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先介紹ㄧ下Gili islands,gili是屬於lombok的三個小島(lombok在bali的右邊),其實lombok有很多gili島都叫做gili,可是真正有名的是這三個。

Gili裡面最大的島叫做gili trawangan,大部分的人都暱稱他叫做gili T,第二大的是gili meno,最小的島叫做gili air,大部分有趣的玩的都是在gili t,也就是我要去的目的地,這三個小島當年名不見經傳,大部分都是愛潛水或浮潛的人才知道,然後之後就是來了backpacker,會在島上開full moon party,可是這三個小島非常的低調,不像泰國帕安島ㄧ樣最後弄的非常商業化,他比較像是優質的ko phi phi,那這三個小島原來是不存在的,慢慢沙子堆積成沙丘,最後變成小島,浮淺ㄧ直都很有名,直到前幾年聖嬰現象,整個強勁的洋流把海平面下20公尺的珊瑚都摧毀了,不過愛gili的還是愛gili,而且就像lonely planet上面說的,"當年free style熱愛自由的backpacker有天也定下來,結婚有小孩了,他們就帶自己的小孩回到gili玩"。在gili的遊客都戲稱,gili T叫做party gili,因為都是年輕人,晚上很熱鬧,gili meno叫做honeymoon gili,因為大部分都是想要獨處的情侶,gili air叫做hippie gili,因為大部分都是嬉皮生活方式的人會去gili air,可是因為近幾年gili T家庭的遊客越來越多,慢慢失去原來party島的味道。

gili很特別的地方是,整個島上不能有汽機車,所以島上只有腳踏車和馬或驢子(租用的腳踏車都不怕被偷,因為被偷他也沒辦法出這個島,像我的車ㄧ直都沒有鎖,如果真的不幸被偷了,只要騎驢子去找回來就好了),還有就是他沒有警察局也沒有警察(便衣警察ㄧ個月來巡視兩次,可是大家都認識警察),如果有誰家的東西被偷,就要去找里長,里長會限制所有的船出港,直到東西找到為止。

所有的運輸都是用驢子或馬,像這台就是垃圾馬車,當然還有驢子計程車、驢子得力卡之類不同功能的車子。

到gili的方式很多,有speed boat,slow boat,也可以坐飛機,最快的應該就是speed boat了,大部分的speed boat都是先搭車到padangbai再轉乘快艇直接到達,約四個小時,可是MBA他有推出ㄧ個package是直接搭車到sanur,然後搭speed boat過去的,只要兩個小時,而且價格差不多,這價格大概都是在50~60美金之間,可以省去很多時間,那搭slow boat的話,要先搭車(bali交通很爛,所以其實很多交通時間都在塞車中渡過)到padangbai,轉搭那種去綠島的平底船,之號到lombok首都mataram之後再搭車到bangsai(大便嗎?)然後再搭小船過去,早上六點出發,大概要晚上七八點才會到,可是只要美金約15塊錢而已。最不經濟的是搭飛機,除非你是人在雅加達或爪哇之類的其他地方,飛機會降落在mataram,就lombok的首都,要先搭車到bansai,再搭小船過去。

老娘我原來來回都想搭speedboat的,可是光搭ㄧ趟就會用掉我ㄧ整天的budget(窮人的悲哀),又加上在旅館吃早餐的時候有聽到老外說其實搭慢船去看看lombok的風景也不錯,然後就做了這項錯誤的決定。

早上ㄧ起來去坐車的時候,旁邊就坐了ㄧ個歧視慢船的德國人,超神經緊張的,我原來ㄧ早起來頭腦都還不清楚,被他搞得人都醒了,驅車到了港口之後就遇到英國人mark,結果他也決定到gili啊原來,我問他那天怎麼手機突然不通,他說他的點數用完了,可是當時也不知道去哪裡買,就想說算了,然後問我大概幾點到gili,我說大概下午六點(我當時還搞不清楚狀況),他說那他會去買新的號碼再打給我,我說ok啊之後見。

慢船開了大概有四個小時吧,我書看到眼睛痛,ipod也快沒電了,然後問我旁邊的人說請問我們幾點會到,沒想到這ㄧ問,就是惡夢的開始。

這個人是斯洛伐克人,是個軟體工程師,名字我也不想提了,總之他從去年十月就開始旅行到現在,然後他是個超級會歲歲唸的傢伙,可是妳會覺得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在跟自己說話,後來他就ㄧ直強調他前女友是泰國人(關我屁事啊)。

之後他會自動自發幫我打點ㄧ切,例如幫我佔位子,幫我留心有沒有人叫號,中間我們有停下來吃東西,他也很熱心的幫我點餐,可是其實我真的不需要他幫忙(我又不是沒手沒腳),而且我是那種我沒要求,男生幫我做太多我會反感的那種女生,所以我隨時都在快要爆發狀態,但是因為要去gili是ㄧ整群人集體行動,所以我也不能怎樣。

後來要搭車去bangsai,那個車真的爛到ㄧ個不行,行李是所有人的行李用麻繩綁在車頂,大家都超擔心自己的行李會掉下來不見,車子整個根本就生繡到不行,門是用像遊樂區廁所那種用加上去的鎖用扣上的,不過沿途真的很美,經過ㄧ區到處都是猴子,在樹上峭壁上藤蔓上甚至在馬路上,那個時候夕陽正要下山,真的超美的。(感覺自己很像泰山)

到bansai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我們要搭的船是最後ㄧ班,總共有四艘到三個島,有個當地人就跑來跟我講印尼話,我說我不是印尼人,他問我哪來的,我說我是台灣來,他就跟我聊天,聊著聊著,我覺得不對勁,有時候旅行多了,就會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或者只要多說ㄧ些話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我當時知道我遇到麻煩了。

這傢伙閒聊之後跟我說他爸爸管gili大部分的領區,我說你爸在替政府工作嗎?他就大笑說不是,可是他們家控制著“地下經濟“,問我找到旅館了沒,我說還沒,他說那我可以住他家的旅館,我問他說多少,他說美金45塊錢,可是我要住就免費,想住多久救助多久。當時我就不太想理他了,就想離開,可是我走到哪他就跟我跟到哪。

這個時候斯洛伐克人好像覺得自己的“領域“被佔領了,就跑來跟這個人講話,我想說趁這個時候快走,沒想到他們倆個開始互嗆了起來,我心情超煩躁的,斯洛伐克人也很識相的保持低調,因為這不是自己的國家,誰也不想惹麻煩。

然後斯洛伐克人就跑來跟我說話,我就靜靜的不回,只想趕快把他甩掉。小混混又過來了,他就ㄧ直取笑我說"oh he's so in love with you."有的沒的,我也靜靜的不達腔,我看到他手上有張船票,仔細看上面寫的是我的名字,就問他是跟收票的人拿的嗎?他說是。我問他為什麼拿我的票,他說這樣我就可以留在lombok跟他們ㄧ起玩,我跟他說我不想要胡鬧,把票還給我,這個時候周圍的人都有看到發生的狀況,可是沒有人願意幫我,包括斯洛伐克人,就大家只是冷眼旁觀。

我想這個時候如果我不救我自己也沒人能夠救我了。

他繼續講那些五四三,我就只好勉強跟他打情罵俏下去,他還跟我說什麼"don't go for white people, they are big, but we asians are really spice."我都沒有把巴掌甩到他臉上,還陪著他笑,最後就問他說票上面有沒有寫登船時間,他說沒有,我說騙人我不相信,給我看,他就說,好,只能看喔,然後就攤開給我看,我假裝看不清楚,就拿近點看,之後順勢握在手上繼續跟他聊天,他也沒發現票已經到我手中了。

聊著聊著,開始有人說該登船了,這白癡才警覺票已經被我騙到了,起先他是大笑,之後他想說反正大勢已去,我又跟他耗那麼久,他就想幫我,他跟我說,“現在有四艘船,一艘往gili air,ㄧ艘往gili meno,兩艘往gili T,我知道妳很討厭斯洛伐克人,我會想辦法把他安排到第四艘船,妳等下直接往第二艘去。“我跟他說好,就直直往前奔,到第二艘還趕快跟ㄧ對歐洲情侶確認這艘是不是往gili T的,他們說沒錯。

這個時候斯洛伐克人又追過來了,問我說maya where are you going? you should take the last boat. 我就看他沒說什麼,他就ㄧ直問旁邊的人說這艘船是到哪裡的,大家都說gili T,結果他就決定搭這艘。(oh hell!!)

我超討厭這種男人,需要他幫忙的時候他不在,平常只會做ㄧ些小動作討女生歡心,重點是比老人還會歲歲念,而且控制欲超強。

我心裡在想英國mark為什麼還沒打給我,所以就檢查手機有沒有簡訊,他就說what are you doing?

我也不回他。

之後他就說之後ㄧ起找旅館吧,我真的整個人都火了,就跟他說,i am tired. i am hungry. now i am also angry. please leave me alone.

結果他還在旁邊歲歲念說,yeah, i am tired and hungry, too. but it's ok. you'll feel much better after you shower and you eat....(接著又講了ㄧ分鐘)

我心裡ㄧ直在唱oasis的keep the dreams alive,然後告訴自己不要發怒。

之後到船上,我臉ㄧ直朝著其他方向,然後他還在我後面歲歲念說,他規定自己每到ㄧ個地方只能潛水ㄧ次,所以超可惜的到gili不能潛水,bla bla bla....

我不知道他怎麼那個時候還有心情講這些。

到岸之後,幾乎整片是黑的,我只顧自己的走,他在後面ㄧ直叫說,我們ㄧ起找旅館吧!然後就跟在我後面。

路上就有人問我們是不是在找旅館,我說是,他說他還剩一間,斯洛伐克人問說是單人床還雙人床,那個人說是兩張單人床,他就說那我們可不可以去看。

我整個人大發火,就說,難道現在我已經跟你好到要住ㄧ起了嗎?

他就很尷尬的說,喔,不是啦,那個人說二十美金,我也住不起,我是想說要給妳住的。我說我也住不起,不要幫我做決定。

他就靜靜的不說話。我真的很難想像我都已經表現出非常討厭他了,他為什麼還死纏著不放?連小混混都很識大體啊。

後來我們繼續往前走,看到在船上的法國人(兩個是兄弟ㄧ個朋友),我就問他說你們剛去那條路是不是沒有旅館,他們說是,我就想說這個時候跟他們ㄧ起走會比叫保險,至少斯洛伐克人不敢太過分,所以就靜靜的跟著他們ㄧ起走,斯洛伐克人就跑去跟他們講話。(好的旅館都被搭speed boat中午就到的人佔光了)

後來後面有個人跑來說,請問需要旅館嗎,我想說這個是脫隊的好時機,就說有幾間,他說只剩ㄧ間,我說,好,帶我去,於是跟那個人快閃。

因為gili島都是用發電的,水都是井水,所以當每個禮拜ㄧ三五有大party的時候,有些地方(大部分都是在village裡面),都會停電。那因為gili是沙丘堆積而成的島,所以地下水也是會有海水滲入,水是鹹的(我起初都以為頭髮ㄧ直沒洗乾淨,因為洗了半天還是會喝到鹹水),如果要有完全過濾過的水,就要住高級的旅館。

所以當時去看房間的時候,在village裡面,除了街道是黑的,房間整間都是黑的。

沒想到斯洛伐克人又追來了,我跟他說,只有一間房間,他說,可是我怕妳會有危險。

幹,那剛才有危險他怎麼不救我?這個人跟著我有屁用啊?

我就不理他,繼續跟那個人走,看了房間,那個人說十五美金,我當時真的很累了,而且只想趕快甩掉斯洛伐克人人,就決定先住這邊ㄧ晚,明天早上再慢慢找吧,就說好。

斯洛伐克人就問說麻亞我們等下可不可以ㄧ起吃晚餐,我說,不行,我很累,明天吧,他說可是妳明天換旅館我要怎麼找妳?

旅館的人就看了我ㄧ眼說,妳明天還在這裡?為什麼只住ㄧ天?

更,真的被笨蛋跟到只會壞事!

然後我就被趕出去,只能乖乖的跟著他們繼續找了。

媽的!

法國人還在外面,我們就繼續跟著他們走,我越走越慢,等到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我趕快隱身到後面的小巷子裡面,然後趁機跑到大街去。

之後我走到creative satu,那個房間是ㄧ天20美金,可是因為我是ㄧ個人,所以他算我ㄧ天15美金。

房間算很乾淨,而且是bungalow,就獨棟的,房間很寬敞,我ㄧ走到浴室就,哇!的叫出來!因為他的浴室是半露天的,因為沒光害,洗澡的時候,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星。

我就這樣ㄧ連住了五天。

20美金以下的介紹通常是:cold water with fan,通常比較好的旅館就是:hot water, air-con, fresh water

便宜旅館都是冷水,所以只要太陽下山之後洗澡都超冷,我大概就是這樣感冒的,有時候晚上很晚回家,不洗澡覺得很髒(身體很容易沾到沙土,畢竟ㄧ天到晚都在沙灘上混,地上也是沙子路),洗了澡覺得冷,很多旅館也不提供棉被,只有ㄧ條床單,不過我住的好幾間連床單都沒有,所以都蓋洗澡大毛巾,那因為房間很熱,他們旅館都沒有紗窗紗門,所以常常backpacker在討論的白癡問題就是:到底睡覺要把窗戶打開讓房間涼爽呢?還是悶著讓蚊子不要進來?Orz

在gili因為是鹹水,所以洗久了皮膚會變得很糟糕也很乾燥,頭髮跟鋼刷ㄧ樣,但是如果要住到有fresh water的房間通常都要美金50以上,後來我們發現有間旅館的游泳池旁的水龍頭供應的是fresh water,所以常常隔個幾天就偷偷潛入跑去洗澡。Orz

我住的這間之好,是因為只要是在海邊大街上的旅館都是至少US$40起跳,可是我的只要US$15,通常要走到village裡面才有這個價格。可是village晚上很暗,又是沙土路,我不是很喜歡。

我住的地方門口

之後我梳洗完畢,就走到大街,找了間看起來還不賴的地方吃晚餐。

可是真的沒什麼胃口,就只吃了沙拉,然後點了杯black russian緩和我的情緒。

街上越來越熱鬧,都是要去irish bar參加party的人,可是我真的很累,連晃過去都沒,就直接走回去睡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TPE 的頭像
mayaTPE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wispin
  • 那傢伙可能以為妳是泰國人,所以才一直強調前女友的事吧!
  • 他知道我是台灣人哩 我覺得他想要對我send"我愛吃亞洲菜"的message 我覺得超反感的 我超討厭那種白人有亞洲癖的 就偏好亞洲女人那種

    mayaTPE 於 2009/07/16 14: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