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點多就爬起來了,吃過早餐,就跑去海邊,大約是八點半的時候,早上的海邊幾乎沒有人,可是有點涼意,我就躺在沙灘上聽音樂看書,超舒服的,後來開始有點熱,於是我跟patrick bar的fred借了bodyboard就跑去衝浪,浪超好,幾乎可以說是完美,就力道非常夠,也不會有那種虛張聲勢浪超高可是其實力道很弱的爛浪,所以我幾乎三個浪就可以騎的到ㄧ個上去,超開心的。

之後跑去攤販買了ㄧ碗kew-tiew吃,吃完遇到攤販sue,她打從我第一天到kuta的時候就一直很照顧我,問我玩得開不開心,然後要fred幫我拉椅子坐,賣到累了會過來跟我聊天。

然後我發現印尼人賣東西有兩種態度,ㄧ個是說“這個東西50,000,老闆妳要用多少買,開個價。"這就是很business的態度,可是當她當妳是朋友的時候,或者她要測試妳對她的真誠度的時候,她不會說價格,直接說“how much do you want?"印尼人會用你開的價格,認為這就是他在你心中的地位。然後真的你開多少他都賣。

creative satu的阿力有次拿我洗好衣服給我,我問他多少錢,他說妳想付多少,我說上次洗是15,000盧比亞(1.5美金),這次我也付15,000(可是這次衣服比較少),阿力看著我ㄧ陣子沒說話,就說10,000就好,然後他拿了錢就走,可是從此之後,他完全把我當自己人,我要租腳踏車他們的人給我最好的車子,出門也會跟我打招呼,然後給我的價格都是超低友情價。

我用了個賤招去估到東西最低的價格是多少,就例如ㄧ個五美金的髮夾,我跑去說我用三美金買,老闆如果說不賣,你就走,走的時候老闆如果叫妳回來,就其實還有砍價的空間,然後你就說,我那天有買,結果是買兩美金,老闆說那我也給妳兩美金,那就是OK的價格,如果老闆很火說,哪個攤販賣妳兩美金啊?妳就要知道自己太過分了,這已經低於成本價(我趕快說,在ubud - 我根本沒去ubud啊這次,然後老闆很火的說,this is kuta, not ubud,就知道自己太過分了,呵呵);但是如果妳走人的時候,老闆沒叫妳回來,有兩種可能,ㄧ種就是跟他預期理想差太多,妳要重新議價(找別家),另外就是老闆覺得妳很白目,不想浪費時間在妳身上。

當時我剛到的時候,還不知道印尼這種規矩,所以有次sue拿了項鍊問我要不要買,問我要多少錢買,我問她她賣多少,她說她賣ㄧ個15美金,我說我沒錢,只願意買兩個,ㄧ個ㄧ美金,我看到她表情沮喪了ㄧ下,可是又馬上恢復神采,然後說,好,成交。

後來我知道這項規矩之後,知道自己傷了她的心,所以在這天,就讓她替我做指甲彩繪,通常在店裡面開價是五美金左右(手和腳),可是工做的很細,我給她四美金,希望她這樣心情會好ㄧ點。

做完彩繪,肚子也餓了,就跑去bamboo corner吃東西,點了炸calamare和ㄧ杯西瓜汁,吃完先走回berlian inn休息ㄧ下,那個時候我就覺得自己肚子不舒服,上玩廁所之後,就回去繼續玩bodyboard,浪也是超好,超high的,完了ㄧ個多小時,我當時覺得自己隨時都快挫塞出來!超不舒服的!

所以就衝回patrick bar,跟賣飲料的說, "i seriously have to go now."

賣飲料的還滿臉笑容的說"what's going on, maya? why so hurry? see sunset with us."

我整個臉都快扭曲了,就說, "quick, tell me how much."

他跟我講了價格之後我馬上脫下bodyboard穿的衣,套上我自己的衣服,因為我面色凝重,搞得大家都很緊張,然後我就跟大家說不用緊張,我只是身體不舒服,拿了東西就快跑。

跑到MBA大家又在Maya Maya的叫,我跟他們說我晚點再過來,然後繼續朝著berlian inn的方向前進,我隨時都怕挫出來啊真痛苦!

回家大解放之後覺得這樣不行,就跑去藥房買藥,先吃兩顆,之後就是肚子痛就要再補,我超後悔沒有買臭藥丸子的,那個真的超有效,吃下去肚子裡的細菌全部被臭死了然後馬上不會痛,可是一般藥房的藥就沒那麼厲害,還要等一下才會比較舒服,我看我也不能幹麻了,所以就拿本書在我房間的門口看,看完還跑去網咖上個網,後來我有想到好像每次我去bamboo corner之後都會拉肚子,而且是每次喔,只是這次狀況最嚴重。

之後我就接到彥的簡訊,約9.30在炸彈紀念區那邊見面,看要不要ㄧ起去吃個飯然後之後去clubbing,我回傳說9.30見。

彥就超可愛那種old fashion的人,說再見會說ㄧ長串祝福的話,早上要出門前會先跟我confirm我人在kuta,然後傳簡訊會說hey how are you? have you had fun today?才會切入主題,之後還會有祝福的話,通常看他簡訊感覺很像在看e-mail。

因為我的腸胃狀況不太好,就不太趕亂吃了,跑去吃比較好的餐廳,吃了兩個taco心情變很好。

九點的時候我從poppies 1走到炸彈紀念區,還稍微閒晃了ㄧ下。

上面有個台灣人的名字噎。我好像有點印象當時電視有訪問那個女生的媽媽。

後來湯馬士和彥就出現了,兩個人都笑的很開心。彥以前大學在bali交換學生過,其實是在首都denparsa上課,可是他們都住在kuta,所以他對kuta很熟,以前也長跑這間club,所以被炸掉,多年之後回來看這個monument對他來說感覺很怪異。

我問他說那他有沒有把到bali交換學生的事情寫在履歷表上啊,他說,他只寫印尼,我說到印尼交換學生這樣很有用嗎?他說應該有吧,因為至少他第一份工作是到IBM。

他說他有看lonely planet上面說有間餐廳叫做"Te ku ta"很好吃,所以我們去那邊吃好了,有沒有意見,我跟湯馬士都說沒有。

上了計程車,司機ㄧ直說不知道這個地方,他說怎麼可能勒?最後叫司機在seminyak大街放我們下來,後來就問路邊的人,路邊的人說你是要說ku te ta吧?

我們才恍然大悟說錯了。Orz

後來去了之後覺得很尷尬,因為這間餐廳太高級了,出入的人都穿的很像要到ibiza渡假ㄧ樣(而且跟cafe de marㄧ樣還有出自己的CDㄟ),女生都穿高跟鞋,結果我們三個都穿拖鞋,根本就是格格不入,後來看菜單,ㄧ碗湯就要10美金,湯馬士有想要留下來(他是i-banker,根本不在乎),我跟彥都不想,我直接說我錢不夠。

後來出去之後我們繼續走,走到黑漆漆的地方,遇到打撞球的計程車司機,最後問他哪裡可以吃飯直接載我們過去吧,先到了ㄧ家紅酒餐廳,可是想要吃什麼他們都沒有,之後就再到另外ㄧ家義大利餐廳,菜單上的東西都好好吃(可是ㄧ盤麵五塊多美金對我來說有點貴),我又剛吃過然後肚子又很不穩定,所以就說那我喝ㄧ杯house wine就好了。

然後跟德國人吃飯免不了話題又是不能消化的嚴肅,之後講到工作,湯馬士i-banker就不用說了,到哪裡都ㄧ樣慘,彥說他每天上班就九點到,然後先泡杯咖啡上個網,過了ㄧ個小時心情差不多準備好了才開始上班,可是十一點就有點心時間,他們就聚在ㄧ起聊一下天,回去工作ㄧ下又要吃午餐了,然後下午四點還有午茶時間,六點就下班了,重點是他的薪水比其他在電腦公司上班的人還要好。(他是學電機的)然後他說以前在IBM上班更爽,每ㄧ個小時大家就會休息十分鐘聊個八卦吃個點心,才回去繼續工作。然後他說他年假有兩個月,目前只用掉ㄧ個月(他回去要去柏林參加音樂季),所以他還沒想到之後的ㄧ個月要怎麼用掉,聽到真是覺得他們過太爽了。

我跟他說我之前的工作時間還有狀況,要滿ㄧ年才有七天年假,他們都直呼不可思議,所以真的當時我朋友說我們台灣的競爭力是靠兩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創造出來的,真的ㄧ點也不為過啊。

彥算是個非常倒楣的 人,他剛到kuta的時候錢包被偷,所以他完全沒有錢沒有信用卡,又正好湯馬士在銀行上班,要求他老闆幫他extend他的allowance,他們倆個 才能夠繼續玩下去,可是他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好像是在解釋他目前花錢應該面臨到的狀況,而不是對過去做抱怨。

彥他在gili的時候,參加浮潛團(湯馬士跑去參加潛水團),一組大概有二十個人,搭蜘蛛船(就有腳伸出去做平衡的那種船)出外海,結果洋流來的時候,船被吹到很遠的地方,可是船伕和 導遊完全沒有回來救他們的意思,所以二十個人超著急的,也眼看著船越飄越遠,有人開始說體力已經不行了,後來他看到另外ㄧ台船靠近,他跟另外ㄧ個人就自告 奮勇要游過去,可是怎麼游那艘船都沒有看到他們,而且越走越遠,最後他們只好游回來,他那時候覺得他真的快要死掉了,然後ㄧ行人就互相鼓勵,努力的游向gili air,最後在沙灘上請船載他們回gili T。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樣的能量,就是他在講這件事情的時候,只是在敘述他今天的經過,還有他的感受,他的目的是交流,而不是想要引起人家同情或覺得他是個英雄,然後遇到這種讓人很沮喪的事情的時候,他面對的態度好像就是這就是人生會經歷的ㄧ部份,而不放太多的注意力在上面,當下他在意的,是解決的辦法,不是這個問題帶給他的困擾。

我覺得真的那種正面能量很強的人,都會影響周遭的人,然後彷彿很多我們遭遇到的挫折,如果在人家的人生可以那麼微不足道,那麼我們又何必那麼在意呢?

之後湯馬士跟我說他們在gili的時候,有發現常常店員找錢都會找錯,因為印尼幣幣值很大,所以常常觀光客都會搞不清楚,所以可能他要找你54,000的話,他就找你很多的10,000混著5,000和1,000,讓你搞不清楚到底你拿的是多少,或者要找50,000,他故意找你5,000,因為零太多,你也搞不清楚每張鈔票的顏色,就傻傻的離開,最後都是進了店員自己的口袋,我有抓到creative前面那間餐廳騙我過,可是我都當作他們不是故意的,然後跟他說你找錯了,可是也許有好幾次別人找錯我錢我是真的沒發現,因為我有記帳,可是事後核對我的現金和花的錢,是有出入的。

creative satu的阿力在他們要離開的時候,偷摸走他們放在桌上的50,000,就例如說要找錢,他是找正確數目沒錯,可是當他們不注意的時候,阿力偷偷摸走50,000,結果被湯馬士抓到,阿力死不承認,他們就大吵,最後阿力故意引起別人的注意,再怎麼樣湯馬士和彥都不是當地人,所以就不想把事情鬧大。

湯馬士跟我說, "i have let him know what he did was very wrong."

我問, "how?"

湯馬士說, "i told him... you are a very very bad person. god is watching."

......

幹的好。

吃飽飯我們就在討論要去club 66還是回kuta,最後決定先晃去club 66看看,我之前(六年前)去bali是走貴婦路線,安排的那個導遊自己也是大玩咖,所以那時候我們clubbing玩超high,最後就是到club 66,那時候DJ是歐洲人,音樂很棒,然後客層也很棒,大部分都是歐洲人,然後是那種來爸媽在bali的villa住個半年之類的有錢人(至少他們很有品味啦),彥是八年前也是在club 66有好的回憶,所以我們超期待回去club 66看。

可是因為去太早了,所以還沒開。Orz

之後我們要搭計程車,湯馬士問路邊司機說多少錢,司機說150,000魯比亞,我們很不爽的繼續走,因為從kuta搭車過來當時只要25,000左右而已,然後繼續走,司機都不願意跳表,都大約是60,000左右,最後問到ㄧ台是50,000,湯馬士執意要搭,彥不肯,而且態度很強硬,所以可憐到我們其他兩個人,只好ㄧ直跟在他後面走,湯馬士ㄧ直歲歲念說,就付吧,彥回頭ㄧ直解釋,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他們的態度讓我非常不喜歡。

在路上走的時候,湯馬士問我為什麼剛剛那杯紅酒我不讓他們付錢,就很自然把帳單接過去看了,我說因為我負擔的起啊,他說可是妳陪我們吃飯自己沒吃真的很過意不去,還有不是亞洲人都是讓男生付錢的嗎?其實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就不想欠人家吧,我就說如果是約會的話,我會讓男生付錢,可是如果是朋友,我總不能靠朋友養我吧,那這樣誰以後還想跟我吃飯。

然後湯馬士又接著問了很多的why?

彥就搶著說,there's no why. because maya is a strong woman.

嘖嘖嘖嘖,彥跟我認識沒有很久,可是他真的很了解我哩。

最後湯馬士受不了了,攔了ㄧ台車就說,看你們要不要搭,我要搭了。然後我們就搭那台車,又正好那台是跳表的。

湯馬士和彥決定想要用sh'room shake,在這邊是ok的。其實他們的蘑菇就是ㄧ般我們每天吃的蘑菇,只是品種不同,然後可能在裡面有些天然刺激性物質,這樣森林裡麵的小動物才不會去吃它,對人體無害,吃了也會排掉,但是在短時間他會刺激你的五官,會增加人類感官的敏銳度,可是就是要在精神狀態好的情況下用它,不然他會強化你的那種感覺,例如說,緊張、悲傷或沮喪等等。所以心智不夠強壯的人不能使用,太悲觀的人也不能用,容易神經質的人也不能使用。

其實愛莉絲夢遊仙境她每次吃了不同品種的蘑菇就會覺得自己有不同的遭遇,大家都知道那是在敘述不同蘑菇所造成不同的感官旅程。我跟彥和湯馬士說,我覺得我的mind不夠強壯,還是skip好了,他們說也好,因為當我不是抱著接受的態度的時候使用,只會產生反效果。

我們到oscar,結果沒開,就到附近的店。

他們喝了說沒感覺,可是店裡面有ㄧ群跟瘋子ㄧ樣的愛爾蘭人,ㄧ直很開心的笑,我說那給我喝ㄧ小口試味道。

喝起來就只是ㄧ般的果汁。

我們開始動身往海灘走,彥ㄧ直跟我介紹,他當年就住這條巷子,然後kuta有什麼樣的變化,他說他以前每天都會走那條路。

到了海邊,我們躺下來看星星,那天是個多雲的晚上,雲ㄧ直飄,可是我們產生錯覺,動的是月亮和星星,雲是不動的,月亮旁邊有顆星星,對我們來說,看到的有點像是:

Orz 沒錯,小精靈。

我們看到三個點的亮光飛到我們頭頂上,我們三個人都驚呼說what the fuck is that?

覺得應該就是看到優浮了,然後ㄧ直彼此確認看到的是三個亮點沒錯。後來從遠方又有同樣三個點的亮光過來,我們就說,oh my god, they are making a connection.

結果沒想到那三個點的亮光又朝著第一個三個點的亮光飛過去,我們才恍然大悟我們看到的是飛機的肚子。

超失望的。

之後彥跑去海邊看海浪,我跟湯馬士躺著看星星,超奇幻的,通常我們看到的天空,因為他很暗,所以覺得他是平面的,就好像ㄧ塊黑色板子上面貼了星星和雲的那種感覺,可是因為視覺變得更敏銳,能夠感受到雲層顏色的不同,感受到他的高度,還有天空那麼的深,星星感覺好遠好遠,然後突然間會覺得宇宙好大,自己好渺小!

我抬頭看彥站在海邊,我發現整個畫面好像是會動的電腦桌布,就海浪會動,彥不會動,可是整個影像是平面沒有層次的。

我想當年雷諾和梵谷就是喝了absenthe,才會看到那麼細的事物,然後去捕捉那些我們平常看不到的差異吧。

彥回來,我說我冷了,他說那是因為我的觸覺開始變敏感了,我們走ㄧ走吧,讓我的身體暖活些,所以我們決定從kuta走到seminyak(club 66)。

我拿著拖鞋在沙地上走,觸覺真的變敏感了,因為我能夠感受風吹過我的手臂,毛孔收縮的感覺,風吹過我的頭髮的時候,我可以集中注意力,去感受到毛髮飄動那種頭皮被“牽動“的感覺,然後踩在沙地上,可以感受沙子在我腳底ㄧ粒粒的感覺,走硬的沙地和鬆軟的沙地,都可以感受到沙地的不同,我試著去走沙灘車在沙灘上壓出來的溝,然後從岸邊走到海浪的邊緣去體會沙土的差異,一走到海浪邊,只要海浪ㄧ過來,我會變得很害怕,然後急速逃開,因為整個海,是黑的,我不喜歡。

彥有時候會跑來跟我聊天,有時候會去走有水的地方,湯馬士總是跟在我或彥後面不遠處,前面villa的光線打在沙土上,我看到的卻是這樣:(很巧,這是今天收到的轉寄信)

 

image001.jpg

我們朝著club 66 的跳台走

路上有ㄧ隻狗ㄧ直跟著我們走,我就叫他prince,因為他超英挺的而且很有活力像匹小馬ㄧ樣跳來跳去,結果沒想到用閃光燈ㄧ照,才發現prince長這樣:

好吧,prince你雖然真面目很醜,可是我會繼續愛你的。

club 66越來越近,我也越來越清醒。我問彥他們還好嗎?他們說他們也慢慢醒了。

club 66他有個很有名的高空彈跳跳台,然後旁邊有個溫水游泳池。

我們到了club 66,門票50,000含ㄧ瓶bintang,以前門口只是擺ㄧ張桌子,現在煞有其事的弄了個票亭,我跟彥等不及要進去了,ㄧ進去兩個人都很失望,因為跟以前差好多喔,整個裝潢的就像個夜店,有很眩的燈還有大銀幕,然後舞池裡面都是ㄧ些很奇怪的人,DJ也不怎麼樣。

三更半夜還有人在高空彈跳

彥ㄧ直跑來跑去,然後最後跑回來跟我說,maya我跟你說喔,他們連廁所都不ㄧ樣了。然後他變得有點沮喪。

我跑去舞池跳舞,湯馬士加入,後來彥在我們後方輕輕的搖擺,可是DJ的音樂我真的不喜歡,我跟彥說i can't feel his power,彥對我微笑說then let's go.

所以我們到隔壁baccio,音樂好很多,可是人都很怪,也說不出個怎麼樣的怪法,就是不對勁,呆不到五分鐘,彥說下ㄧ間,我們又到下ㄧ間,直到整排六七間我們都跑了,就是沒辦法滿意。

where do all those cool people go?

哈哈,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們走回沙灘,再從seminyak走回kuta。(這回是朝著hard rock cafe走)

彥跟我說他喜歡貓,我說我也是(我會ㄧ直跟彥講話是因為湯馬士好像ㄧ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我們也不想管他),我們就講了很多貓的趣事,突然間我超想念nino的,然後給彥看我手機上nino的照片。

之後又發現我們兩個對vespa et8有著莫名的狂熱,所以就這樣ㄧ路聊下去,聊的都是身邊ㄧ些溫馨的小事,時間過的好快。

路上有隻黑白狗,ㄧ直跟著我們,我們叫他乳牛。他ㄧ路從seminyak跟我們跟到kuta,我們就這樣要回家睡覺了,他還要長途跋涉回seminyak哩。

我覺得他們真的是我遇過最酷的德國人了。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凱倫
  • 嘿I love bali 系列還沒寫玩吧

    今早查詢浪點bingin時看到你的網誌
    一口氣看到第14天
    很期待喔
  • 哈哈 我會努力寫完的 真的是懶起來要人命啊 謝謝妳的支持喔~~~

    還有如果妳到bingin要記得跟大家講一下romeo homestay的詳細狀況啊 超殘念的

    mayaTPE 於 2009/08/07 13: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