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是旺季,買鳳凰到恩施的票很折騰。出發前做功課時,在網路上看到不同的官網上面寫從鳳凰到恩施的發車時間都不一樣,於是打電話到鳳凰巴士站問,他們跟我確認巴士會開,也給了我發車時間。在張家界搭到鳳凰的時候,車掌小姐在車上賣隔幾日鳳凰發車的車票,跟我說鳳凰到恩施因為非旺季,所以停駛,要我坐回張家界再轉鳳凰。當下聽到真的會冒冷汗,因為鳳凰回張家界要六個小時,張家界到恩施還要五個小時。
 
當下想很阿Q的想,船到橋頭自然直。到了鳳凰古城的旅館,很幸運的旅館說有賣,而且可以代買,才鬆了一口氣。
 
旅館幫我買的票似乎是黑票,因為不用手續費還便宜二十,在大陸到處都要實名制,但是這次買票不用,旅館用文具店買的那種手寫收據開了「取票單」給我,到了車站不是去窗口兌票,而是打電話給一個工作人員,由工作人員帶我上車,我問他需要票嗎,他說不用。車上只有我一個乘客,根本是搭專車,我還想這班車應該真的是為我開的吧。
 
開到吉首,下交流道接了一對父子,而這對父子也不是站在站牌下,是站在交流道收費口旁邊的空地等車,父子上了車後,原先的司機居然坐上乘客坐,由剛上車的爸爸開。我開始對當時的情況感到困惑,好幾次打開百度地圖,確認我是往恩施的路上。三個小時後遇到休息站,開車的爸爸讓大家下車抽菸上廁所,因為休息站除了我們只有一台沒看到主人的卡車,真的很怕車就這樣帶著我的家當開走,還先等大家都下了車開始抽煙買東西上廁所,我才下車,也偷拍了一張車牌照以防發生什麼不情願的事。
 
除此之外,整趟行程還算愉快,湖南到湖北間的鄉下,大多是充滿岩石的丘陵地,據說在這邊開馬路因為要炸開岩石,造價都比其他地方蓋馬路的費用高,因為植被很淺,種田也特別辛苦。湖北湖南之大和之遠,能想像當年交通不便的時代,在台灣的湖北湖南的榮民伯伯們,想到家遙遠的程度,大概就像現在去月球一樣吧。
 
晚上下了雨,早上出太陽,可以看到地上的水份被蒸發,在空中形成薄霧,映著太陽,地表植物綠就更綠,黃就更黃,很漂亮,而山伴著雲一層一層的樣子,很像國畫。
恩施跟張家界比,比較鄉下,但是人很友善熱情,從巴士站出來的路上,已經兩個陌生人主動問我要去哪,也很熱心的跟我說要如何搭公車到我的旅館,在路邊可以隨便就跟人家聊起來了。當時有點疲累,沒搭公車,也不想折騰於叫車和走到計程車站,就選擇搭黑車。在三線城市,因為計程車少,沒牌照攔街拉人的車叫黑車。因為我常在外面跑,知道如何識人、觀察情勢和保護自己,但是出門在外,尤其是一個女生出來旅行,安全第一,不要隨便冒險。
 
中國的三四線城市,少女被綁架時有所聞,救出來的很少,而且花招千奇百出。大多是窮鄉僻壤的小村莊,村民娶不起老婆,用各種方式拐騙少女,包括騙少女暑假到山裡採水果打零工爾後軟禁,火車站要求單身女子協助,進而拐騙等各種方式。這些被拐騙的少女要不被毆打到不敢走,不然就是村莊太偏僻,跑也不知道該跑到哪。我去旅行之前,上海的同事擔心我的安全,用各種故事嚇我,叫我不要去。我想我年紀都過了三十,食量又大,對歹徒來說很不划算吧。
 
湖北的觀光資源很豐富,除了武當山、長江三峽周遭之外,在台灣比較不知道的是三峽周遭許多從一天到五天不等的知名健行路線及古道,再來就是恩施周遭。過去恩施連在中國都沒什麼知名度,唯一的觀光來源是因氣候佳,峽谷中夏季氣溫不超過三十度,周遭省份的人夏季會來避暑。因為地理位置優異,原先中國政府把恩施定位為交通城市,公路、鐵路及航空發達,因為恩施的觀光資源豐富,近幾年又重新定義為觀光都市,積極發展觀光。
 
恩施的旅遊景點很多,人文包括土司城、女兒城及苗族碉樓,地景包括名聞遐邇的恩施大峽谷、俗稱野三峽的清江峽谷、猶如桃花源般的鹿坪苑、延綿二十多公里的利川古河床、中國第二大石林的梭布亞石林、騰龍洞、水清澈可見底的屏山峽谷和躲避峽,自然資源豐富,中國的戶外玩家也不斷的開發新路線。這次來恩施是要健行的,主要行程為恩施大峽谷、鹿坪院和利川古河床。會知道恩施這個地方,是兩年前在北京工作,看到戶外圈的朋友發到恩施玩的照片,當時對於鹿坪苑和利川古河床的美感到驚艷,和朋友約了好幾次,卻整整兩年都沒機會成行,所以一決定要旅行,無論如何恩施一定都要排在行程內。
 
來之前做了很多功課,研究很久,也在馬蜂窩上問了幾位鄂西旅遊達人,發現恩施大峽谷和利川谷河床都容易規劃,但鹿坪苑難度較高,主要是鹿坪苑離市區很遠,村莊在與世隔絕的天坑內,無車可通,一個人包車前往花費過高、苑內無人帶路,亦不清楚苑內狀況,訂房資訊也有限。詢問許多戶外社團,都沒有規劃鹿坪苑的單一行程,正好遇到有上個上海戶外團體有開放整段恩施的健走行程,於是就報團了。
 
在集合日前一天中午到恩施市,有一天半的自由時間。原先規劃是去土司城(土家族首領的宮殿)逛逛,但是在張家界走了一週,終於住進比較乾淨不潮濕的旅館,只想在旅館床上躺一天,吹冷氣,點外賣,睡覺。
 
早上是自由活動時間,從攜程報了野三峽一日遊的團,早上逛黃鶴橋峰林,下午搭船繞清江。沿路都看得到造橋鋪路的工程,黃鶴橋峰林大概是新景點,連去景點延綿好幾公里的路都還在鋪設當中,景區入口簡陋的程度大概像是私人圍起來就開始收錢的感覺,不像是政府開放的觀光景點。中國的觀光景點居冠的收錢設施第一個是天空步道(懸崖上蓋的玻璃底棧道),第二個大概就是索道(纜車)了吧。跟著景點賺不賺錢,纜車等級也會不一樣,黃鶴橋峰林的纜車,車廂長得像是兒童樂園摩天輪的車廂,車內只能坐四個人。
 
到了山上,一片濃霧,又是只看得到護欄,其他什麼都看不到的情況,據說沒有濃霧的話,景色會是壯闊的清江河谷,而清江是湖北境內僅次於漢水的長江支流,導遊要我們想像有多壯觀。

逛完山頂,就沿著棧道從懸崖上走下來,這個時候雲慢慢散去,露出岩壁,看得出前後景色,果真被巨大的岩壁震攝住!跟太魯閣的岩壁相比的話,太魯閣是細膩的小家碧玉,黃鶴橋峰林則是見得了世面的大家閨秀,整個岩壁是黃色的,伴著雲霧,好似走在國畫裡。在大陸,沿海人口稠密度非常高,光是一個北京或一個上海,人口已經跟台灣全島的人數差不多,北京往北走,仍有許多未開發的山區能享受大自然,上海則是往外跑到五個小時之外的地方都還是人,爬山的景色跟象山沒什麼兩樣,走了幾個小時,往下看仍是房子和馬路。但是往內陸走,三線城市仍然保持著絕美的自然風光,這也難怪中國戶外市場能成長的如此快速。
 
說好的江山呢?
 
被強迫照相
 
 
 
 
 
 
哇賽,那麼強的溜滑梯!
 
遠處的青江
 
旅遊淡季,這團一日遊只有三個人,導遊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同團其他兩人是五十來歲的湖北夫婦,他們在聊一胎化。導遊就說他媽媽懷妹妹之後,決定要生下來,爸爸是軍人身份,被除職外,家裡還被罰了幾萬,當時軍人月薪不到兩百人民幣,是筆很重的負擔,另外一對就說當時他們當時發現懷第二胎,是直接打掉。
 
我覺得旅行對我最大的影響之一,是會對以往視為理所當然的小事情覺得感激。我和弟弟個性迥異,我外向,他內向,我大而化之,他心思細膩,我喜歡在大自然探險,他關懷弱勢團體與人文科學,甚至連做的運動都不一樣,我喜歡刺激又有點危險的運動,他喜歡緩慢地從事一件事情,像是騎著他的通勤腳踏車,從京都騎到東京。能跟完全不同個性和喜好的人一起長大,成為最好的朋友,一方面能夠拓展視野,另一方面是對生活周遭不同習性的人的包容度會增加。因為沒有經歷過ㄧ胎化的那個中國,不太能插的上話,但是內心慶幸弟弟能被生下來,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中午在附近餐廳吃自助餐,中國各地都有不同的飲食習慣。恩施人喜歡吃合渣,味道像燒焦的濃稠豆漿加上一些蔬菜熬煮。吃過幾次都不習慣,但是吃久了,開始喜歡黃豆的香味,也就不覺得難吃了。另外就是還有在台灣聽到湖南湖北鄉音通常都是老榮民,在這邊聽到年輕男女小孩講鄉音,真的會有點錯亂。
 
下午逛野三峽,這段又被叫做清江畫廊,真的很壯觀,岩壁有黃黑兩色,很像玫瑰石上面的山水畫,船開到瀑布邊,看到好似把一座山劈開的瀑布。
 
回到房間,參加戶外團的行前會,也互相自我介紹,整團含兩個領隊,共十來人,同團有兩個台灣老鄉,現在在上海工作,也見了我的室友,是個湖北人。
早上就是走在那岩壁上
 
近距離拍岩壁,完全拍不出那個巨大,至少十層樓高吧
 
 
像是被劈開的山
 
有工人在坡上搬東西,用力揮手跟我們問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