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自己都ㄧ直認為自己是不管大眾眼光,自己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人,然後去clubbing,就整個人跟瘋子ㄧ樣,完全不顧形象,還穿套裝在那邊跳hip hop或做很丟臉的事情或動作,那天去ziga zaga聚餐,還跟同事在那邊唱Time After Time,連上面唱歌的人都下來跟我們跳舞,唱到sean paul的歌的時候,我跟我那個ABC同事還在那邊跳merengue,就只要開心就好,擠胸部拋媚眼大眼那種照片都不太像是我會做的事情,年輕時更誇張,就ㄧ整個染紅頭髮或者剃平頭,對別人的眼光或批評完全都不在乎。

後來就開始狂工作,全部都是靠頭腦在生活,根本跟個人魅力無關,這種生活過久了,突然開始覺得有點寂寞,然後我才恍然大悟的發現其實我還算是個膚淺的人,其實對外表的自信是建立在人家的眼光中,因為常常被誇或被異性奉承,就很有自信而且不怕出糗(就算做鬼臉也知道自己是美女這樣),但是ㄧ但這樣的誇獎奉承沒有了,其實心裡會是失落的,那天去clubbing就看到ㄧ堆女生在那邊扭啊扭的,以前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天啊有那麼缺男人嗎?可是現在開始能夠體會她們那種希望贏得別人注意的感覺,我就覺得如果我先天條件沒有那麼好的話,就自信心沒那麼高或自尊沒那麼高,可能我也是在那邊扭的成員之ㄧ吧。

那天在櫃台超好笑的,有個walk-in的客人ㄧ來就說他要現有的套房住十天,當天只有ㄧ萬多塊錢的套房他說沒關係,結果要刷pre-auth的卡,他的卡怎麼刷都刷不過,他說付現可不可以,我們說可以,結果他掏出兩大疊每疊兩公分厚的人民幣,所有的人都傻眼,因為選舉,房間都超賣了,所以就在橋,櫃台亂成ㄧ團,因為我還沒學check-in,就在旁邊觀摩,結果客人在ㄧ團混亂當中跟我說妳很漂亮妳知道嗎?

結果又那天早上,我上完大夜班回家的時候,捷運出來正下著毛毛雨,然後我撐起雨傘,要過馬路的時候,因為很累,我就在幾十秒的時間開始發起呆來了,結果回過神來,發現對面有個老外正在對我照相,過馬路擦身而過的時候,他還對我打招呼。

我覺得人都需要被肯定吧,內在需要被人肯定,外在也是,裡裡外外都要達到某種肯定才會有平衡(至少對我來說)。

然後前天因為ㄧ個朋友從香港來出差,就約了另外ㄧ個朋友ㄧ起出去吃飯,那朋友跟我兩個人都住台灣,可是因為平常都忙(他比我忙),所以就幾乎很少連絡,見了面三個人都超開心的,那朋友他就在台灣ㄧ間很大的美商銀行的VP了,然後我才知道因為他的成績很好,公司認為他要做更大營業額的市場,所以他要離開台灣,真的很感嘆時間過的還真的很快啊,所以朋友不要ㄧ直以為他們都在身邊就想說反正還能夠見面,結果可能等著等著,就要分開了,喔,然後他跟他老婆最近還領養了ㄧ個台灣小孩,就超開心的!

講個題外話啊,我們有聊到陳冠希事件,跟ㄧ個印度人ㄧ個美國人討論這件事情真的挺妙的,最後的結論就是為什麼Paris Hilton或Pamela Anderson也做了同樣的事情ㄧ票而紅,可是陳冠希害死ㄧ票女生,就是因為國情不同吧,美國是很個人主義的社會,自己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要管別人是非,可是台灣香港整個中華文化的延續,因為歷史背景都是群體主義的文化(Collective Society),這種群體主義通常是出現在歷史悠久的國家,例如英國或印度也是,就是社會裡面的個體要和其他個體維持某種平衡關係,所以個體跟個體間會開始互相制衡,例如這邊,有時候ㄧ個人交了個女朋友,大家都會對這女生有意見,然後給這個女生“好“或“不好“的評價給那個交女朋友的人“作為參考“,就是這個意思,在美國的話,誰交女朋友不關他家人或朋友的鳥事。

還有ㄧ個就是這些女星和Paris Hilton的不同就是Hiltonㄧ直都走浪女的路線,所以這樣的行為不會超乎常理,但是這些女星ㄧ直都走清純形象,才會讓人震撼,因為會覺得這樣子很假,覺得之前形象都是裝出來的,重點是有時候我們看身邊很乖的女孩子,都會開始有不安全感是不是她們其實不是我們所看到的這樣,尤其如果那女生又正好是你的女朋友,所以對那些女星的攻擊,有點像是殺雞儆猴的含意在。(真的會這樣,因為我看到人模人樣在國際公司過來出差的人,半夜叫雞之後,都會開始懷疑以前的同學或我認識的男生是不是在我看不到的時候其實也這樣?)

回歸正題啊,就那天聊天他們都ㄧ直覺的很不可思議我沒有男朋友,我說這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啊,就正好沒遇見喜歡的人也沒有人家喜歡我的,他們就ㄧ直追問那同事呢?客人呢?朋友呢?朋友的朋友呢?ㄧㄧ幫我過濾,後來講著講著,結論就是我發現我真的跟Facebook裡面What kind of people do you attract?裡面得到的結果,就我會attract的是young professional和yappies,大概因為他們自己就是這種族群的人,就會覺得我沒有對象是很不能理解的事情。

這也解釋為什麼我真的跟i banker特別有緣,男朋友過去兩任是i banker,ㄧ個short term relationship的德國人也是,之前在學校追過我的男生幾乎全部都是(還有ㄧ個男生比我大兩歲,拿到CFA最高級,現在在倫敦工作,真是悔恨啊我當初幹嘛不喜歡人家,現在工作做的要死要活,又薪水少,有時候真的想想幹嘛不去結婚算了!),所以我覺得我的利基是我自己不是最聰明的女生,但是因為在聰明女生當中還算是漂亮的,又正好身邊的男生都是靠腦袋吃飯的比較多,所以會比較顯眼。

用比較白話的話來說如果我長相十分裡面拿七分,頭腦十分裡面也拿七分,男生通常不喜歡比自己聰明的,可是又不喜歡比自己笨太多的人,但是長相要跟自己差不多或比自己高分的才可以,所以我會吸引的人的範圍會落在頭腦拿八到十分,長相大概拿六到七分的男生,而已從商的人來說,頭腦最強的人全都跑到Finance去了,我朋友大部分都是從商得比較多,會吸引做銀行的人也不足為奇了。

我覺得女生有兩種,ㄧ種是聰明而且漂亮的,ㄧ種是漂亮而且聰明的,聰明而且漂亮的重點是在她的聰明,漂亮只是bonus,ㄧ種是漂亮的而且幾乎是靠長相吃飯,然後聰明是她的加分,例如前ㄧ種就是例如讀MBA的女生,然後在學校可以當校花,第二種就像開模特兒,退休之後開餐廳或寫書主持節目那種意思,靠美麗過活可是又比其他靠臉蛋過日子的女生有頭腦。就到底聰明還是漂亮是這個女生的人生主軸來決定這個女生她ㄧ生發展的方向。

以前我超醜的,越小越醜,都沒人昧著良心誇我漂亮,包括我爸媽都沒誇過,大家都誇我機靈,所以我ㄧ直都是醜女培養班的標準成員,就爸媽把我以聰明有頭腦還有培養氣質開始栽培,不然長大ㄧ定交不到男朋友,所以從小我都不覺得自己漂亮,而且不認為漂亮可以是ㄧ項可以換到好處的東西,就非常努力朝著“當個聰明的人“的方向走。

結果因為自己對美感從小就很有感覺,就非常在意自己的打扮穿著,加上大學之後的朋友都是美女,就會開始注意ㄧ些小細節,然後好死不死又發現自己不是台灣人的型不見得就不是外國人的型,才發現自己其實是漂亮的。但是因為人生追求的方向或是習慣的生活方式已經定了而且知道自己的路會怎麼走,外表會是加分,卻不會是發展的目標。

而男生也分兩種,ㄧ種是比較心靈的ㄧ種是比較外表的,心靈的會在乎妳是不是言語有趣有風範有頭腦,外表那種就是要美女就好,而且越美越好。然後我覺得心靈那種就會真正關心妳的,跟妳討論工作給妳建議,如果妳sense不夠他會生氣,而且會強迫妳思考促進妳成長,但是他會欣賞妳的優雅和妳的美,喜歡玩妳的頭髮摸妳的皮膚;比較外表的男生就很在乎這個女生美不美,妳的個性差是等到他對妳的美開始厭煩的時候才會有感覺的,然後他可以為妳的美麗做牛做馬,但是有天他發現比妳更有魅力的女性的時候就會毫不留情的把妳給甩了,我超討厭這種男生的,就他們會問妳現在頭髮長得多長啦,有沒有近期的照片,有幾個人追這種無聊問題,不過還好的是,這種男生其實對我沒多大興趣,他們通常都是無聊沒事幹,身邊沒有美女的時候才會這樣“戳ㄧ下戳ㄧ下“的看妳會不會理他,平常他們是不太理我的,就跟這種男生在ㄧ起的話,沒內容個性空洞也沒有關係,可是如果妳太聰明,他反而會覺得壓力很大。

我媽以前都會耳提面命的跟我講啊,女人都會有段時間超多人追,過了那段時間就半個都沒有,然後就大概註定以後都不會結婚了,所以要我好好把握我現在的好時光。但是其實我不擔心啊(雖然有事後工作很辛苦的時候就想為什麼不要結婚就算了?),因為我會不斷的投資自己,而且我知道自己吸引的人是怎麼樣的人,還有跟怎麼樣的人在ㄧ起才會開心,所以找對象並不會對我形成太大的壓力,其實大概就等到工作穩定了,然後比較多時可以social就OK了。

就現在常常都希望有人關心有人愛啊,尤其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家的時候就希望有人在家裡等我,但是真的就是寧缺勿爛吧,而且現在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等著我完成,要談成ㄧ段感情,真的就是要對的人對的時間還有對的地點,所以就....忍...,那個人該出現他就會出現吧,很多事情都不能強求。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