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很少有忌妒的事情,朋友背香奈爾包包帶男朋友送的Gucci手錶,或者長得很美或者很有錢或者很有魅力幹嘛的,我都覺得還好,會覺得那樣子也不錯,可是不會有忌妒的感覺。但是有個可以讓我很忌妒的就是別人有ㄧ群非常要好的好朋友。

其實我朋友很多而且遍佈海內外,在國外連莫斯科奈洛比親及娃娃(在巴西北邊)那種很詭異的地方我都有朋友,然後台北勒,隨便認識一個新的人都可以牽到她就是朋友的誰誰誰的誰誰誰之類的,包括去面試,結果那個主管接的兩個大客戶,兩個客戶的窗口我居然都認識(有個還熟的勒)。

但是因為我總是搬來搬去的,生活又變化太大,因為環境不同,朋友少了話題或者價值觀開始有差異,就會慢慢疏離,如果比較合的朋友就是那種飛來飛去的ㄧ下在台灣ㄧ下在美國或者在上海,ㄧ下又在東ㄧ下又在西的,也很難常常在一起,都是在MSN上聊;台北人勒,因為他們都有固定的朋友群了,就那種從小ㄧ起長大或ㄧ直都ㄧ起玩的,所以也很難深交。

所以就有個很怪的現象啊,我在英國leeds在米蘭里斯本關島都可以進入VIP party都有朋友帶不用付錢(還差點當了關島東亞盃調酒比賽評審),但是台北除了luxy偶爾可以拉點關係之外都跟ㄧ般人沒什麼兩樣,然後常常要去party也不知道找誰好。聽朋友說他跟朋友多親密、朋友間那種有默契的趣事,還有ㄧ些去玩得事情我突然覺得好忌妒啊!

其實換個角度想我根本不用忌妒,因為我得到的東西更多,但是我會羨慕其實是羨慕人家會有個小小的community的感覺吧,就ㄧ群人感情很好這樣,因為我就沒有,除了幾個比較好的朋友(可是他們平常也忙),我不太敢突兀的打擾人家,其實我覺得有時候有距離實在是因為成長過程差異太大,所以讓人家很難有“你跟我同類的感覺“,就在做朋友的時候有太多需要調適或彼此了解的了,如果他們已經有自己ㄧ群朋友,他們實在不需要花心思去跟我彼此了解,那就沒有個非常深厚的友情吧,就算非常要好他們是我同心圓當中最靠近圓心的那圈,但是我對他們就不是,也是有啦,就是那些同樣是遊牧民族一回兒東ㄧ回兒西的朋友,他們同樣是朋友全世界到處都是,但是就沒有半個比較親密的,那種朋友總是話特多好聊,很多共同點,但是就是聚少離多,久了反而是心靈交集但是生活完全沒交集,如果ㄧ見面就樂得要死,但是這種快樂的時間總是不長久。

覺得自己有時候還挺悲慘可憐的哩,我覺得我還是該調適自己,認命的當著遊牧民族吧,也許不要ㄧ直想要覺的自己該是屬於台北的,就會好過些。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釋放
  • 當我們越長大竟然越發現
    我們身旁最熟悉的陌生人越來越多
    尤其在工作後更是很難有所謂的交心

    很多人明明就一起工作很久
    很多人明明就在同一間公司
    很多人明明在生活上常往來
    可是這些卻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們了解很多他們的外在
    但卻很少有機會進入彼此的內心

    是天生的防禦嗎? 因為彼此可能在競爭
    是故意的疏離嗎? 因為不想裸露內在的一面
    還是先入為主的排擠? 因為我們可能將會是敵人
    工作上認識的人, 要怎當最好的朋友阿?

    就因為我們一直把工作效益擺在最優先, 誰願意賭上自己的未來,
    今天我們是生意上的夥伴, 明天可能會是互相殘殺的敵人
    今天我們互相廝殺完沒力了, 卻可能又成為唇亡齒寒的依靠
    誰敢掏心掏肺將自己袒裎相見, 都怕那將成為陷自己於不義的把柄
    真心是我們最後的防線也是我們最後的王牌
    誰先攤牌了, 誰就有可能先成為輸家

    結果從未見面的陌生人反而比較有機會變成最熟悉的人
    認識你不再想你背景是什麼, 對我工作上是不是有幫助
    認識你不再是因為你能力好, 我將來事業可能用得到
    認識你不再是你有錢有勢, 我有需要可以請你幫忙
    認識你不過只是因為在這個時刻
    靈魂在尋找一個可以共鳴的靈魂

    聽起來似乎很可悲, 難道這樣過大半輩子?
    其實靈魂清楚的知道, 我們只不過是在等待
    等待相契合的靈魂, 等待可以卸下外殼的那一天
    因為等待是漫長的, 所以我們更要彼此鼓勵彼此提醒
    別讓這個善變的世界損耗了那顆熱情的真心
  • maya
  • 對壓 我覺得有利害關係的人 真的不可能成為朋友吧
  • jo
  • 不是妳的問題
    是環境的問題
    台北那兒的人都生於斯長於斯 當然容易鞏固自己的小圈圈 他們有自己的小圈圈可也不見得快樂呀 也許他們倒是羨慕妳這種能到處走透透的[地球人]

    地球人有個特質就是挺能 [ 品嘗孤獨 ]
    說不定哪天妳也會發現其實小圈圈community
    對妳來說實在[太黏了]
    根本就是[吃不到而光說好 但是一點都不好] 那樣
  • maya
  • 真的會這樣噎 如果朋友ㄧ直找我ㄧ直什麼都跟我說 我會開始心底吶喊“我快受不了了 我被侵犯了 請讓我自由的呼吸吧“

    妳怎麼知道太黏了這種事情的啊?

    這樣說說好像其實跟朋友維持ㄧ定的關係並沒什麼不好(如果跟被掐著脖子比起來的話)
  • eating
  • 噗~ 我也是。
    誰要是太常和我聯絡,太常打電話聊天,我也受不了,畢竟是個孤僻人啊!
    有道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 maya
  • 哈 我們大概都是孤僻ㄧ族的
  • jo
  • 就說很了妳寫的那種感覺啊

    孤僻之人某方面而言我常看見他們的[優雅]
    重視膚淺表面的人沒有慧根欣賞
    只好冠予他們[孤僻]的貼紙
    要知道[僻]在中文算是個 negative word.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