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上我騎著湯米的腳踏車跑去找卡林和尚.克勞德在他們的bungalow那邊吃早餐,尚.克勞德吃飽後就繼續到處晃,我跟卡林繼續坐在那邊聊天,後來來了個美國女生騎腳踏車經過,問我們說那邊早餐上的快不快,她時間夠的話想要吃個早餐,我們就說還夠快,而且邀她ㄧ起吃,所以她就跟我們一起坐。

卡林是摩洛哥人,在法國受教育,法國讀MBA的時候曾經到密西根的ann habor交換學生,所以我們兩個話題很多,我覺得他像法國人比像摩洛哥人還多。

那那個女生,我現在忘了她的名字,總之她也是密西根州的人,所以卡林跟她有些好聊,那因為那個女生來參加“女子衝浪營“,我又玩趴板,所以跟她也是有些話可以聊。

吃飽飯之後她趕著要還車,所以我們跟她說掰掰。

卡林說密西根州有種特色,他ㄧ看到那女生就知道她是密西根州的人,我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他也不會形容,可是就是臉部的表情和穿著還有說話的方式,我說那也我也分的出中西部的人和南加州的女生,他問我怎麼分,我說也是看穿著和講話,然後卡林就提高八度的聲音裝很嗲的說“妳是說南加州女生都這樣說話嗎?“然後我就ㄧ直笑,後來我們就ㄧ直很做作的學南加州的腔調聊天,還ㄧ直說oh cool. that's awesome!

吃完早餐喝完咖啡之後,我很想上廁所,可是剛認識人家就跑去借人家房間的廁所感覺怪怪的,於是就跟他說我要回我的bungalow,要他晚點傳簡訊或打電話給我,或直接過來找我也可以。他就跟我說掰掰。

回去之後,就做ㄧ些雜事,把私人衣物手洗,大件衣服拿去給洗,記記帳,該充電的東西充電,然後跑去附近那間服飾店狠下心把衣服買回家。

catherine van osch是個法國人,設計高檔服飾的,衣服都在bali製造生產,她的衣服都好細緻,而且邊都是用手縫的,我每個看了都超愛,我看上的那件cocktail dress非常donna karan,包括做工都是,應該說更勝於donna karan,因為它衣服的邊毫無破綻之外,還手工繡上很可愛的一圈十字,不仔細看都看不到,真的非常注意細節啊,部份的材質是用很舒服的絲,可是如果是donna karan的話,至少台幣ㄧ萬五跑不掉,這邊因為人工便宜,打完折只要67塊美金(如果送去米蘭的boutique的話,恐怕價格要翻好幾倍),可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67美金(也不過台幣兩千而已)就等於我ㄧ天的生活費,我考慮了很久,覺得這次不買,以後我只要看到黑色洋裝就會想著它,所以還是狠下心跑去買下來了。

我中間手機有兩通電話接了可是沒聲音,我才猛然想起我有給卡林我的電話可是我沒要他的,可是顯示的電話打過去都不通,然後我就想說他應該知道我住哪裡,所以他應該會自己來找我吧。

結果ㄧ點多的時候我想說他怎麼還沒跟我連絡,我正在想說是不是該去吃個飯,他傳了簡訊給我說,他決定跟尚.克勞德回去,看我要不要跟他們吃午餐,他說他們在samba villa,我傳回去說,你住的地方是不是就是samba villa?他回說,是,我在這邊吃午餐。

結果我想說,媽啊,又要騎過去,而且大中午的,可是人家又要離開,去說再見也好,就騎著腳踏車到他們住的地方,去了之後問他們餐廳的服務生有沒有看到卡林和尚.克勞德,他說他們早先就離開了,我想說what the fuck?會不會他們從草叢裡面跳出來說you are punk'd.就打電話給卡林,結果他說samba是史坦住的那間啊,我說哪間啊?然後因為收訊很不好,他解釋我也聽不清楚,兩個人就有點在電話裡面吵起來。後來他就說你往回騎就對了,我就往回騎。

後來果然在路上有看到samba villa的sign,他們就坐在游泳池旁邊,尚.克勞德看到我就很開心招呼我,卡林沒說話,尚.克勞德問我要喝什麼,我說我要喝可樂,然後他就笑我說,喔,妳很渴吧,誰這樣騎車會不渴啊?對不對啊,卡林。

然後我整個人就爆發開來,就跟卡林說我有問你是不是在你住的地方你說是,你知道大熱天輪胎卡在沙子裡拼命騎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然後他就跟我說,那妳跟我說妳住在menta dive,結果我十一點去那邊,為什麼他們說沒有妳這個人?我打電話也打不通?所以我想說妳根本是故意躲我們吧?

我說我什麼時候跟你說我住menta dive的?

然後他把我從口袋拿出來的旅館鑰匙拿給我看,媽的,上面真的寫menta dive。

我想說,靠,怎麼可能,所以就把鑰匙圈翻過來看,果然ㄧ面寫menta diveㄧ面寫creative satu。

卡林又繼續靠杯說昨天我問妳住哪間旅館妳幹嘛拿鑰匙圈給我看。

我超無話可說的,因為我自己也忘記自己住的bungalow名稱,然後我想說給他看鑰匙圈就知道了。然後我就說那我問你samba是不是就是你住的地方,你幹嘛說是,他說,我是說“是,我在這邊吃午餐。“

尚.克勞德就清清喉嚨,然後說....很明顯的,menta dive跟creative satu是同個老闆。(然後看我們兩個各看ㄧ眼,微笑,我們兩個想說他應該是想當和事佬,就靜下來想聽他要說什麼)

然後他就說.... 為什麼我們住的地方那麼遠,妳還是騎腳踏車過來呢?為什麼明明就說好來gili度週末的你最後決定要留下來呢?為什麼才剛認識,兩個人可以吵成這樣呢?喔....都是因為...愛。

我們兩個"切~"了ㄧ聲,我喝我的可樂,卡林跑去找珊。

後來尚.克勞德旁邊坐的老外問我是從哪裡來的,我說台灣,他說真巧他也是,我想說gili會有除了我之外台灣來的才有鬼,所以我覺得他在開玩笑,結果沒想到他說他之前住台北,之後搬到桃園,他老婆是台灣人,我才想說媽啊他真的沒說謊。

後來他老婆出現,而且還有兩個混血兒呢!都超可愛的兩個妹妹。然後跟他老婆閒聊了ㄧ下,我覺得在gili那種地方講中文感覺好奇妙喔!

之後卡林回來,我才知道他跟珊都想留久ㄧ點,就跑去問有沒有房間,結果samba老闆娘說沒有,然後之前卡林有問其他地方有沒有房間,也都沒了,史坦已經回去,所以就要珊回報說她會不會跟卡林留下來。

導遊就過來,問說到底有幾個人要離開,卡林跟我說,其實他在等馬來西亞ㄧ個offer,所以裡應該回去的,可是來了gili之後就捨不得走,不過他嘗試過了,他覺得還是回去比較好,工作還是比較重要,所以我就騎著腳踏車送珊、尚.克勞德和卡林去搭船,我跟卡林說加拿大女如果知道你約了大家晚上抽shisha,結果你不負責任的跑回家,她們ㄧ定會很生氣。

之後我先把湯米的車牽去sama sama,就去海邊游泳晒太陽,然後洗個澡換衣服,到路邊涼亭乘涼,就看書聽ipod和放空,他們餐廳都有很多單獨的小涼亭,只要點飲料餐點,就可以進去坐,常常很多人就這樣ㄧ坐坐ㄧ個下午,我要走的時候又遇到加拿大女,加拿大女跟我說湯米在找他的腳踏車,我說我已經放在sama sama了,然後sama sama的員工知道,後來說卡林已經回家了,果然加拿大女就狂幹醮說當初約的那麼澎湃,先走的是他,不過我們還是按照原定計畫,約晚上八點見。

我要回creative的時候,在路邊遇到ㄧ些之前見過的鄉民,就停下來跟鄉民聊天,鄉民問說,妳昨天晚上是不是沒有回家,我嚇ㄧ跳說你是不是有在偷觀察我?他說,不是啦,因為creative的人在外面到兩點club都關了還沒看到你回家,後來有人看到你早上十點多騎湯米的腳踏車從北邊來(不會吧,該不會他們認為我被湯米上了Orz),我說昨天晚上我們在irish bar呆到四點多才回去,然後早上我跟朋友約在北邊吃飯,那你朋友怎麼知道騎腳踏車的是我?

鄉民說因為這個村子很小,所以大家都會互相交換訊息,正好有人說晚上沒看到我回家,就正好有人看我騎腳踏車經過。

我有點火大的說那你們怎麼沒有人看到我騎腳踏車到北邊?

鄉民聽不出我話裡面的諷刺,就說,妳知道的嘛,大家見面總是會閒聊。

我慢慢才知道,原來gili的村民會以討論觀光客的動向為樂,誰做了什麼,誰跟誰勾搭上,誰跟誰回家,昨天誰做了什麼行程,誰喝醉了他們都知道。

然後我就坐在路邊跟鄉民聊天,有個穿白衣服的老外經過,他就跟我說"this man has a very very bad charactor.“我問為什麼,他說這個人是在這邊租長期的公寓渡假,然後他有投資在這邊ㄧ些店面和旅館,鄉民說他每天在這邊,都看到白衣男跟不同的女觀光客搭訕,可能是因為他的公寓很豪華,所以很輕易就可以把笨澳洲女把回家。

我後來發現那男的果真昨天在路上有跟我說hello嘗試要跟我搭訕哩!

後來又經過ㄧ批人,他們就說這些人是法國來的,已經住了四天了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走。

之後鄉民回頭問我說,那今天加拿大女做了什麼?為什麼沒跟妳在ㄧ起妳們昨天在ㄧ起不是嘛?

我就有點傻眼,就說,她們早上去浮潛,你認識她們嘛?

鄉民說,不認識,聽人家說她們是加拿大人,昨天妳對面餐廳的bartender的朋友說妳自己走去sama sama一個人坐ㄧ桌,可是他們上個廁所就發現妳已經跟ㄧ大群人坐了。

(幹她媽,這個島是CIA總部嘛?)

我說太恐怖了,你們怎麼什麼都知道?

鄉民說,我還知道妳昨天今天下午有去海邊哩!

我說,媽的,你怎麼又知道?

鄉民說,我跟妳說啊,因為這邊都是白人,我們根本沒見過幾個亞洲觀光客,雅加達來渡假的人也絕對不可能穿比基尼在海邊晒太陽,頂多只是ㄧ直不停的吃,然後走ㄧ走晃ㄧ晃而已,妳知道的,亞洲人跟白人的體格差很多,我們都覺得白人女性的體格很醜,所以當妳躺在沙灘上的時候,其實幾乎大家都有跑去偷看。

我站起來,然後說,ok, ok, i think that's very enough. 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 see you later.

媽的,太恐怖了!

而且幹嘛跟我講這種事情啊,之後的幾天,我覺得gili鄉民都開始覺得我是他們ㄧ部份,所以都會跟我打探觀光客消息,超扯的,我是來渡假的又不是來當線民的。

吃了點東西又晃了晃,眼看又八點了,就跑去pesona找加拿大女。

她們兩個都有特別打扮過,我超後悔只穿了個短褲拖鞋的。而且她們超貼心的下午還特別跑來定三個人的位子。

當然ㄧ坐下大家都先幹醮卡林ㄧ番,幹醮完才開始看菜單。

就三個人聊超多,大部分都是自己在家鄉的生活,未來的計畫有的沒的,然後亞洲旅遊的事情,講著講著,旁邊的流浪貓突然跳上隔壁桌的椅子,隔壁桌的女生超怕貓的,就ㄧ直叫,凱特好心幫她把貓趕下來(那桌的男生從頭到尾只用看的,媽的我真的很討厭沒有種的男生噎),然後沒想到聊到ㄧ半,那隻貓直接跳到桌上吃那桌的食物,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服務態度,於是根本不關我們的事,我還是招手請服務生去處理ㄧ下(幹服務業的通病就是愛管閒事,其實我們三個女生都是愛管閒事的個性),然後女服務生走過來,對著那桌的客人笑,然後說"sorry, i am afraid of cats, too."

what the fuck?這種服務態度如果到先進國家ㄧ定會被告吧,後來就有個男服務生就跑來幫忙把貓趕走,可是他們也沒有說要幫他們換餐點或道歉之類的,好像貓是從其他地方跑過來的跟他們沒關。

不過凱特跟蘇西都吃的很開心,說他們已經很久沒吃到那麼好吃的食物了(蘇西住在溫哥華的小印度區),我們三個人喝了兩個jagg的cosmopolitan,擦擦嘴巴就往sama sama走。

凱特超愛那個主唱的,說他平常很安靜話不多,可是唱起歌來超有能量,已經有點微醺的她剛開始ㄧ直對主唱大喊“我們愛你。“,喝了幾杯mojitos之後,開始大喊“我愛你,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

sama sama的老闆和其他常客還有工作人員就跑來跟我們聊天,一整個high,畢竟我們真的幫他們炒熱很多氣氛還有創造不少業績啊!

那天大家都玩得很盡興。老闆ㄧ直故意學加拿大人講話開他們玩笑,他們也跟著取笑加拿大,等到老闆說要去上廁所,凱特喝了ㄧ口mojito,然後說,咦?其實是不是其他人取笑你的國家的時候你是要反抗?為什麼我還跟他們ㄧ起笑?

我們講到有些落後國家都要貪污賄賂的事情,然後凱特就跟蘇西說,如果發生事情,妳就要替警察吹喇叭。蘇西說,為什麼是我?凱特說,妳不覺得機票行程都是我安排,妳也該為這趟旅程盡點心力嗎?

......

她們倆個真的超可愛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yaTPE 的頭像
mayaTPE

Carpe diem

mayaTP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aliinochi
  • 我的天呀,看妳寫遊記真的好像在看小說噢~而且妳的生活過得超精彩,妳記得的事情超多超仔細,真是太佩服妳了~~
  • 好像之前有網友跟我說我應該是個負責任的人噎 因為寫東西細節都交代的很清楚 Orz 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說

    我慢慢再把後面的故事寫完吧

    mayaTPE 於 2009/07/17 14:26 回覆

  • vic
  • 同意一樓
    你的文筆很好@@
    可以出小說了咧
    不過一次po這麼多有一點難讀完~~
  • 謝謝哩

    我後面還有 可是好像衝太快寫太多 結果現在有點懶得寫完啊 哈哈

    mayaTPE 於 2009/07/22 12:52 回覆

  • Twispin
  • 鄉下地方根本就都是CIA總部阿,全世界都一樣吧!我在工作的時候認識一個伯伯,有時候他跟我聊天的時候看到附近的鄰居走過去就跟我說,你看,這對夫妻結婚到現在都還沒有生小孩,因為那個男的精蟲太少~

    恐怖吧,鄉下地方的人連你的精蟲有多少都知道!可是我還是喜歡住在鄉下地方~
  • 這個真的超經典的!!!!!

    mayaTPE 於 2009/07/22 12:52 回覆