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想要從商是因為做了很多社會運動,發現力量太小,如果進入商業界,有錢有資源,就能夠做對的事。

讀書的時候有個優秀的美國同學堅決不去krafts,她說那家公司賣的東西是毒害消費者。覺得很震驚的是,居然有人能夠捍衛自己的理念到這樣的地步。

後來我做的工作基本上就是鼓勵別人消費。

「今天買這個,可是那個功用不太一樣喔,也需要買!買完下一季有更漂亮的花色,再來買吧!」其實已經跟原先的理想越離越遠。

有次跟一個設計師聊到,她說光是染一條legging的布就需要花掉五百加侖的水,我聽到真的嚇到,當下兩個人的結論就是:為了吃飯,還是得賣多一點。但是這件事情就一直困擾著我。開始想創業的時候,浮現我腦海的就是如果有機會從頭再來,就要do the right thing。我的mission設定為要做對社會及對人們有益的事。

有朋友打趣地問道,如果東西可以用太久(Barefoot的居家紡織品有的可以用一輩子),這樣是不是就不會賺錢了?當時覺得很難去解釋我的感覺,能夠解釋的就是只要是對的事,老天不會虧待我的。

接著就聽到一個朋友的分享,我那朋友讀到博士班,在大專教書,後來因為學了整骨,發現這才是他想做的,毅然決然辭了工作跑去當整骨師。他說起先一個客人可能要整五六次才會好,但是他學了物理治療之後,發現把全身的關節都整一遍,病人好更快,整到好的次數可以縮短到三四次。結果他的生意就變得很清淡,因為複診客人頓時少很多,但過了不久,突然人開始爆增,原因是那些整好的人,紛紛介紹親朋好友給他。

如果「惜物」對台灣來說是個新的觀念,能藉由品牌改變消費者的消費習慣變成尋找耐用及耐看的商品(個人覺得兩者並存很重要),對我來說,不是要消費者買更多,賺錢的方法就是這樣的市場持續地擴大,那這件事情就是有意義的。而我也相信,這樣觀念普及之後,我應該又有新追尋的目標,因為需要做,需要改變的事情太多了!

帶進Barefoot就是這個想法開始的,希望之後也會陸續帶進新的品牌,繼續作出正面的影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