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大峽谷分峽谷和地縫兩區塊,總長十公里,屬喀斯納地形,也就是石灰岩地形,長時間河水沖刷成絕壁、山谷、溶洞和地縫等多樣化的地形,被譽為中國的科羅拉多峽谷,雖然我覺得拿這兩個地方比根本是蘋果比柳橙,不管是地質形成方式到風景,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比,而且各有各的特色和美麗,拿來比較,對比輸的那方都是不公平的,但是可能沒去過美國的中國人來說,沒機會去美國,看看恩施大概也算是跟美國沾上邊,算是行銷的方式吧。
 
早上車子開到恩施大峽谷,幾百米高的岩壁延綿數公里,在陽光下映著銀光,非常震撼!但是早上走在沒有遮蔽的山頂,景色類似昨天看的野三峽,只覺得普通。
 
 
 
中午在景區內的攤販搭建的棚子用餐,賣簡單的飯菜,旁邊還擺了一些中藥材,老闆娘說藥材是老闆上山採的,我們看到燙熟的全雞小小一隻,不像圈養的,問雞也是山上抓的嗎?老闆說是,他說抓雞夏天用陷阱抓,冬天就去追它,它嚇一跳就會跳到雪堆裡,卡著跑不掉,只要撿起來就可以了。村民的生活就是在山裡拔菜抓小動物吃,買豬肉腌臘肉,到山裡面拔中藥材賣。我點了臘味竹筒飯,跟台灣的味道不太一樣,有淡淡的竹香,但是沒有一層竹子薄膜,竹子的香味也不會在嘴巴裡旋繞。可以說就單純只是把竹子當容器盛飯罷了。
 
路上賣東西的小販要上工
 
居然有臘狗肉!
 
 
大峽谷步到尾端的景色比早上美,繼續往前走,會走過古代的河床,古代的河床現在變成步道,但是寬廣的河道能夠想像幾百萬年前的雨季,水量是多麼的充沛。到尾端有台灣看不到的大絕壁和巨大的石柱,走在裡面會覺得自身的渺小,行程結束前回頭看剛走過的大岩壁,還是覺得很震撼。
幾百萬年前是像太魯閣峽谷的河床
 
照片實在拍不出那樣的巨大
 
走在古河床上
 
 
 
 
走到峽谷尾端只要付十元就可以搭電梯下山,以景區來說有點便宜,預計路途應不會太遠,誰知峰迴路轉,走太多樓梯,膝蓋還有點痛。這段是自己走的,在交通轉乘處等其他同團夥伴後,一起搭車到地縫。地縫的地貌同團夥伴都嘖嘖稱奇拼命照相,但是那樣的景色在台灣真的很普遍,快速走完步道就先到集合點等大家離開。
 
晚上就住峽谷附近的農家樂,農家樂類似台灣觀光區的家庭民宿,設備簡單,沒什麼裝潢,但是便宜。特別備註的是,先前提到台灣人在大陸旅遊只能住指定的旅館,但農家樂卻不在此限,台灣人可合法入住。農家樂還算乾淨,晚上氣溫頗低,對我來說比較需要克服障礙的地方是浴室廁所是蹲式的,也是唯一的排水孔,洗澡的時候很蹲式馬桶排不夠快,就一直盯著看怕他滿出來,這件事是我這趟旅途當中一個很大的心理障礙。
 
 
接著的這一天住在鹿院坪,並在坪內活動。遺世獨立的天坑小村莊鹿院坪,亦稱鹿苑坪,沒車進出,只能靠走路,下來一個半小時,上去兩個半小時,也有另外一條步道是翻過兩座山的啞口出去,會需要一天的時間。
 
在過去唯一通往坪內的小橋
 
真的有種走進桃花源的感覺
 
360度被山環繞,出坑的唯一方法就是走無止盡的階梯或爬山
 
坑內的農家樂
 
村裡的人都背這個,拄著一根枴杖,這拐杖除了有登山杖的公用外,走累了無法坐下,可以坐在棍子上或是撐著竹簍
 
我們住的地方
廢棄的房子
 
傳說明末清初朝廷計劃性進行人口移民至四川及湖北,有對裴式兄弟,到了湖北,發現海拔太高,稻米結不了穗,發現鹿院坪這處天坑,於是接了三十六匹白布下來探視,卻不幸被困住出不去。正值絕望之際,看到山鹿,跟著山鹿走而找到水源。之後又有其他口移居,形成一個不到百人的小村落。鹿院坪資源豐富,因此居民也沒有出去的慾望,因為隱密,又產硝,抗日時期還是中方製造火藥的秘密工廠,去的時候還看得到火藥工廠遺址。
 
此地吸引著各處喜好戶外探險的人探索,慢慢聲名大噪後,也變當地政府想要發展的計畫觀光區。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有纜車運送施工器具至坑底,準備開始基礎工程,天坑進出口也開始大興土木,建造遊客中心,另外也在岩壁上建樓梯及棧道方便遊客觀光。領隊說,數年前鹿院坪剛被戶外圈「發現」的時候,他來過一次,一進坑底的時候,彷彿到了桃花源,比起天坑外的世界,鹿院坪的樹特別翠綠,植物的顏色特別豐富,因無人車喧嚷,整個村莊寧靜到能夠聽到遠處的鳥聲鳴叫,感覺就像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而我們去的兩個月後,鹿院坪就開始正式收費且開放觀光。當下真不知道自己應是「慶幸幸好先來了」還是「失望來的不夠早」。
 
鹿苑坪很美,整個村莊三百六十度繞一圈看到的都是絕壁,到了之後,我們從客棧出發,沿著河流觀賞風景,沿路有瀑布和峽谷,當然還見到了火藥工廠遺址,這遺址並不是一座四方建築的工廠,而是在河道邊,有硝石的地方作出槽穴,作為提煉火藥之用。另外一個值得一書的景點是鹿飲潭,當年裴氏兄弟就是跟著鹿走到這個潭,找到水源的,水色碧綠,一住瀑布從天而降,在潭邊則是無比沁涼。在台灣只要有自然潭水,不管多冷大家都還是會脫下鞋子泡個腳玩個水,大陸似乎沒有這樣的習慣,大家也只是在潭邊拍照而已。而這樣一走,也走了十幾公里的山路。
 
 
 
產硝石做火藥的地方
 
產硝石做火藥的地方
 
 
傳說中的鹿引潭
 
 
 
回程我們在一戶民居稍作休息,這邊可樂或紅牛一罐要二十人民幣,原先覺得貴,後來得知這些都是村民從外面背進來的,想到進村之路的折騰,就覺得二十元不算什麼。民居好像也是回到過去,客廳貼著毛澤東的像,還有一些共產黨三四十年前的文宣及標語。
 
 
回到客棧,太陽還沒下山,大家在院子裡吹著涼風,嗑瓜子喝茶,彷彿回到小時候台灣鄉下那種悠閒,覺得很愜意。同隊兩個同伴,體力似乎還沒消耗夠,指著對面的山說想去看看,就出發了。
 
吃飯前,這兩個同伴才回來,說花了一個小時才到對山的啞口,在出入不便利的狀況下,啞口旁居然有間木屋,木屋住了一個老人,老人悠閒的坐在院子裡。老人看到有人經過似乎很訝異,就邀請同隊兩個夥伴到他家坐,熱情的從冰箱拿出沁涼的啤酒請兩個夥伴喝。在這邊基礎設施不是很完善,大多房子都還是用太陽能,每家每戶能有的東西,不是自己種的,就是從村莊外背進來的,包括冰箱和啤酒,能想像兩個夥伴手上拿著沁涼的啤酒時有多麼訝異。
 
原先預計六點吃晚餐的,到了七點都還沒開動,走了ㄧ天的路,大家都非常餓,才知道老闆和老闆娘為了張羅我們的晚餐,要走到天坑外採買,有點耽擱了。吃完飯,不到九點,和湖南室友累得躺下來就睡著了。
 
老闆娘妳終於回來了!我等的妳好苦啊!
 
一大早準備出山,走幾個月前才見的新棧道,非常新且完善,之字形沿著岩壁上去,彷彿參加101登高賽。棧道在最好的位置,可以看到天坑全貌,晚上的濕氣遇到早上的太陽,水氣在空中蒸騰,村莊彷彿蒙上一層薄紗,讓人想駐足多看幾眼。
 
出了天坑,是一大片的工地,工人忙碌的修馬路和蓋遊客中心,準備兩個月後的營運。領隊說,過去因為交通不便,戶外遊客通常需要留宿一兩晚和做飲水及食物的補給,於是村民把住家改成農家樂留宿。未來交通方便後,天坑會變成一日遊景區,對村內經濟影響很大,村民曾經抗議,在政府決策的執行大於民間意見的情況下,工程仍維持進行。
 
要出天坑了,回頭看一眼
 
出山後,需要搭數小時的車至下個目的地利川,到了利川,同隊夥伴們要去騰龍洞,而我只想好好的洗個澡,吃個飯。
 
湖北湖南餐餐都是辣椒和麵,肉都是各種臘肉,非常不適應,常常人家都說這臘肉特別好吃,或特別香,對我來說吃起來都一樣。前天「豐盛的早餐」居然是白麵條、稀飯配醬菜、饅頭。我已經爬了快兩個禮拜的山了,感覺就是沒力氣。人也不會累,精神狀況也很好,就是懶懶的,爬山不酸不喘,但是腿就是抬不起來,後來發現其他團員也是同樣狀況。到了利川,約了同團年紀相仿的四個女生跑去大吃重慶火鍋。
 
利川離重慶很近,雖然在湖北,可是口味偏川菜,人也操四川口音。當年讀書的時候,住過法國阿爾卑斯山區,非常靠近瑞士日內瓦,當時雖是法國屬地,但是那邊的人比較像瑞士人,不像法國人。有時候旅行久了,對於「邊界」的概念會變得很模糊,甚至當在不同文化中生活久了,淺移默化當中行為及思想都會開始改變,有段時期會有歸屬感和自我認同的掙扎,但又過了一段內化的時間後,對邊界的概念模糊後,就比較能坦然接受個體文化的差異性。
 
這邊火鍋真的好吃,肉是溫體肉,肉丸都是現揉的,牛肉丸是先把牛肉打成絞肉,和上新鮮香菜,捏成丸子,因為太久沒吃新鮮的肉,我們點到餐廳來不及準備,像飢民一樣狼吞虎嚥,老闆娘還跑來問說妳們是東北人嗎,我們說南方,她還自言自語的說吃那麼多肉,是東北來的沒錯。
 
吃飯談笑間,同伴分享了很多在中國參加戶外活動的種種,同團很多人都有沙漠徒步的經驗,一直推薦我走騰格里沙漠,他們說沙漠可以考驗一個人的意志力,然後要去寒帶的,駱駝毛比較長,很漂亮。也說一定要跟大部隊,因為走沙漠很花錢,大部隊因為眾數的關係去分攤GPS、設備、醫療等分用,比較能負擔登的起,人多也安全,有個女的就說他們在路上遇到一個英國團,只有三人,加嚮導四人,等到回到烏魯木齊,已經聽說他們失蹤了找不到。
 
另外就是因為我的旅行咖啡機回老家,快一週沒碰咖啡因,身體轉變很奇妙,先是一直很想睡,頭痛,最後變的頭腦很清楚,精神好,前天從晚上九點半睡到早上六點,昨天是晚上八點半睡到早上六點半,我已經很久沒有睡超過七小時了,肩膀肌肉也很放鬆。
 
原先行程走完清古河床後,要去重慶看武陵三峽,現在只想去重慶找自助洗衣店,好好把衣服洗一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