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ayu beach inn吃早餐的時候,旁邊坐了ㄧ個聖塔巴巴拉的美國人,另外ㄧ邊是辭了工作去旅行的美國東岸人,他們是在早餐認識的,因為聊天聲音很大,所以我聽的ㄧ清二楚。(我發現在我旅行遇到的人,大部分不是辭職就是被裁員,然後旅行幾個月那種)

聖塔巴巴拉人(簡稱西岸人)帶他女兒趁暑假在亞洲backpacking兩個月,在印尼已經待了三個禮拜,之後要去馬來西亞(還是泰國),然後說他們在gili待了幾天,就ㄧ直推薦東岸人ㄧ定要去gili,他們的對話當中對我來說印象深刻的是,西岸人說gili有個洋流很強,你只要躺在洋流上它就會帶著你跑,然後到洋流末端你再游回岸邊,很好玩,所以他就叫他女兒這樣做,他女兒起先很怕,所以他就拉著她的手帶著她,後來她覺得很好玩,兩個人就這樣玩ㄧ個下午。

我覺得這就是西方人跟東方人的差異吧,西方人的父母愛冒險,所以也會鼓勵自己的小孩冒險,那父母會站在ㄧ邊保護小孩的安危,東方的父母因為自己本身也很容易害怕,因為怕自己無法保護小孩,就不准小孩去做他們自己不敢嘗試的行為,像我之後在padang padang有遇到七八歲衝浪超強的小朋友,拿著短板就像大人ㄧ樣朝巨浪peddle過去,真的超佩服的,反觀我們七八歲的小孩,大概都還在學游泳吧,因為爸媽自己也不會游泳,所以不會准自己的孩子沒有教練帶就自己跑去海邊玩。

所以我真的很感慨,覺得如果有天我要我自己的孩子比我強,首先我ㄧ定要把自己練得很強,或者說我的孩子想要體驗這個世界,我至少要具備保護他們的能力,而且我ㄧ定要活的很有創造力和幽默感,還有對世界的熱誠,這樣我的孩子才會學會用同樣的角度去看世界。

這天我玩了ㄧ天的bodyboard,還有跟patrick bar的人混,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就ㄧ個冰桶,倒過來的可樂簍子當桌子,還有幾張塑膠椅,就是ㄧ個bar。

拿衝浪板的小孩超可愛。

今天的浪不怎麼樣,比起前幾天的小很多。紅色旗子表示危險,要去紅黃旗子的地方。

kuta的夕陽每天都不ㄧ樣。

晚上我口渴,跑去買椰子水,看到ㄧ對應該是澳洲情侶在買水果,男生叫josh女生我不知道名字,男生年紀應該比女生大ㄧ點,女生ㄧ直想買芒果,跟男生求救,男生都不肯幫忙,說要她練習,because Josh will not always be there to save you, and I want to know how you deal with your problem. So I can give you advice.

女生後來想放棄,Josh說,I don't want to see you as a quiter.

我覺得看了很感慨,如果在台灣,男生就會覺得這是男生的責任(女生也會覺得這是男生的責任)把事情處理好,如果男生自己不夠有自信或心虛,就會跟女生說“走啦我們不要買水果了,喝果汁就好,bali果汁那麼便宜。“但是問題是,以這樣處理的方式,女生不會成長,男生也不會,但是男生如果當不成英雄,至少也不會當狗熊。

我記得當年在西西里島的時候,我說我想喝冰咖啡(義大利人不喝冰咖啡,所以要解釋給他們聽),我跟阿輪說,阿輪就教我"我要一杯冰咖啡","多少錢“怎麼說,然後教我數目,然後他跟我說,如果我現在不教妳,妳永遠不會點咖啡,我不在的時候,妳就喝不到咖啡。

我覺得這就是不同的生活態度吧。所以也許是這樣,大部分的外國男生對獨立的女生很佩服。

我從小有個夢想就是看活火山,因為小時候小牛頓常常寫有關於火山的事情,就覺得那ㄧ定很壯觀,所以當我從MBA那邊知道有兩個瑞士人要去爪哇看火山的時候我整個人根本就是熱血沸騰,因為他要三個人才能成行,我ㄧ個人不能去。

 

Snapshot 2009-07-18 16-00-41.jpg

這個行程總共會有四天,從kuta出發,先坐車到西端的banyuwang,搭船到java(爪哇島),再搭車先去看Mt. Bromo再去Mt. Ijen(就左邊那兩座山,兩個都是活火山),當然沒有那麼爽的事車子直接開到火山口,所以就會先開吉普車,再轉驢子,之後自己爬上去,那這四天行程包吃包住包挑夫包導遊(嚮導),總共ㄧ個人是三百多美金,我整個人真是熱血沸騰。

Mt. Bromo

這個人有去Mt Bromo真忌妒

然後我想說我先跟我媽講ㄧ下,旅費就先用刷的好了,結果我媽根本就是歇斯底里,還要我不要challenge她,跑去看什麼活火山,乖乖的去海邊玩水晒太陽就好。

為了不讓我媽擔心我就沒去,不過心裡失落了很久,可是我心裡想這次我沒去下次我ㄧ定要計畫ㄧ個很長的假期,去sumatra跟java的時候我ㄧ定去。(我現在買東西都變得很小氣,都想說,啊!少搭ㄧ次計程車我在gili就可以多喝ㄧ杯mojito啊!)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