什麼真理已經不再被人推崇,然後到了我,我覺得我的周圍這種狀況對我來說,我身邊多了很多與我類似的人,然後我能夠感受到周圍的人也許當初想法跟我不一樣,慢慢的卻也會開始改變,如果換個角度想,也許我爸就是那第一隻母猴子,我是她周圍年輕的猴子。

很多事情看似不相關,可是確有存在的意義,上帝就像在不斷的考驗這個人,看他會不會受到誘惑,不會的話,祂會給這個人更大的任務。我爸爸師大畢業後分發,當國中老師,之後讀了碩士到商校教書,然後先到大學當講師,讀了一個半的博士(一個國外,半個國內沒讀完),然後在大學當教授,而且教的是老師和校長,他能夠影響的人的範圍是不斷的擴大,當上帝要給他ㄧ個校正視聽的工作的時候,會不斷的試驗他,而且不斷的給他誘惑(例如說在國中大家都在幫學生補習,他堅持不肯,而且義務幫窮困孩子做課後輔導;),其他太政治化的東西我不說,但是一路走來,他通過層層考驗,上帝給他的責任也就越來越大。

然後對於我,看了這個書讓我比較坦然的是,去學會接受這個世界的不完美,也包括我自身的不完美,我的努力並不是沒有發生作用,而是它發生的太早,我們還沒機會看到,現在學會看到很多人在做不好的事情,而不會感到沮喪,會想,至少我已經改變我身邊幾個人,他們開始改變態度,而且摹仿我做事情的方式,作對的事。

說到這邊,我說說那個義大利人吧。

就是其實常常在說什麼做什麼的時候都會怕人家不能接受,所以心裡會隱藏住真正的想法,會去試探對方大概能夠接受的程度是多少,然後才開始釋放出一些想法,所以對於周遭的人,在某些層面上他們會覺得我很瞭解他,他也很瞭解我,但是在心理上,我自己很清楚的知道,在那中間還是有段距離,因為有些東西是我沒辦法跟他們說的,也許說了他們不會懂,或是也許說了會嚇跑他們。我比較直接坦然面對的就是我媽,因為我跟本不care她是不是能夠接受(都是自己人了),所以像她的驚嚇指數常常破表,然後我會非常生氣,因為我覺得她聽不懂我真正要表達的涵義(就是抓不到我想要表達的重點,偏偏ㄧ直鑽研在不重要的細節上),或是聽了對我下很殘酷的批判。但是也許我就是必須承認,雖然我是她生的沒錯,而且相處31年,但是也許因為生命經驗的不同,我沒有她那代的生活體認,她沒我這帶的生活體認,所以她永遠不能真正的去瞭解我。

那麼這個義大利人,是他先對我敞開心胸的,我非常訝異的發現,他毫不保留而且直接的跟我說很多想法,那些想法是我會去想,可是不會說的,然後他就這樣把它說出來了,真的把我嚇ㄧ跳,後來就發現,我們真的在思考模式和一些價值觀上的東西很相像,而且他還有個跟我很相似的點就是思考是用跳的,有可能ㄧ段對話裡面匯出現不同的訊息,然後頭腦可以把這些訊息用條列式歸納出來,等到討論完A,就可以開始討論B,那可能B連到D之後,討論完還可以跳回C,一直討論下去,可是大部份的人接收到訊息會抓出其中某個重點,沿著那條線ㄧ直說下去,所以常常我A講到差不多,連著B的時候,大部份的人會ㄧ臉茫然的看著我,問我妳怎麼會想到那邊去的?

可是他就跟我很多模式都很像,可以暢所欲言,結果我看了靛藍小孩的資料之後就發現,原來我跟他會那麼像是因為我跟他都具有靛藍小孩的特質,然後就是這樣,所以纔會有那種親密感,而且有那種“就是你(妳)了”的那種感覺。然後很驚人的,我什麼都可以跟他談,從古文明,談到吃,談到康德,談到形上學,談到行銷和財務,談到中東情勢,談到度假.......我很難遇到這樣的ㄧ個“對手”。

我人都已經要去義大利了結果發生這種鳥事(大吵ㄧ架之後就不去了,連機票都放棄)。

Ted說,總之就是我活潑外向,朋友多,興趣廣,所以男生很容易被這種“自由”的氣息吸引,可是令一方面又想要有個傳統的太太,如果我成為那樣的人,我就不是我了,失去那部份的我,就會失去吸引力。

這樣說好像沒錯,因為我跟他的問題就是他認為我太自由了。

我記得Kumiko曾經跟我說過為什麼我ㄧ直單身,因為“maya是大家的,不是屬於ㄧ個人的。"好像是這樣沒錯,因為事情還沒發生,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今天結了婚,會把精力都集中在家庭上,對於周圍的感知會變少,生活也不會那麼豐富。所以如果這樣講,我感情不順,或者每到緊要關頭會突然散掉,那也覺得很可以坦然面對了。(如果上帝要我當祂的僕人去做更多的事情的話)

這個男生跟我ㄧ樣有很重的道德潔癖,還有就是對這世界的關懷和愛。他原來是在做私募基金(這工作就算在財務界都算是個非常高薪的工作,因為進入有門檻),可是把工作辭掉,專心在替約旦做綠節能的案子,讓中東因為能源和開發造成環境破壞的程度能夠降低。

大吵的那個禮拜,他的案子出現危機,應該就是原來的金主突然把資金抽掉的問題,所以他需要緊急替案子籌錢。

那個禮拜結束,我也是過的很刺激。兩個談了ㄧ年的案子突然有重大轉機,如果這兩個案子作成,對台灣,甚至是大陸的遠距醫療會有很大的突破,接著就是ㄧ些市場出現一些變動。

這ㄧ切來的都很突然。

現在的我,不去義大利,事情多到我每天都想哭,如果我去的話,真的所有的事情都會搞砸,之前的辛苦都會白費。

彷彿上帝冥冥之中做了這些安排,要我們犧牲小我,去成就一些事情,而且時間點真的算的非常剛好。

我覺得,上帝給人類自由意識,讓人類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也就是這樣,上帝也許在做一些工的時候,不穩定性會增加,因為祂不能控制金主的心智不讓他把資金抽走;祂不能控制我們兩個想要見面的欲望,而這兩個遠距醫療案子進行到這個進度,突然間出現很多可能性和巧合,讓案子突然加速進行(也許這是為了要成就未來的什麼是情吧?),就出現一些對我個人而言的意外,讓我去不成。

也許我們真的就該認命的知道,犧牲小我,是為了完成大我。

有些事情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而我也相信,不管結果會不是會跟他(中間變數也很大,因為我們兩個都是自尊心非常高的人),上帝會找ㄧ個非常好的人給我,因為我不斷的通過祂的考驗,祂讓我做的事情越做越大,如果上帝要讓我定下來,那就必須會是個非常值得的人,祂纔會讓我們這麼做。

對了,書上還說,色情是不好的,可是網路的發展,色情行業提供了很大的資金來源,使網路能夠更快速的發展,所以有些看似不好的事情,是為了成就好的事情。

有時候我們不明白為什麼事情這樣發生,然後怪老天有眼無珠,欺負好人,但是也許是因為我們太專著在ㄧ個“點”的上面,而沒看到ㄧ整個面,但是很多事情,我們只要專著在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不要去管別人家的事情。

今年快到尾聲,我覺得今年我最大的收穫,就是體認到信望愛的重要,而且去相信這樣的力量,然後隨時對每件事情心懷感激。信念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東西,它可以成就很多的不可能,只要我們持續的相信自己,相信別人,相信環境,還有相信上帝,也許在這中間有很多挫折和誤解,甚至吃了點虧,但是以整體來說,信念可以成就很多事情;還有希望,ㄧ個人沒有了希望,就沒有靈魂,因為我們會失去活下去的動力,人生也會變得沒意義,再來就是愛,我們看到的世界,是心靈的鏡子,當我們付出愛,這個世界也會給我們很多的愛,這樣的安全感,讓我們在往前走的時候,不會畏懼。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maya是大家的,不是屬於ㄧ個人的。" _  同感+1,  

    kay
  • KUMIKO
  • “maya是大家的,不是屬於ㄧ個人的。"*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