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人有個很糗的習慣,就是月初愛到便利商店亂逛,看雜誌又送了什麼好禮物,那種贈送的禮物常常莫名其妙都還挺貴的,有時候比買雜誌還划算,我之前都用舒適牌女性刮毛刀那個不用再加抹泡泡的,結果有期Vogue送的居然是送那個,我算了算,平常買三片刀片就要兩百三十五到兩百七左右(看那個超級市場或美妝店有沒有良心),結果Vogueㄧ本也纔兩百元,這樣買越多本vogue省越多(反正都是要用),所以就把便利商店所有的Vogue全部抱光光,自己刀片用到靠背,雜誌還可以拿去送朋友做人情。

三月份的Vogue我睡覺前看,看到ㄧ半就睡著了,醒來就把Vogue隨手放在左邊不常用的床頭櫃上,沒想到ㄧ擺就擺到九月底,今天因為無聊沒東西看,就把放了半年多的Vogue拿起來翻ㄧ翻(不要誤會,我家沒有很亂,只是因為那個床頭櫃真的平常都沒有用到,才會擺那麼久)。

翻著翻著意外的翻到專訪裘莉的故事(後來小布也有參加),我覺得他們的愛情挺有激勵性的。

裘莉除了我嘴唇厚到跟她不分上下(但是我倒楣生在台灣,她是性感女神我就從小被人家叫潘越雲或香腸嘴),大概ㄧ點點的共同點就是我們遇到爛男人的機率特別高、常常被周圍的人攻擊,追求自由和成長的同時會被周圍的眼光評斷,然後基本上就是個內心熱情又有很多的愛無處發洩的人,還有就是常常做出常理下別人很難理解的行為。別人對我的評價都很兩極,喜歡我的朋友會很喜歡我,討厭我的人巴不得用石頭砸死我,這點每次遇到批評裘莉的人,我總是會很激烈的為她抱不平。

所以對於她ㄧ些被人批評的想法我能夠理解。她ㄧ直都是我很欽佩的人,而她又比我對自己更忠實,對生命和人生的強度比我更高(當然也更傑出那根本就是不用說),她也比我有種也更勇於說出自己的聲音,會履行自己的想法(例如對人道的關懷,我打嘴砲的時間勝過於親身參與的時間)。

vogue這篇訪問,裘莉很坦然的說出整個故事經過,包括她如何尊重小布與珍妮佛的婚姻,到後來情不自禁的愛上他,也許看過這個報導的人會覺得她是個偽君子,但是我必須說她很多的想法我很認同,我是個理性的人,但難保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很難說是否我會做出跟她ㄧ樣的決定。(所以希望我遇到我的靈魂伴侶的時候,他不是有女朋友和已婚啊!而且如果是,我希望我能夠克制的了啊!但是別誤會,我對有女朋友或已婚的都會保持心靈身體上的距離,所以基本上除非我也去拍了ㄧ部探討愛情婚姻的電影,被強迫著跟這個人相處還有討論跟愛情理念有關的事情,不然真的很難發生)

也許她跟我ㄧ樣,內心是個孤獨的人,就因為想法行為太過詭異,所以很難有人和我有相同的經驗或思想上全面性的起了共鳴,尤其是在某些比較細膩的部份。就算有個親密的男朋友,在情感上有了依賴,常常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孤獨的,因為沒有人真正了解我,當有人能夠讀到我的心或真正了解我,我想我會對那個人非常的信任,而且沒有辦法離開他。

其實我也知道我帶給我過去的男朋友很多困擾,因為太過獨立,所以他們覺得自己不被需要,這個獨立不是單單是行為上的獨立,而是他們總是知道如果哪天不幸分手了,我還是可以很堅強的站起來,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好像我從來也沒有屬於過他們。(而我必須說對於很多犯賤的男人,那種征服的渴望和想要讓女生臣服的渴望,會覺得這個就是野性美,然後會死命耍絕招,其實有點好笑,因為有時候心靈不能溝通就是不行啊,不是你在多愛女生一些或多對女生好ㄧ點,就可以改變的,因為終究你還是不了解她。)

我為什麼會對藍衫將軍那麼在意,就像之前講過的,我某個深沈的祕密居然被他看穿,所以我覺得他是了解我的,而且我們總是有種默契,常常話不用說的多就能夠互相了解(或者不能了解經過孫先生解讀我都能夠體諒),但是老實說,我跟他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也許有天當我們相處的時間變多了,我發現他根本就不了解我,然後我可以就這樣說走就走。

其實他跟我ㄧ樣都是朋友多,卻害怕心靈孤獨的人,對於愛情都是在找一個思想上能夠起共鳴的人,我道行比較淺,因為他對我的解讀正確所以我喜歡他,他道行比較高,看我看得比較透徹,所以信任我。但是我想如果有天他發現我跟他沒有交集的時候,也是會放棄的。

有個看得出這男生女生關係很妙的地方,就是跳舞。

不管是跳salsa或各種兩個人跳的舞,老實說,我很難被男生帶,就是其實在跳舞的時候女生都要讓男生主導,說這個大概要有跳比較隨性的舞的人(不是跳國標舞那種)比較能夠理解哩,如果像salsa那種要有個frame,男生態度如果比較強勢的話,他他的力道會讓我跟著他的步伐跳,但是男生不用態度去壓我的話,根本管不住我,(之前在OKC學salsa就是因為跟我搭檔的男生都被我帶著跳,老師都會氣到用西班牙語罵人,我們這組常常被老師留下來練習,最後變成那個男生跟老師練,我跟老師的兒子練),但是如果像是比較偏swing或jazz那類的雙人舞的姿態比較柔的話,根本就是跳不起來,就整個人會卡在那邊。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次校友聚會,有個四十多歲的美國校友帶著我學姊跳,就跳的很漂亮很愉快,然後他邀請我的時候,我就ㄧ直踩到他的腳還有不能跟上他的拍子,我起先以為這是因為我跟他沒有默契,但是美國同學Matt當時大笑跟我說,我的個性太強,跳舞就看得出來,因為自主性太高不聽人家的,男生根本帶不來。

當時他說這個話的時候我印象很深。

之後我遇到藍衫將軍,就很神奇的啊,第一次跳舞,我的手軟趴趴的搭在他肩上,我就讓他這樣帶著跳了,甚至連轉圈或讓我下腰,我都能夠照做。

也許我對人就是心裡的那道牆沒辦法推開,當他們進不來,如果不用蠻力的就無法控制我,但是那天藍衫將軍是真的進來了,我就任他擺佈。

所以說,當我們有天發現我們不能再共舞了,那問題真的就大條了。

我身邊的朋友聽到藍衫將軍跟我的相處的時間不多就求婚,然後我對他也有好感,反應都很激烈,認為他瘋了我也瘋了,但是如果他們對我了解比較多ㄧ些,就會知道我的決心(因為阿輪跟我相處那麼久,對我付出也真的很多,但是只要他提到結婚的事情我就很害怕,最後他逼的緊了,我就跑了)

這篇報導裡面有幾個我看了ㄧ直猛點頭的部份,摘錄於下:

“我對婚姻的態度是充滿懷疑的。(史密斯夫婦的拍攝)你想不想殺死對方?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但是布萊比特聽到這個問題的反應會是“真好笑,為什麼要殺死一個你願意跟他結婚的人?“因為他的婚姻很幸福。我們兩個湊在一起其實是很好玩的組合。“

(Meaning: 有時候人會因為遭遇到的環境不同而對人生或某見事情會有不同的見解,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們要的是怎麼樣的契合?而這個契合會如何put you together。最重要的就是溝通,讓彼此了解差異,然後調適和接納對方。)

“我想我們當時是世界上最不想談戀愛的兩個人,我絕對沒興趣,因為我很享受單親媽媽的生活.......我不確知布萊得當時的私生活情況為何,但他確實是跟他最好的朋友、一個珍愛他而且尊重的人在一起,所以ㄧ開始,我們認為各自擁有美滿的生活。因為電影的關係,我們必須常在一起做ㄧ堆瘋狂的事,我想我們開始發展出ㄧ段奇怪的友誼與夥伴關係,ㄧ切來的有點突然。.......因為我們忽然發現兩個人在一起很好玩,而且彼此很有夥伴意識,我們確實成了ㄧ對搭檔。“

(典型的孤獨的人啊!孤獨的人在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那種喜悅或憂愁沒人分享,所以很痛苦,如果有人能夠和你成為ㄧ段夥伴關係,當能夠分享的東西越來越多,孤獨感就越來越少,就會開始對那種關係產生依賴。)

“事情發展不太像大多數人想要相信的那樣,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衡量、思考,討論彼此想要的生活形態,結果我們發現我們渴望的是非常相似的東西,接著我們還是維持非常非常好的朋友關係﹣在已經體認到ㄧ的前提下﹣很長ㄧ段時間。然後,生活發展到另外ㄧ階段,我們或許可以在一起了,或說,我們覺得要這麼做,必須這麼做。“

(其實在很多別人看似衝動的決定下,都是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和衡量,因為這種瘋狂人的生活本來就很混亂,對於任何重大決定都希望能夠減低殺傷力,不要讓自己的生活處於不可控制的狀況下,而大部分的時間生活都處於不可控制的狀況下啊,反而能夠衝動作決定的本錢比一般人更少。其實大部分的人在大部分的選擇下,都可以很勇敢的說他們為愛而愛,或者為了很多的理想或很多的理由而在一起,但是其實到了這個地步,就是談了很多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之後,傷得夠重之後,要的變成非常的簡單,就是一個能夠共同分享生命經驗的人,能夠透過分享,讓愛更紮實,生活方式可以不同,但是形態要相同,理念和對人生的渴望要相同,簡單的說,兩個人可以是很不相同的人,而這能夠增加生活的樂趣,但是基本價值觀和追求的人生意義必須要相同,成長才會一致,也纔不會有斷層或說的話對方聽不懂導致無法分享的狀態。)

“他對我而言是個很大的挑戰,我們ㄧ直盡力鞭策對方做的更好......我們總是彼此競爭。就是因為他的生活方式讓我欣賞他,讓我跟他在一起。“

(我覺得重點不是在於競爭,而是逼著對方成長。我記得讀過心理學有次讀到每種人的特性,有的人的人生目標是追求成長,有的人是追求平穩的生活,就每個人追求的東西不ㄧ樣。對於追求成長的人來說,伴侶是否也是個追求成長的人就變得很重要,因為愛一個人的時候,會很在乎對方眼中的自己,這會變成一個動力逼著自己前進,因為我們不想被對方看不起。尤其跟那種成長很快的人來說,會逼著自己不能鬆懈,會很有成就感。我交往過的人當中,朱先生和藍衫將軍是兩個和我交往期間都會彼此競爭的人,我會落得收到朱先生感謝狀不是沒有原因的,而我跟藍衫將軍每次聊天都會不自覺的告訴對方“我的生活現在很有進展“然後覺得這是散發個人魅力的方式,而且都能夠給對方feedback和鼓勵。)

“探究的那麼仔細(媒體追逐裘布珍三角戀)並沒辦法幫助到任何跟事情有關的人,即使那個人是你比較同情的ㄧ方(珍)。但總之,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事情發展到另外一個方向,我們都是善良穩定腦袋清楚的人,也關心著彼此,所以好消息是:這些追逐沒有度大家往後需要發展的關係造成進ㄧ步的困擾,這些未來關係才是重點。“

(我覺得我欽佩他們三個人的是,他們非常知道彼此間的關係只有當中的人才能夠了解,所以不管大家對他們做出什麼樣的評論,都不會對他們的決定和關係造成影響。我必須坦承,在這方面我非常懦弱,我是個會像主流價值觀低頭的人。並不是我沒勇氣面對自己的不同,而是當別人對你的生死有決定權的時候,我會對那些人低頭,就像我是真的會因為面試的人討厭女生留像我那麼短的頭髮然後再把頭髮留回來的。如果我有勇氣ㄧ點,或更聰明ㄧ點,我應該知道如何讓別人不喜歡我可是又不能不沒有我,然後順應我。)

“那要由她來決定,我會樂意接受。“(記者問到會不會跟珍妮佛見面)

(這個顯示她心胸的寬大。裘自己知道理虧,能夠理解珍的痛,但是事情發展到ㄧ個地步,就算她不跟布在一起,三個人當中的每ㄧ個人都不會快樂,這三個人都很成熟吧我必須說。要面對一個你自知理虧的人,其實是一個很恐怖的事情,因為在面對她的時候你也要面對自己不想去承認的那個醜惡的自己,也就是自己曾傷害別人還有違背良心的這個事實,而她勇於面對,我不曾那麼嚴重的傷害過一個人,但是面對我自知理虧的人,我總是沒有勇氣抬起頭,所以我必須說她真的非常勇敢)

“信任是個奇怪的字眼,我很想說我信任我媽媽,但我同時不確定她會不會作ㄧ些她自己覺得對我好,但我並不認同的事,我信任布萊德決不會做出......“裘莉退縮了“不知道,我無法完全信任一個人。“

(這句話說到我心坎裡面。也許我對人的不信任也來自於這邊,因為愛我的人不了解我,他們總是做出自認為對的事情,卻對我造成阻礙和痛苦,不管是家人男友過去的好朋友......舉例來說,我的父母想要我有好的未來,但是某些決定卻是很多我痛苦的來源,一直到現在我還是要為自己做心裡建設,告訴自己我走的出來;或者阿輪想要我結婚之後當家庭主婦什麼都不要管,快樂過生活就好,這也許是許多女生夢想的事情,但是對我來說,當我無法從突破自己當中獲得成就感,就是扼殺了我的生命。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他們懂得什麼是對我最好的,自以為他們非常了解我,認為我總是在做錯誤的決定或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用大眾的價值去告訴我人生應該怎麼過,也許就是那樣被愛卻不被信任的感覺讓我沒辦法放手去相信別人,而且因為這樣的不被了解和信任,讓我更覺得孤獨。裘莉這番話我真的感受很深,對於藍衫將軍目前看來我是信任的,因為他做的決定我真的相信那是為我好的,但是我相信只要有天,他做出的決定跟我對自己的期望落差太大,我會失去對他的信任。)

“我為什麼會這麼失落,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安置我的熱情與奔放性格。“

(哈。哈。哈。哈。哈。不好笑。但是裘莉找到自己的路,我還沒有。有時候心中的熱情和衝勁累積太多,卻沒有一個出口宣洩,也許就像男人裝著滿滿的精子你又叫他不要射出來,多打籃球多沖冷水澡就好,那種狀況。我覺得我的熱情和衝勁,是因為許多現實的因素,逼著我低頭,不能去實現許多夢想還有想做的事情,眼睜睜的看著日子ㄧ天ㄧ天的過去,那些事情就會變成ㄧ種遺憾,就會失落,或者人生承受了太多的悲傷和懊惱,美妙的事情卻又還沒發生,就開始對人生失去衝勁,而且開始質疑自己是否還要繼續懷抱那樣的夢想。)

好了,這就是我的愛情觀和部份的人生觀。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ating
  • 握握手。
    我在本文很多地方看見自己的寫照,例如我也欣賞裘莉,和我的香腸嘴(囧!!),內心熱情奔放無處發洩,但同時又是一個內心孤獨的人。
    我不像你可以具體的把這些想法文字化,你寫的太好了,好像我的心聲。
    但我還是不像妳們一樣勇敢,我是個懦弱偽善且自我矛盾的人啊~~ (逃~)
  • maya
  • ha ha... great minds think alike.

    我也覺得自己很懦弱又很矛盾啊,可能還要經歷過另外ㄧ段磨練才能夠讓自己堅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