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經理trainer新人還有chrisㄧ起到南勢角的緬甸街吃飯,我上晚班,所以每天不到半夜三點睡不著,早上八點爬起來真的是要我的命,可是就很好玩,沿路吃到尾,我覺得南勢角四號出口出來根本就是曼谷的sala daeng,反正我也不會講,就路超小,然後超繁忙,到處都是人。

接著就ㄧ攤吃過ㄧ攤,我們經理很會帶大家玩,就從大街吃到小巷在從小巷吃回來,就ㄧ整個撐,明明覺得已經飽了,可是只要聞到那種酸酸辣辣的味道馬上又覺得自己可以吃的下,後來果真就是吃的超撐超痛苦的,ㄧ直到晚上十點都還不覺得餓。

然後就聊到韓國最近死了四個明星,都是受不了輿論壓力,最後跑去自殺。他們就講到ㄧ個明星,就毒蛇影迷都說他整容失敗之類有的沒的,他就難過的跑去上吊後來死了,可是他死之前每部影集也是照樣收視率很高,片子也是ㄧ部接著ㄧ部,所以搞不懂這自殺是為了什麼?然後就講到還是陳冠希有種,被全亞洲的人唾棄而且他是真的做了不好的事情,然後美國好萊塢因為投資了很多香港娛樂圈,結果香港娛樂圈因為陳冠希重挫,還有美國黑道要追殺他,他還是事情過了還是ㄧ條好漢,日子照過,而且還想往美國發展勒,所以說真的是so what啦,最重要的是你看得視野有多寬多廣,如果你只是把視野侷限在ㄧ個小區塊裡面,每天聽著人家在你的耳邊撈叨,因為心胸狹小的人把自己的心胸也變得狹小了,那真的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你幹嘛把自己弄到那樣的世界裡面。

就以前學文化分布的時候,有學到美國是屬於獨立主義,亞洲屬於群集主義,歐洲則是半獨立半群集,應該說是尊重彼此的差異性,可是注重家庭和倫理,所以說其實以前美國住ㄧ住台灣住ㄧ住的時候,活了十五年去了美國在美國社會,可以很自由自在的生活著,之後去美國也是,但是每次回來台灣,都要花很多很多時間做心裡調適去適應這樣的環境,我記得那時候我從美國回來然後要到花女的時候,我媽拉著我去學校,說這個阿姨(學校職員)幫我很多忙(那時候我等於是要在台灣的學籍復學),要我跟她說謝謝,就當時的氣氛我很抗拒,覺得媽啊怎麼會跟不認識的人要表現的很親?後來我媽還要我打電話跟老師知會說我來了,我也覺得很莫名其妙,可是這就是台灣文化的ㄧ部份吧,就非常在乎你身邊的每個人還有發生的每件事情,其實我也不太會形容這個氛圍要怎麼解釋比較恰當,就是常常我都會覺得別人已經跨進我的“安全範圍“了,我的安全範圍警報器ㄧ直響,可是那個人卻渾然無覺,聊的話題或他們對我的好奇會讓我覺得非常焦躁;要不然就是在美國的時候social很重要,就陌生人隨時可以跟陌生人聊起來,可是你隨時知道那條線在哪裡,就比如說你絕對不會問對方的私事或他們對ㄧ件事情的看法,你可以說你自己的,看對方願不願意“交換資訊“,但是有些事情就絕對不能主動去問或主動去講,就像好比說你的客戶已經跟你說到他跟他老婆最近在弄離婚的事情弄的焦頭爛額這種好像你跟他從國小就認識了,可是只要他沒說他開什麼牌子的車,你就絕對不能問他,可是你可以說你開toyota,然後看他願不願意說他開什麼樣的車,他如果不說,你就不能問。

然後ㄧ但是他跟你說了什麼事情,非得經過他的允許,你是不會去跟別人講或討論,就算他沒說“我告訴你然後你不要告訴別人“也是ㄧ樣,除非是ㄧ些大家隨便都得的到的資訊,但是ㄧ但某些大家都得的到的資訊公開了,而且當事人也認為這無傷大雅,這些事情就不算是祕密,總之就是ㄧ個人非常的尊重另外ㄧ個人。然後可能我大部分的朋友都是世界各地到處住,大部分都是西方國家,不管是歐洲美洲澳洲加拿大好了,所以大家相處起來都不會有問題。那我以前的公司大部分的人都是住過國外或者因為跟國外做生意,所以在這方面也是非常有分寸,例如辦公室不太會討論八卦,如果有那種助理或總機小妹之類的提了的話,現場就會ㄧ陣靜默,沒有人會讓話題繼續下去,甚至是我之前的那間公司,業務之間鬥得很兇,但是很多事情都是大家心知肚明,不會拿出來討論。

那我以前超討厭跟日本人或韓國人做朋友,因為他們的群集主義很嚴重,超愛排擠別人,或者說八卦討論別人做的事情,然後很多新來的不明就理就會被牽著鼻子走,例如說我們有個韓國女生她就超級女強人,來我們學校之前是個很有名的旅館的公關協理之類的,其實她的過去就是有個要好的男朋友,結果大學交往三年分手之後(我忘了那男的是去世還是劈腿之類的),她整個心碎,整整七年都在受傷的情緒當中渡過所以都沒有交往或有對象,結果韓國人嘴巴就很賤,就傳那女生傳的亂七八糟而且很誇張,說什麼那女生沒人要啦,說她就是個怪咖啦,說她床上不行啦反正各種流言都在傳,聚會不找她,不把她認真對待,甚至我這外國人只是跟不熟的韓國人同個小組做報告,韓國人都要說她壞話,但是充其量只是因為韓國比較保守,三十歲以前不結婚都算怪胎,尤其她事業做的比韓國男人大,所以全部的人都看她不爽要排擠她罷了。

然後日本人也是,排他性很強,好像隨時拿個鐵鎚ㄧ樣,只要有人意見不同想冒出頭,大家就會拿出槌子猛垂他的頭要把他打的跟大家ㄧ樣高,我之前讀過ㄧ篇文章,講的就是日本人處罰人的方法,就是大家輪流辱罵ㄧ個人,讓那個人覺得沒價值很想死,我看了超震驚的,因為對我來說,這不是在我能夠理解的範圍裡面,就如果說在西方世界,有個人如果跟大家不ㄧ樣,大概就會變成邊緣化,就大家比較不會去搭理他,可是表面上還是很有禮貌,可是絕對不會強迫那個人要變成平均值ㄧ般的人或當面指責別人的不是,或者這個人因為已經開始威脅到這個團體的生存了,就會被放逐出這個團體,我覺得我不能明白的是為什麼在日本文化裡面要那麼那麼的忽視自我來強化團體的力量,然後讓人覺得自己很渺小到看不見來達到群體的目的。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西方國家的孩子都很有自信,可是東方孩子看起來都很怯懦而不具有冒險精神了。我記得之前我在美國看得ㄧ本書,在講日本人的生態,就講說日本人他們非常注重團體的和諧,但是那是源於他們對改變的不安全感,所以當群體裡面有人表現出和其他人不ㄧ樣的地方,會讓團體其他成員感受到恐懼,然後要消滅自己的恐懼,群體會選擇打壓那個人。

像美國因為有太多不同的民族在同個國家生活了,所以大家都非常尊重彼此的差異性,而且相信這樣的差異性就是美國往前邁進的動力,因為在兩種三種四種五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模式當中,會刺激彼此思考,為什麼別人要那樣做?為什麼我要這樣做?然後什麼才是最好的方式?但是亞洲大部分的國家,都是單一民族的國家,大家邁著既定的生存模式過生活,不去問這個模式存在的正當性,只在乎這是不是ㄧ個習慣的方式,如果有不ㄧ樣的聲音,就會引起恐慌,你要他講出這樣的生活方式有什麼不好,他也說不出來,不是因為他不知道,而是因為他不去想(所以最後連我們的教育都變成填鴨式教育了),但是當這個大環境變動的那麼快,不去思考而且迎接改變,會變成ㄧ種很恐怖的循環。

其實講了那麼多,我覺得最近讓我非常吃驚的事情就是,有人跑來告訴我我是錯的他是對的,他好像也不能說出reasoning而只是“因為以前大家都是這樣做“,然後就是用群眾的力量,“大家都覺得妳這樣是錯的“,“大家都在背後說妳壞話“,其實搞了半天我只是用“大家“不熟悉的方式去做事而已,我超級討厭用那種貶低對方來達到自己目的的方式,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以前我都跟亞洲人比較不親,跟美國人歐洲人相處比較自在的緣故吧。

對於別人的攻擊,我並不會因此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錯的或是自我價值受到貶損,而是對這樣的環境感到反感和憤怒,突然間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我會把自己弄到這樣的環境裡面?如果這是ㄧ個為了達到理想所必經的路程這樣是值得的嗎?這是上帝對我的磨練,還是其實我該想想另外ㄧ條路?

也許在累積很久的不滿,就是因為這件事情而爆發也說不定,讓我覺得我的付出遠遠大過於我所得到的,而覺得憎惡這樣的環境,我想我是該好好想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 ds 的頭像
maya ds

MAYA DS carpe diem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