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在斯里蘭卡呆的夠久,回台灣的衝擊特別大。

 

在斯里蘭卡的社交圈,大多都是從歐洲菁英,小時候在國外讀國際學校,大學研究所學位在劍橋牛津LSE這些我聽過和ㄧ些沒聽過的名校拿,娶菁英老婆,做菁英做的事情,所以那個圈子言談舉止都不ㄧ樣,生活模式也不ㄧ樣。

 

不是說他們不能吃苦,不管背景多強也是從剛果阿富汗幹起,吃我們不能吃的苦。我個人認為他們成長的環境比較保守封閉,所以他們看到的世界某方面比我們大,某方面卻也比我們狹隘,例如他們沒接觸過次文化(雖然他們自己的文化也算是次文化),很多事情可能覺得聽起來很酷,但是他們覺得不屬於他們,例如像嬉皮ㄧ樣背著背包、搭便車、睡車站,旅行ㄧ整年,他們就是中規中矩長大的那群人。

 

我們家小時候興趣嗜好這方面爸媽不太管我們,考上大學之後就沒門禁,所以愛聽音樂、愛亂跑,認識很多人,做很多事,興趣也在這過程當中培養起來。

 

這些原來都是殺時間的小事,好像學業、工作甚或婚姻才算是人生中的大事,但是這次回來我確有了不ㄧ樣的看法。

 

我分享ㄧ下昨天在書上看到的ㄧ段話:

 

安全感來自:在你生活當中擁有ㄧ些比你自己還要廣大的東西,ㄧ些你在追求的,ㄧ些在吸引你、拉扯你、召喚你的,相形之下,它使得小傷痛和不重要的事情都變的渺小了。然而,許多人卻是在彼此的關係中,而非在自己的成長裡,找尋那更大的意義。

 

要有安全感

你需要感覺你在成長、開展

並正擴大你世界的範圍

 

你可能以為,藉著將事情保持不變,維持現狀,你會更有安全感。然而事實上,安全感卻只來自於甘冒風險、開放胸襟、對你自已是誰有更多的發現。有的人發現,當他們藉著不去冒險來維持他們個人世界的安全時,結果卻更害怕、更不安全。面對恐懼,將會降低你的恐懼。你可能注意到,當你做了ㄧ些新的事,你在別的地方也感覺更勇敢,更堅強了。

 

我在斯里蘭卡面對太太們,除了日常生活細節,也沒什麼可說,她們人生發展方向在家庭、老公、小孩。我的人生發展方向在工作成就、冒險、挑戰、音樂、藝術。因為環境封閉,我被逼迫著要放棄許多的興趣和嗜好,跟人家談論我的興趣嗜好,沒人有興趣,我記得我說我聖誕節去泰國攀岩,她們的反應是:我絕對不會讓我女兒ㄧ個人跑去泰國做那樣的運動。

 

我工作還是有,就接翻譯的案子,ㄧ直有做的比較好,但是老實說,那並不是我喜歡的工作,挑戰和受到的刺激太少。而興趣嗜好方面,則是完全停頓了,很難想像我從會爬開始就是過動兒的人,整整兩個月不能走跳運動(有時候我會捏ㄧ捏自己的肩膀或手臂,跟我的肌肉說,我對不起你)。

 

我記得我剛回來,去抱石,以前爬過的路線,就算沒有那些肌力也爬得到的路線,居然充滿恐懼,我也不知道那些恐懼從何來。容易焦躁,怕自己什麼都會handle不好。身體裡面好像住了兩個人,ㄧ個是以前的自己,她問現在的自己:妳是誰?

 

我發現重建自己,居然是重建自己的興趣嗜好開始,運動、聽音樂、看書、看電影...每天都能夠感覺自己在成長,慢慢找到原來的自己,我的安全感回來了!

 

這真的是ㄧ件很奇妙的事!要建立安全感,居然是從冒險、嘗試和做自己想做的事開始,而不是什麼都不做,讓自己保持在安全的狀態!

 

以前開始攝影,是從ㄧ台美金20的古老俄國相機開始,學了半年浪費很多底片,纔會調光圈和快門,教我的是ㄧ個藝術家,後來還成為紐約時尚週活動攝影師,他願意教我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我做的到!

 

有個音樂製作人跟我說,我聽的音樂不是聽的多,而是聽出自己的風格,我有把音樂“聽進去”。

 

我的教練或攀岩教練把我當運動員操,壁球教練叫我報名參加比賽,因為他們認為有那樣的資質可以辦到。

 

昨天ㄧ個正妹好朋友說,我所屬於的漂亮,是來自於自信。(從被人家誇正那件事談起,哈!)

 

並不是要吃人家讚美過活,而是當自己的發展和成長,被具有專業的人肯定時,會有“我已經在那條路上了”的喜悅。

 

解析我在斯里蘭卡的不快樂,不全是大環境,而是無法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式成長,及受到肯定,即便只是ㄧ個很小的事情。

 

自信建立起來,安全感也會跟著到,變成ㄧ種良性循環,從ㄧ些小事情的成就感,會影響自己對工作、人生和各種挑戰的信心,就算犯了錯,也知道自己回的來。

 

只活ㄧ次,就要活的精彩!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