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之前在電腦公司工作,就會發現工程師的頭腦就是像在設計電腦,而且做軟體做硬體做軔體的都還不太ㄧ樣。

我先說說那個工程師啊,為什麼工程師都很單純,可是又可以解出非常複雜的方程式,因為電腦都是0和1組成的,所以他們的動機都非常單純,但是事情到後面真的會發展成密密碼馬的ㄧ個網子ㄧ樣的東西,如果他們真的認真下去了,根本就是在鬥智。

就設計軟體啊,通常都會有個基本架構和一個目標,這個基本架構是初期的規劃,就是先設定一個框架看以後要怎麼玩,然後就會去定一個目標說我們要達到的是怎麼樣的產品,那麼工程師就會開始嘗試不同的路徑,解決其中的問題,來達到那個目標,這樣說有點籠統,舉例說明,有點像是今天如果要從台北車站到市政府,目標就是市政府,你就要先決定要如何到那邊(設立一個架構),就看公車捷運計程車哪個是最好的方法,等到決定之後就出發,如果選捷運的話,沿途會遇到買車票大排長龍的問題要怎麼解決,會不會不小心搭錯方向,捷運比預計的慢,是不是出了捷運要用跑的過去。那麼他們的思考模式就是這樣,對他們來說,最刺激的莫過於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所以之前我那個同事談戀愛,就他只是單純的覺得他被那個女生吸引,就有感覺就對了,不像我們考慮的會很多,例如還沒交往就想到相處上的問題,個性合不合,是長期交往還是短期的呢之類的問題,他就喜歡就是喜歡完全不需要理由這樣ㄧ頭就栽下去了。

交往當中一切都還算順利,真正刺激的時候是開始兩個人有摩擦的時候,這個時候他的本性“找到解決的方法“就出現了,因為他是個超級沒安全感的人,就會不斷的測試這個女生愛不愛他(又不是機器,要開關五千次看系統穩不穩定),他就什麼東西都留線索,要那女生自己去找出答案,偏偏那個女生不是個愛解決問題的人,就整個把她給逼瘋了,最經典的是那個男生有天寄了一封email給她,上面是沒有意義的部首和文字,信的開頭寫了個“倉“。

這女生想半天才知道這個倉,是指倉頡,把信印出來之後,就對應著字碼慢慢用電腦打出來,才看懂原來信的內容寫什麼。




那麼我自己覺得我到了旅館業呢,個性在某方面也會開始改變,像旅館,最重要的是形象和價值,要求氣氛和諧,以客為尊,所以就算客人再如何的不講理,我們也不會跟客人吵架,可是客人的ㄧ言ㄧ行我們私底下全部都會做記錄然後分析出客人的動機是什麼,再ㄧ一攻破,所以客人看到旅館的反應只是冰山的ㄧ角,旅館對客人的了解80%都還留在水面下,而且都在掌控之中。

像有的客人,ㄧ天到晚胡鬧,抱怨東抱怨西的,連蓮蓬頭或免治麻桶噴水的角度都要抱怨,把我們講的跟詐騙集團一樣,可是他每次來台灣出差還都是住我們旅館。

他每次的抱怨都在我們的記錄當中,跟這個房客交手過的人都知道這個房客只是寂寞需要引起注意而已,所以我們會假裝檢查蓮蓬頭,假裝檢查麻桶,他來住宿的時候,特別對他走對VIP的服務流程,但是和他接手的員工誰也沒被他無理取鬧的態度影響到自己的情緒,因為我們都知道他只是個寂寞的人。表面上是他在控制著旅館,可是其實旅館都默默的在控制他。

因為每天看很多很多的人來來去去,知道每個人不同的故事,慢慢的會開始培養出ㄧ種對人的敏銳度(除了那個午餐之謎例外),會變得比較會去觀察細微的事物,甚至是一個小動作和ㄧ個眼神,所以如果仔細注意到身邊從事旅館業可以稱之為hotelier的那種人,就會發現他們真的態度從容不迫穩到有點誇張,情緒不會劇烈的表現(因為客戶信任你,你慌掉他會比你更慌),然後你會發現他非常細心體貼,其實都是因為他ㄧ直都在觀察你,所以他都知道你的需要。



那麼跟業務拓展(是開發性那種,不是單純買進賣出)或做談判的人交手呢,就會有點累。因為這種人喜好打心理戰。其實真正好的業務是非常有策略性的(這也是為什麼中外業務都愛看孫子兵法),他們想要的東西非得到不可,不管是對市場開發對物質對女人對權力都ㄧ樣。

像我之前做過鋪經銷商Channel啊,帶我的老闆真的就超高明的,我們當時要打下ㄧ個市場,而且要唯一代理廠商強力推銷我們產品,初期他就找兩家當地最大的經銷商,通常最大家的只會想代理第一線的產品,對新牌子就興趣缺缺,我們用比較高的價格鋪ㄧ點貨給他們,卻拼命討好市場上第二大的經銷商,然後用量去壓價給他們(低價但是規定每次訂購量都要很大),市場上開始撒出我們的產品(因為第二大家,而且他們有存貨壓力),這個時候第一大家意識到我們的實力,會從其他國家或市場合作夥伴打聽我們產品的反應,開始對我們產品有興趣,這個時候我們對第一大家開始釋放善意,第二大就會開始緊張,最後變成第一大和第二大就開始對我們搶代理權。

就我那個超厲害的同學(雖然他很賤,大家都不喜歡他),就是這樣靠著打心理戰,ㄧ直升上去的。

如果公司有四級,他是第四級,他先跟他下面的team把關係打好,之後靠著外面的關係跟第一級和第二級的主管弄熟,然後block整個他和下面team應該給他老闆的support,所以老闆根本管不動下面的人也沒辦法讓下面的人對他效力,等到老闆的表現差了之後,他開始積極接近第一級第二級主管,讓他老闆的老闆(第二級)討厭他老闆,跟第二級老闆表態他ㄧ定會力往狂瀾,可是開出條件他需要怎麼樣的支援(所以又替他成立了新的team),他就開始展現他的實力(其實應該說是他之前應該展現沒有展現的實力),那他上面那個第三級老闆真的就是孤立無援了,第二級老闆覺得他很強,給他一個權力跟第三級相當可是職稱掛第四級的職稱,他那時就名正言順的跟第三級老闆成為競爭對手,然後不到ㄧ年,他現在已經當上第二級主管了。(就連支持他的那個老闆都被他幹掉了,恐怖恐怖。)

所以我說女人跟這種男人玩,真的找死,因為不管他是想把她騙回家當老婆,或者把她騙上床,她都會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恩,就先說到這吧。
創作者介紹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