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去了大觀台和天子山較冷門的景點,發現沒觀光客的地方都很美,觀光客去的地方都單純只是不太需要走太多路即可到達罷了,中午時刻,景觀台上散落著許多國畫筆墨、畫架和板凳,上面擺著宣紙,用毛筆寫著「小畫家吃飯去了,勿動!」,比較禮貌的也有寫著「主人吃飯去了,勿動畫品,謝謝。」同時我遇到當天第一個遊客,大概是三十幾歲男生,從浙江來,他說他也是要去天子山的,要我幫他照相,因為他話有點多,我怕被纏上,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就趕快跑。接著走到天子山大眾景點,有點恍如隔世的感覺,人真的多很多,還有攤販跟麥當勞,跟我前兩天只能自己帶路餐,遇到猴子比人多的狀況真是完全不一樣。 
 
 
 
 
 
 
我ㄧ直以為雷鋒是東北人(戴個東北帽),後來才知道他是湖南人,難怪在湖南湖北一直看到雷鋒同志
中午在張家界的信義區吃了一碗涼麵,就是把白麵加上很多辛辣香料或一或而成,挺好吃的。湖南人真的很愛吃白麵!
 
從天子山可以下切臥龍嶺。在張家界的三天,第一天走峽谷,第二天走山頂,第三天是從山頂走到峽谷,感覺很奇妙,從山頂上看是熟悉的壯闊場景,從上往下走時,細細長長的石柱,會越變越大,而景色也從石柱頂端看到中段,又看到底端。天子山頂搭纜車只要八分鐘,可是往下走需要三個多小時,穿越在石柱當中的感覺很特別,沿途也沒什麼人,大家都去搭纜車了。
天子山下切臥龍嶺
 
在路上遇到一個杭州來的工程師,和一對父子,那對父子腳程很快,一會兒就不見了,接著會在觀景台看到他們坐著賞景吃東西聊天,然後又被他們超過,消失在下個轉彎處。
杭州工程師說他自己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走在大自然,覺得不自在,問我就算不一起走,可不可以走在彼此的視線內,我說好,我們總是在觀景台會停下來聊個天,接著又各走各的行程。
 
就是先前看到的那些石柱
 
 
 
 
 
 
石柱底部長這樣
 
工程師和那對父子
 
 
 
當晚住到一間奇怪的旅館。旅館還好心把我升級到套房,還有值班經理過來跟我講解各項設施,而我也只花了120人民幣房費而已。房間有分開的客廳和兩個廁所,客廳還有個麻將桌,不像旅館,反而像住家,裝潢擺設彷彿回到過去,當初訂房時看照片,房間很乾淨新穎,網站上旅館成立時間是三年前,實際上旅館應該在二三十年前會是本地高檔旅館,但是長期沒維護,真的很破落。而且空調似乎有生命一樣,按了半天都沒反應,我開窗躺在床上沒多久,他突然逼的一聲自己開始營運了,要退房的時候才知道, 因為這邊資源有限,所以限水限電,晚上冷氣突然開的原因是這邊冷氣只開晚上七到十二點,熱水只有早上幾個小時和晚上幾個小時而已。
 
不能用
 
潮濕的床
 
值班經理說我可以到六樓做腳底按摩,六樓似乎也是員工宿舍,值班經理穿著便服,一邊擦著濕髮從我身邊走過,還幫我倒了泡腳水,前面則是有兩個男性員工坐在按摩椅上嗑瓜子,看電視。
神秘的六樓
 
按摩阿姨從遠處趕來,按摩一個小時才七十人民幣,按腳的阿姨用了土家藥酒幫我按,真的超神奇的,我的鐵腿按一按居然肌肉都鬆了。她說土家神油由一百零八種藥材泡酒製成,過去務農的人沒錢看病,如果痠痛、拉傷或蚊蟲咬傷都是靠土家神油醫治的,她小時候一瓶只要二十人民幣,現在一瓶三百八,問我要不要買,我說不要。阿姨真的很不會做生意,先講了實際價格二十,又要賣我三百八,就算一百五十種藥材製成我也不想買啊。
 
張家界因為濕氣重,棉被枕頭床單實在太濕了,除了濕,還有霉味,才躺下來,全身就開始癢,晚上是鋪睡袋睡的。這會一路濕到成都,等到甘肅要開始大曬衣服和睡袋。
 
要退房的時候發現原來奇怪旅館接的都是地方老人團,我對他們來說算是貴客,所以被升級到最好的房間。我覺得也還好我當初心理滴沽但是沒有嫌出來,不然這樣多傷人家的心。也許在都市裡這樣樣不好,但是在鄉下人家是把最好的東西都端出來給妳,要怪要怪這世界資源分配不公平,讓我們這些嬌生慣養的既得利益者得到的資源比人家多。
 
我覺得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隨時保持謙卑。其實這陣就會感覺到,特別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的原因就是他們覺得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好奇,跟他們在一起會有成長的感覺,反倒是有時候跟同年齡的相處,會覺得他們覺得自己的經驗已經夠了,反而對事情的意見過於主觀批判,這樣想的同時,也替自己封了個頂,不太可能成長了。
 
在不同的環境,唯有對環境謙卑,才能夠學習。
 
還有,在湖南湖北以及中國許多地方,八是吉利數字,什麼都跟八有關,在旅館或餐廳,若不知道網路密碼,一直按八,可能第六個、第十個或第十二個就是了,價格也都是八結尾,房號則是會冠上八開頭,例如二樓的二一一號房,就會變成八二一一,奇怪的是,很多地方都有四樓,就是沒有八樓,我問湖南人為什麼沒有八樓,他們笑而不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